新京報:是誰把槍口對準了這位鐵腕總統?
2021年06月27日16:59

  原標題:是誰把槍口對準了這位鐵腕總統?| 新京報專欄

  在哥倫比亞內外矛盾白熱化、鐵腕總統四處樹敵的背景下,“一切皆有可能”。

▲哥倫比亞總統杜克所搭乘的直升機上的槍孔。圖片來源:新華社
▲哥倫比亞總統杜克所搭乘的直升機上的槍孔。圖片來源:新華社

  文 | 陶短房

  當地時間6月25日,南美洲國家哥倫比亞總統杜克所乘直升機,在該國南部被地面火力多次擊中,所幸無人傷亡。

  事件發生後,杜克譴責襲擊是“懦夫”行為,他本人和哥倫比亞政府絕不向恐怖襲擊和破壞和平的暴力行為屈服。哥倫比亞國防部也隨即宣佈,懸賞約合80萬美元,緝拿發動襲擊人員。

  被地面步槍子彈射中

  6月25日當天,哥倫比亞總統杜克正和一眾政府和地方高級官員,參加該國南部卡塔通博省一個名為“和平與合法性”(Peace with Legality)的活動。活動結束後,乘坐直升機飛往北桑坦德省省會庫庫塔,途中遭到地面步槍火力射擊,直升機尾梁和主旋翼多處中彈,所幸尚能維持飛行並安全著陸。

  當時直升機上除總統杜克外,還有國防部長莫拉諾、內政部長帕拉西奧斯、北桑坦德省長塞拉諾等多人。總統府發言人事後宣稱,事件中無人受傷。

  哥倫比亞警察總局負責人巴爾加斯表示,隨後趕到的警方搜索隊未發現射擊者,但在事發地附近地面找到兩支被遺棄的步槍。其中一支為AK47步槍,另一支則是北約製式子彈的、帶有委內瑞拉政府軍標記的軍用步槍。

  總統和政府發言人譴責襲擊者是“懦夫”,並揚言“任何這類行為都不可能阻止政府打擊販毒、恐怖主義和有組織犯罪的行動”,總統聲稱“我們要傳遞一個信息,即哥倫比亞在犯罪面前總是很強大,我們的機構將不受任何威脅”。

  問題是,這次槍擊“威脅”是來自哪裡?射中總統專機的子彈,究竟從哪支槍口射出?

▲哥倫比亞總統杜克(中)。圖片來源:新華全球連線視頻截圖
▲哥倫比亞總統杜克(中)。圖片來源:新華全球連線視頻截圖

  鐵腕總統國內樹敵多

  哥倫比亞是拉美大國,長期由美國支持的右翼執政,但國內左翼遊擊隊和販毒集團勢力強大,社會矛盾尖銳。

  2010年,中右翼政治家桑托斯當選總統,在任期間積極推動國內和解,並在2016年6月23日與最大的左翼反政府勢力“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在哈瓦那達成曆史性和解協議,從而結束了長達50年的哥倫比亞內戰。一時間,人們彷彿看到哥倫比亞和平、和解的曙光,桑托斯也因此獲得2016年諾貝爾和平獎。

  但曙光只是曇花一現:2018年,桑托斯任滿兩屆不再連任,更偏右、更親美的杜克當選。他上台後以“反恐”“掃毒”為名大量擴充警察權力,並在美國支持下撕毀哈瓦那協議,重新激化了國內社會矛盾。

  2019年,警察在鎮壓抗議時打死青少年抗議者克魯茲,引發第一輪大規模騷亂,首都聖菲波哥大警察局遭到炸彈襲擊,3名警察被炸死。

  2020年,隨著新冠疫情肆虐,哥倫比亞社會矛盾更加尖銳:由於疫情及其應對措施的影響,哥倫比亞貧困率上升至總人口占比42.5%,令存在已久的貧富分化問題更為突出。2021年初的數據顯示,2020年生活在極端貧困線以下的哥倫比亞人總數增加了280萬。

  在這種情況下,杜克總統卻不合時宜地推出旨在增加賦稅的“改革”,從而引發大規模抗議。2020年9月,聖菲波哥大警察用電擊槍打死一名抗議者,導致第二輪大規模騷亂爆發,至少7人在騷亂中喪生。

  2021年4月底,以首都聖菲波哥大和北部城市卡利為核心,第三輪大規模抗議和騷亂風起雲湧,迫使政府“暫停”稅製改革。示威者轉而抗議政府應對普遍貧困和警察濫用暴力負責。

  此次騷亂僅最初8天里,就有多達24人死亡,杜克政府態度卻越來越強硬,矛盾愈演愈烈。6月16日,匿名襲擊者用汽車炸彈襲擊了庫庫塔的一個軍事設施。當時設施內有美國士兵正在訓練擔負掃毒任務的哥倫比亞士兵,襲擊造成36人受傷。

  持續惡化的國內局勢,甚至迫使原定由哥倫比亞和阿根廷聯合主辦的美洲盃足球賽移師巴西。此前,阿根廷也因擔心新冠疫情失控而放棄主辦。

  國內矛盾重重,總統杜克卻繼續擺出鐵腕姿態,此次座機中彈事件,相信便是這種激烈矛盾的結果。

▲哥倫比亞總統杜克所搭乘的直升機上的槍孔。圖片來源:新華社
▲哥倫比亞總統杜克所搭乘的直升機上的槍孔。圖片來源:新華社

  懸賞80萬美元緝兇

  那麼,這次襲擊究竟是誰幹的?

  此前的多次衝突和流血事件,杜克和政府方面往往將“黑鍋”扣在左翼組織、販毒黑幫,甚至哥倫比亞的地緣政治宿敵——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頭上。但此次被擊中座機後,杜克卻罕見地並未“指名道姓”歸咎於任何組織。

  在上述“嫌疑者”中,“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已於2016年哈瓦那協議簽署後宣佈解散,另一支左翼遊擊隊“哥倫比亞民族解放軍”,則明確否認參與製造此次和“6.16”軍營襲擊事件,並譴責了上述行為。而其他被懷疑的各方,至今仍保持沉默。

  事發地卡塔通博地區,雖然遠離上一輪騷亂的中心卡利,但因其系販毒集團傳統活動地域和哥倫比亞三大古柯(生產可卡因的原料)集散地之一,又毗鄰哥倫比亞-委內瑞拉邊境,社會形勢錯綜複雜,各種矛盾盤根錯節。

  因此,在哥倫比亞內外矛盾白熱化、總統四處樹敵的背景下,只能說“一切皆有可能”。

  當地時間6月26日,哥倫比亞國防部長莫拉諾在庫庫塔通過視頻宣佈,懸賞約合80萬美元緝拿此次襲機事件相關人員。

  極富諷刺意味的是,事發前不久,杜克曾大聲疾呼“加強對總統人身安全的保護,因為總會有人圖謀行刺”。當時,人們對此番論述並未重視,認為是杞人憂天。

  畢竟,哥倫比亞上次針對總統的刺殺事件,還是2003年2月14日烏利維擔任總統時的陳年往事。那次由“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發動的刺殺,發生在哥倫比亞西南城市內瓦機場,最終導致15人死亡、66人受傷,但總統安然無恙。

  現在,哥倫比亞當局的當務之急,是找到襲擊總統直升機的槍手及其幕後黑手。在80萬美元的重賞之下,會有“勇夫”出現嗎?眼下仍不得而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