賠償談攏 “長賜”號起航在望
2021年06月25日00:01

  原標題:賠償談攏 “長賜”號起航在望

  來源:北京商報

  北京商報訊(記者 陶鳳 湯藝甜)在被“困”了3個月之後,“長賜”號終於可以回到海上了。

  當地時間6月23日,負責“長賜”號貨輪保賠保險的英國保賠協會發表聲明稱,“長賜”號貨輪的船東已與蘇伊士運河管理局達成原則性協議,目前英國保賠協會正與船東以及其他保險公司一起,同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展開合作,以盡快執行已簽署的和解協議,並在完成相關手續後安排釋放“長賜”號貨輪。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主席拉比耶23日晚也在埃及當地電視節目中表示,“我們同意以和平的方式解決這個問題,而不是通過法院,並達成了最終解決方案。該協議正在起草中,並將接受審查”。

  懸掛巴拿馬國旗的貨輪“長賜”號於3月23日在蘇伊士運河擱淺,並堵塞運河航道6天,造成422艘船擁堵。經連續數天救援後,擱淺貨輪於3月29日成功起浮脫淺。

  然而,由於船東未繳納埃及方面要求的賠償款,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和“長賜”號船東正榮汽船公司進行了數月的拉鋸。期間,“長賜”號貨輪一直停留在蘇伊士運河的泊位中。

  蘇伊士運河管理局開始要求正榮汽船公司賠償9.16億美元,以彌補打撈工作、聲譽和收入損失。該局負責人稱,船速快、船舵大小不合適,使得船轉向難,導致“長賜”號擱淺。他認為船長有過錯,在惡劣天氣下,船長本可以選擇不駛入運河。

  “船長本不應該進入航道,他清楚這艘船的能力,當時應該告知我們,‘現在天氣不好,不適合駛入’。”拉比耶強調。

  對於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的指控,正榮汽船公司表達了自己的抗議,指出當時“長賜”號由運河管理局的領航員帶路航行,圍繞責任所在問題,雙方出現對立。

  拉比耶透露稱,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最初打算索賠11億美元,後來在法庭上正式索賠9.16億美元。不過,對於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的要求,正榮汽船公司和保險公司一直不同意。

  因此,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向伊斯梅利亞經濟法院申請扣留,後者於4月下令將“長賜”號扣押,直至其滿足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的賠償要求。

  到了5月,蘇伊士運河管理局將索賠金額降到6億美元,5月底再次降到5.5億美元,且在先期賠償2億美元後,“長賜”號即可離開蘇伊士運河,賸餘賠償金可分期支付。

  但對於調低後的金額,正榮汽船公司仍拒絕接受,只同意支付1.5億美元的賠償金,由於差額巨大,雙方至今未能就賠償金額達成一致,“長賜”號也一直被扣留至今。

  正榮汽船公司不服“扣船”判決,後提起上訴。不過,法院已數度延後宣判,好讓訴訟雙方能達成“友好和解”。

  在23日接受採訪時,拉比耶表示,運河管理局方面認為達成的協議“令人滿意”,並補充稱,雙方已簽署了一份保密協議,因此在一切最終敲定並簽署之前,賠償金額不會公開。據《華爾街日報》援引知情人士透露,23日宣佈的初步協議要求賠償約2億美元。不過,該船承租人、技術經理方以及船東均拒絕對此置評。

  值得一提的是,為避免“長賜”號事件重演,5月中旬,蘇伊士運河管理局(SCA)宣佈,已開始疏濬工程,以擴大和加深被“長賜”號堵住的運河南部。

  SCA稱,拓寬工程包含30公里長的區域,將向東擴寬40米(131英呎),並從66英呎(約20米)加深到72英呎(約22米)。計劃還包括將2015年開放的大苦湖附近的第二航道延長10公里,並允許船隻沿82公里的航道雙向通行。

  另外,鑒於這一事件對全球貿易的影響之大,不少人開始討論關於蘇伊士運河的替代路線。在“長賜”號擱淺期間,一些船隻不得不選擇繞過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而這需要花費多一倍的時間。

  隨著全球氣候變暖,北極部分海冰融化,北極航道的商業開發價值日益受到重視。俄羅斯副總理特魯特涅夫3月表示,俄羅斯有意將北極航道打造成蘇伊士運河航線的替代方案,蘇伊士運河堵塞事件更凸顯出此項工作的現實意義。

  除此之外,其他潛在選項還包括,連接地中海和紅海的以色列似乎也存在提供替代航線的優勢。此外,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近日宣佈,定於6月底舉行伊斯坦堡運河項目開工儀式。按照設想,這條運河將在博斯普魯斯海峽以西、即歐洲一側修建,連接黑海和馬爾馬拉海,全長大約45公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