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弗洛伊德之死”:肖萬被判22.5年 仍未道歉
2021年06月26日11:41

  原標題:“黑人弗洛伊德之死”:肖萬被判22.5年,仍未道歉

  備受關注的美國“弗洛伊德之死”案終於宣判。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當地時間6月25日,美國明尼蘇達州亨內平縣法官宣判,“弗洛伊德之死”案主犯、涉事前警察德雷克·肖萬被判22年6個月監禁。

  2020年5月25日,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街頭被白人警察肖萬跪壓9分29秒後死亡。此事震驚全美,隨後引發了持續的反警察暴力、反種族歧視抗議活動。

  今年4月20日,肖萬被判二級謀殺、三級謀殺、二級過失殺人罪三項罪名全部成立。這一判決被視為美國警察執法曆史上的一個重要分水嶺,在此之前,警察因為在執法過程中殺害平民而遭受審判並被定罪的案例非常罕見。

當地時間6月25日,德雷克·肖萬出庭。/CNBC視頻截圖
當地時間6月25日,德雷克·肖萬出庭。/CNBC視頻截圖

  肖萬法庭上無明顯情緒起伏,仍未道歉

  據CNN報導,此案檢方原本要求判刑30年,肖萬的律師則要求緩行。

  根據明尼蘇達州法律,肖萬二級謀殺罪最高面臨40年監禁,三級謀殺最高面臨25年監禁,二級過失殺人罪最高面臨10年監禁。

  但由於肖萬此前並無犯罪記錄,該州指導意見指出,這種情況下二級殺人、三級殺人分別可面臨12.5年的監禁,此案法官的自由量刑權為,每項罪行10年8個月至15年不等。二級過失殺人罪可面臨4年監禁,此案法官的量刑可在3年5個月到4年8個月之間。

  最終,負責審理此案的亨內平縣法官彼特·卡希爾宣佈判決,判處現年45歲的肖萬22年6個月的刑期。

  在一份22頁的備忘錄中,卡希爾寫到,有兩個加重處罰的因素,即肖萬“濫用了他的信任和權威”、“特別殘忍地對待弗洛伊德”。

  卡希爾判刑當天表示,這一量刑是基於此案事實而非公眾意見做出的。“它也不是基於個人情感或同情做出”,但他還是強調,他知道也聽到了所有家庭尤其是弗洛伊德家庭經曆的“深刻且巨大的痛苦”。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判刑當天,肖萬身穿一套淺灰色西裝、佩戴口罩。和此前的審判一樣,肖萬全程沒有明顯的情緒起伏。

  但判刑宣佈之前,肖萬在法庭上對弗洛伊德家人表示哀悼,稱未來還會有一些“其他信息”公佈,希望“能給你們一些安寧”。但是,肖萬仍然沒有道歉。

當地時間6月25日,肖萬首次對弗洛伊德家人表示哀悼。/CNN視頻截圖
當地時間6月25日,肖萬首次對弗洛伊德家人表示哀悼。/CNN視頻截圖

  CNN指出,根據明尼蘇達州法律,肖萬需服刑三分之二,也就是15年。其餘7年半的時間,他可以“監督釋放”(supervised release)。

  美國法律學者、律師張軍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對於這個判刑,各方反應不一,弗洛伊德的家人可能不太滿意,因為他們希望能判處最高刑期。但是肖萬方面則指出,希望大家能看到肖萬的其他方面,譬如從未有犯罪記錄、為社區服務多年等。最終的量刑則是法官決定。

  “雖然任何的判刑都無法挽回一條逝去的生命,但從法律角度來看,結合肖萬無犯罪記錄的個人情況,我認為法官作出這一判刑並無不合理之處。”張軍稱。

  據報導,肖萬被登記為主動犯罪者,此後終生不得再擁有武器。除此之外,他和其他三名涉事警察還分別面臨著民權方面的指控。

  其他三名涉事警察托馬斯·雷恩、陶·邵、亞曆山大·庫恩也面臨著刑事訴訟,他們被控協助教唆二級謀殺罪、協助教唆三級謀殺罪、協助教唆二級過失殺人罪,將於明年3月接受審判。

  弗洛伊德家人要求判處40年,有人稱“什麼都沒改變”

  明尼蘇達州總檢察長凱斯·艾利森在判刑結果宣佈後稱,肖萬的刑期是“前警察因為致死暴力行為而收到的最長刑期之一”。肖萬也是明尼蘇達州曆史上第二個因為執法過程中致人死亡而被判刑的警察,在美國全國範圍內也非常罕見。

  但事實上,這並不符合弗洛伊德家人的預期。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弗洛伊德的家人原本要求以最高刑期判處肖萬,即判刑40年。

當地時間2021年5月25日,美國紐約,民眾紀念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去世一週年。
當地時間2021年5月25日,美國紐約,民眾紀念非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去世一週年。

  在法庭上,弗洛伊德的弟弟特倫斯·弗洛伊德轉向肖萬,激動地流著淚質問他,“為什麼呢,當你知道他已不構成威脅,還要把你的膝蓋跪壓在我哥哥脖子上時,你到底在想什麼?”

  弗洛伊德的侄子布蘭登·威廉姆斯則表示,應該以最高刑罰判處肖萬,因為“即使肖萬今天會被判刑,未來會在監獄,但他仍有著見到家人、和家人說話的奢侈”,但弗洛伊德的家人被“搶走了”這一“奢侈”。

  當天,弗洛伊德的女兒喬安娜也發言,她講述了父親幫她刷牙、陪她玩的場景,最後稱“我想他”。

  已經成為推動美國司法正義代表人物之一的弗洛伊德弟弟菲洛尼斯·弗洛伊德稱,過去一年,他們不得不一遍一遍地通過視頻重新回憶他哥哥的死,“完全不知道一個好眠是什麼”。

  在法庭之外,許多民眾、人權活動人士對此判刑表示失望甚至憤怒,有人高呼“什麼都沒有改變”。

  民權運動領袖阿爾·夏普頓在法庭外對記者表示,“這是他們給出的最長刑期,但這不是正義”,“正義是弗洛伊德應該活著,正義是如果他們以前就這樣判刑,也許肖萬此前就會想他可能無法逃脫”,“一次判刑無法解決一個刑事司法正義問題”。

  但弗洛伊德家人代表律師本·克倫普認為,這次判刑“有機會成為美國的一個轉折點”。他說,“我們今天獲得了某種程度的問責……但我們還有聯邦指控,我們將堅持最高刑罰”。

  弗洛伊德的妹妹佈雷吉特·弗洛伊德在一份聲明中稱,對肖萬的判刑“警察暴力問題終於被嚴肅對待”。但是,“我們仍有很長的路要走,仍有很多改變要做出——直到非裔民眾最終能夠被這個國家的執法人員公正、人道地對待”。

  美國總統拜登當天則表示,肖萬被判22年6個月刑期“似乎是合適的”。他當天在白宮稱,“我不知道考慮到哪些情況,但在我看來,根據指導意見(刑期)似乎是合適的”。

  張軍指出,在弗洛伊德案中,肖萬被起訴、被定罪以至現在被判22年半的刑期,在美國曆史上都是非常罕見的,因此這起案件在美國具有非同一般的意義。

  不過,接下來需要關注的,仍然是此案所引發的警察系統改革。張軍表示,在警察系統改革問題上,一方面要注意到民主黨提出的一些必要的改革,另一方面也要注意到當前警察系統整體士氣消沉、許多城市犯罪率高漲的現實,而未來這些改革會給美國帶來積極的改變,還是引發更大的問題,還需要進一步的觀察。

  “很多人希望通過這次判刑讓美國這個痛苦的一頁翻過去,但事實上,短期內是翻不過去的。”張軍表示。

  新京報記者 謝蓮 編輯 薑慧梓 校對 劉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