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還沒有男性避孕藥?
2021年06月26日07:36

原標題:為什麼我們還沒有男性避孕藥?

原創 劉亦韋 栗子阿孫 丁香醫生

1960 年,第一款女性避孕藥問世。

一晃 61 年過去,男性避孕藥卻遲遲沒有登場。

但其實,從技術上來說,男性避孕藥或許並沒有那麼難,甚至已曾有過多次「成功嚐試」。

到底是什麼,阻止了男性避孕藥面市的步伐?

差點就成功的男性避孕藥

從原理上看,要實現「男性避孕」,其實只需可逆地「抑製精子活性」,便可達到目的。

基於此,科學家們曾嚐試過多種原理,試圖抑製精子活性,並且,有不少藥物幾乎成功。

比如——非激素類藥物:「WIN18446」。

這是一種視黃酸抑製劑。由於視黃酸是精子形成的必須組成,因此,抑製了視黃酸,便抑製了精子的形成過程。

圖片來源:站酷海洛

曾有研究者給 60 多名男性持續使用了 1 年 WIN18446後,結果顯示:這項藥物耐受性良好,對精子的抑製亦十分有效,並且——完全可逆(這意味著在停藥後,仍可以產生健康精子)。

但就在研究者們為此歡呼,以為找到了男性避孕的新途徑時,一個發現卻狠狠潑了盆冷水——

服用藥物後一旦飲酒,會引起嚴重副反應,輕則眩暈、嘔吐,重則呼吸抑製,甚至休克。

鑒於這一嚴重禁忌,WIN18446 並不適合作為 OTC 藥物廣泛普及,市場價值有限,相關的研發就此叫停。

讓無數人興奮的願望破滅了,但研究仍在繼續。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既然此路不通,那不妨換種思路。

女性避孕藥是由激素的類似物構成,因此,男性避孕藥自然而然也想到了激素類藥物。

從原理上來看,精子的生成依賴於睾丸內的睾酮與睾酮受體的結合。如果睾酮的濃度不夠,或是二者的結合出了問題,則會導致精子無法生成、進而達到避孕的目的。

於是——睾酮類似物應運而生。

這是一種和睾酮結構相似,能夠搶占睾酮受體,抑製真正的睾酮發揮作用的藥物、並且有著持久的抑製效果。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2003 年,研究者們對睾酮類似物(十一酸睾酮)進行了臨床試驗,並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98% 的受試者,精子數量降到了 300 萬/毫升以下(可以實現避孕目的),避孕有效率達 95%。並且,停藥後也會逐漸恢復。

男性避孕藥的曙光,又一次到來。

但喜人的避孕效果之下,這款藥物也潛藏了許多不良反應:受試者們平均增重 10 斤,7% 的患者發生了痤瘡,衡量血脂健康的重要參數也發生了改變。

這對一些血脂本來就異常的患者(例如脂肪肝)來說無疑是個壞消息,也使得其成為 OTC 藥物變得希望渺茫。

短暫的曙光之後,研究又陷入了停滯。

避孕藥背後的「代價 - 收益」

至此,男性避孕藥因為種種禁忌或副作用,一直處於「研究進行中」。

而與之相對的女性避孕藥,無論是長效或是短效,即使有一定程度的副作用,卻依然陸續研發成功並上市。

為什麼同樣存在副作用,女性避孕藥獲得了資本的青睞和上市許可,而男性避孕藥卻總是一路坎坷?

這涉及到一個現實卻殘酷的真相:避孕藥背後的「代價-收益」問題。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任何一款藥物,在有效的基礎上,都需要衡量使用者的「收益和風險」。

當時的研究者們認為:女性在服用避孕藥可能產生的風險(概率),相比於讓女性懷孕 / 流產後可能面臨的健康風險(如:宮外孕導致的大出血等),顯得微乎其微。

因此,女性避孕藥雖然有潛在副作用,但由於無顯著禁忌、且對健康的收益更顯著,上市自然沒有阻礙。

而懷孕帶來的健康風險不會發生在男性身上。因此,如果「避孕藥」會給男性身體帶來一些副作用,則是「代價遠超收益」的。

因此,由於極高的標準要求,男性避孕藥的研發,就變得格外困難。

但男性避孕藥的困局,還不止於此。

男女性皆有憂慮

除了研發的考量,受眾的態度和感受也是影響藥物進程的重要一環。

2005 年,德國研究者對 9000 多名男性做了調查:你是否接受男性避孕藥?

結果發現:雖然每個國家願意的比例各不相同,從 30% 到 70% 不等。但總的來說,超過半數的男性都表示願意。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而至於另外一小半不太情願的男性,調查發現,他們不願意的原因主要集中在:藥物可能帶來的副作用上——使用避孕藥以後、會不會對於生殖功能和其他正常生理活動產生影響?

除了男性,女性中也不乏對男性避孕藥的擔憂。

2011 年,有研究者調查了 134 名英國女性後發現:大約有近半數的人願意讓她們的伴侶服用避孕藥。然而,超過半數的人會擔心男方忘記按時服藥 。

如果男性漏服藥物,承擔意外懷孕後果的卻是女性。

這種生理上的不對等,也讓男性避孕藥的接受度受到質疑。

嚐試,仍在進行

雖然存在著受眾的顧慮,但好在研究並未陷入停滯。

多年來,科學家們不斷地進行了很多嚐試,口服藥物、局部塗抹的凝膠或者局部注射劑等也都在研發之中。

並且,已經有了一些好消息:

2012 年,美國的避孕藥凝膠劑(塗抹在睾丸外的睾酮和內甾酮)的 2 期臨床試驗取得了不錯的效果,且不良反應十分輕微,如果 3 期臨床試驗效果不錯的話或許有望上市

2020 年,印度學者完成了首款注射類男性避孕藥的臨床試驗,現已提交印度藥品監督管理局審批。

2020 年,新型口服雄激素 11β-MNTDC 二期臨床試驗有效性較好,亦有望進入 3 期臨床試驗。

但,即使研發成功,資本是否願意持續投入,男性是否真的願意服用,女性又是否信任男性伴侶服藥與否……

等待著男性避孕藥的,仍會有一個又一個問題。

寫在最後

可能有人會問:已經有避孕套了,為什麼還要研發男性避孕藥?

一方面,這可能涉及到權利和義務的性別平等。

另一方面,由於使用避孕藥的群體多為穩定的關係(如夫妻、穩定的男女朋友等),兩個人作為一個集體是有著一致利益存在的。

假如我們把一對男女視作「健康-風險」收益的最小衡量單位,那麼「男性無健康收益」的矛盾可能也就因此而化解。

說到底,無論避孕還是懷孕,從來就不應該是女性單方的事情。

本文合作專家

劉亦韋 日本慶應大學流行病學博士研究生

本文審核專家

參考文獻

[1] Liu G, Lyle K C, Cao J. Clinical trial of gossypol as a male contraceptive drug. Part I. Efficacy study[J]. Fertility and sterility, 1987, 48(3): 459-461.

[2] Heller C G, Moore D J, Paulsen C A. Suppression of spermatogenesis and chronic toxicity in men by a new series of bis (dichloroacetyl) diamines[J]. Toxicology and applied pharmacology, 1961, 3(1): 1-11.

[3] Gu Y Q, Wang X H, Xu D, et al. A multicenter contraceptive efficacy study of injectable testosterone undecanoate in healthy Chinese men[J].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 2003, 88(2): 562-568.

[4] Heinemann K, Saad F, Wiesemes M, et al. Attitudes toward male fertility control: results of a multinational survey on four continents[J]. Human Reproduction, 2005, 20(2): 549-556.

[5] Walker S. Attitudes to a male contraceptive pill in a group of contraceptive users in the UK[J]. Journal of Men's Health, 2011, 8(4): 267-273.

[6] Verma S, Yadav A. Rising trends towards the development of oral herbal male contraceptive: an insight review[J]. Future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Sciences, 2021, 7(1): 1-15.

策劃製作

策劃:栗子阿孫 | 監製:Feidi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