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述:不堪回首的夢魘——倖存者講述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學校生活
2021年06月26日18:18

原標題:綜述:不堪回首的夢魘——倖存者講述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學校生活

  新華社渥太華6月25日電 綜述:不堪回首的夢魘——倖存者講述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學校生活

  新華社記者李保東

  學校本應是青春逐夢的地方,而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學校已成為大量原住民的“終生夢魘”——不到一個月,加拿大兩所原住民兒童寄宿學校的舊址附近發現大量兒童遺骸和無標記墳墓,震驚加拿大和國際社會。

  加拿大薩斯喀徹溫省原住民組織24日宣佈,在該省一所名為“馬里瓦爾印第安寄宿學校”的舊址附近發現751座無標記墳墓。這所學校1899年設立,1997年關閉。

  而就在5月底,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一所名為“坎盧普斯印第安寄宿學校”的舊址上發現了215名原住民兒童遺骸,當地政府沒有關於這些兒童死亡的任何記錄。該校是加拿大在19世紀末建立的原住民寄宿學校中較大的一所,於1977年關閉。

  諾拉·傑弗里是不列顛哥倫比亞省一家專門幫助原住民中心的負責人。她日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最近中心接到了越來越多來自原住民寄宿學校倖存者的電話,他們表示願意講述自己的悲慘遭遇,不再保持沉默。她說:“以前他們被成功洗腦,認為沒有人會相信他們所說的話。”

  傑弗里強烈反對使用“學校”這個詞。“學校是培養人的地方,是展示人的天賦的地方,而那些地方根本不是,它們就像集中營,我認為這個詞才準確。”她說。

  近幾天來,一些原住民寄宿學校倖存者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披露了更多遭受虐待的細節。

  弗雷德·戈登9歲時被綁架到寄宿學校。“有一天我和另外兩個孩子在院子玩,一名皇家騎警、一名牧師和兩名修女走過來,把我從院子裡抓了出來,扔進一輛馬車。”戈登說,他常被學校的修女騷擾。他所在寄宿學校與一所神學院隔湖相望,牧師們也不時到學校來。“白天,我們去上課,一切看起來很正常,但到了晚上,這些畜生就來虐待我們。”由於遭受長期虐待,戈登右耳失聰,左眼失明。

  倖存者弗洛倫絲·斯巴維耶說,她去寄宿學校是被逼無奈,因為若不去,父母中就會有一人被關進監獄。她們被迫學習天主教知識,學校“最後讓我們學會不喜歡自己”。

  倖存者伊麗莎白·薩克尼認為,兩所寄宿學校舊址附近發現的無名遺骸,只是冰山一角。她記得學校附近有一家所謂醫院,修女和牧師常帶學生過去,但不走地上公路,而是走一條地下通道。據報導,當時加拿大一些機構利用原住民兒童進行“肺結核藥物試驗”“阿米巴痢疾藥物試驗”等。

  馬里瓦爾印第安寄宿學校倖存者巴里·甘迺迪說,他五歲時到那裡,“經常被人打耳光、拳打腳踢”。他說,那些無名墳墓中可能就有他的同學,因為有的人晚上被綁走後再也沒回來。

  倖存者特德說,在寄宿學校的經曆給他留下了嚴重的精神創傷,以至於“現在一看到皇家騎警,那些遭受虐待的記憶就會跳出來。”

  加拿大和解大使、原住民長老國民大會成員羅伯特·約瑟夫表示,加拿大到了對原住民寄宿學校的惡果進行“真正的清算時刻”。

  加拿大聯邦成立後,逐步建立原住民兒童寄宿學校製度,試圖強製“同化”原住民。2015年加拿大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公佈的一份報告顯示,自19世紀40年代到20世紀90年代,至少有15萬印第安人、因紐特人和梅蒂人等原住民兒童被強製送入寄宿學校。寄宿學校對原住民兒童進行殘酷虐待,至少有3200名兒童被虐致死。

(本文來自於新華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