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啟超齡機組 日本核電鋌而走險
2021年06月24日00:23

  原標題:重啟超齡機組 日本核電鋌而走險

  來源:北京商報

  35年前,切爾諾貝利一夜之間變為人間地獄;35年後,核電的風險仍然盤旋在日本乃至全人類的頭頂。從福島“無處可去”的核污水,到美濱重啟“超齡”的核電站,減排的目標固然重要,但合理使用核電的安全性高於一切。福島的殷鑒不遠,別讓下一個切爾諾貝利悲劇重演,“無論發生在哪裡,核事故都是核事故”。

  服役超40年

  自核廢水的爭議在國際社會引發軒然大波後,日本核電發展的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當地時間6月23日,位於日本福井縣的關西電力公司美濱核電站3號機組的核反應堆啟動,重新恢復運轉。

  這次令外界在意的點是“超齡”。據瞭解,美濱核電站始建於上世紀60年代,其3號機組從1976年12月開始運行,至今已有44年。這意味著,這是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發生後,日本首次有服役超40年的核電站投入運營。

  值得一提的是,美濱核電站曾在2004年發生冷卻管道破裂事故,冷卻水噴出,造成11名作業人員灼傷,其中5人死亡,而該事故的原因之一就是設備老化。

  據日本放送協會報導,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電站發生事故後,日本法律規定國內核電站的運轉年限原則為40年,但如果通過了國家相關部門的審查,則可將運轉年限最長延至60年。關西電力公司曾在2015年申請延長美濱核電站的服役期,經日本原子能規製委員會評估後於2016年批準。

  根據美濱核電站所在地日本福井縣知事杉本達治的說法,基於安全保障、當地居民接納、持續提高地域福利的“縣原子能行政三原則”,經過研究決定同意延長核電站的運行。

  今年4月,福井縣政府同意3號機組恢復使用,為此,有關人員一直在著手準備核反應堆的啟動工作。

  6月23日,相關部門的檢查等工作結束,核電機組也正式重啟。當天,關西電力公司的操作員在中央控製室操作顯示屏,開始拔出抑製核裂變反應的控製棒,並於10時啟動核反應堆,美濱核電站3號機組恢復使用。

  據關西電力公司介紹,作業進展順利的話,24日淩晨,核反應堆將達到連續進行核裂變反應的臨界狀態,預計29日即可開始輸電工作。

  擔憂聲四起

  鑒於福島核事故影響之深重,而此次重啟的核電機組既“超齡”還有過前科,外界的質疑聲一直不斷。比如前日本原子能委員會代理委員長鈴木達治郎就對此感到擔憂,稱該行業和日本政府尚未接受福島的教訓。

  另外,福井縣許多居民也表示了反對,他們認為設施老化可能引發事故,已向地方法院提出申請,要求該核電站暫停運行。居民們的代理律師河合弘之表示,“為了防止老化的核電站一個接一個地延長運行,我們不能忽視這次(美濱核電站)的重新啟動”。

  從福井縣政府的表態來看,減排和振興經濟似乎是當地決定重啟的主因。杉本達治曾與日本經濟產業大臣梶山弘誌、關西電力社長森本孝分別進行視頻會談,探討了重啟美濱核電站核電機組對日本削減溫室氣體排放政策的意義、對地域振興的作用以及關西電力的安全對策等問題。

  從減排的角度來看,日本的確迫在眉睫。就在今年4月,日本首相菅義偉宣佈,將2030年較2013年的碳減排幅度由原先的26%上調至46%,以便更好實現2050年碳中和的目標。另外,日本政府還指出,從長遠來看,到2050年,核能仍將是“脫碳的可行選擇”。

  根據日本政府的規劃,2030年,核發電量在全國總發電量中的占比要達到20%-22%。

  雖然在上世紀末,日本核電發電量一度占全國總發電量的37%,成為全球第三核電大國,但自2011年福島核事故之後,日本核電發展一蹶不振,發電量的占比也從當年的27%跌落到目前的2%;而火力發電佔據主導地位,占發電總量的85%以上。

  同時,核電站機組也在事故後接連關閉,僅保留2-3座繼續運行。且在福島事故後,日本民眾強烈反對新建核電廠,因此,為了提高核電發電量,日本自2018年起就開始恢復重啟更多的核電站以及採取將現有機組延壽20年等措施。

  日本《朝日新聞》表示,有一部分人以應對全球變暖為由,要求活用核電站,但是假使繼續依賴核電,日本將落後於著力開發可再生能源的其他國家。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指出,由於已經提出了減排目標,需要使用清潔能源,而日本在風電光伏等領域的發展又不盡如人意,日本還是希望能發展核電。

  核污水爭議

  “其實在國際上,美國、法國等都有運行時間比較久的核電站。”林伯強表示,“不是說舊了就完全不能用,日本的核電技術也是和美國、法國等同一波發展起來的,安全技術上的差距可能不大,危險主要在於日本自身的地理環境,多地震、海嘯,需要引起更高的警惕,像福島核事故造成的損失就是不可估量的。”

  如果說核電站“超齡”是暗藏隱患,那麼核污水就是板上釘釘的危機。今年4月13日,無視國際社會的多方抗議,日本政府正式決定將福島第一核電站核廢水排入大海。

  菅義偉表示:“處理核廢水是不可避免的問題,我們認為在採取全面措施、消除謠言的前提下,(核廢水)排入海洋是現實的。”他指出,政府將採取一切措施保證處理後的核廢水安全。

  十年前的3月11日,日本福島縣附近海域發生9.0級特大地震。受此影響,日本東京電力公司運營的福島第一核電站1至3號機組堆芯熔燬。東電持續向1至3號機組安全殼內注水以冷卻堆芯並回收污水。截至2021年3月,該核電站內已產生125萬噸核汙染水,且數量還在繼續增加。

  林伯強坦言,在日本看來,將核污水倒入太平洋是最便宜的選擇,但如果考慮到更多的因素,或許並非這樣,比如對漁業的影響,對海洋環境及周邊國家的影響。

  更令外界嘩然的是,5月20日,東電承認福島核電站內存有放射性廢棄物的集裝箱發生腐蝕泄漏,部分放射性物質已經排放入海。據多家日本媒體報導,從福島集裝箱泄漏的核污水淤積在集裝箱附近兩米的區域內,經過檢測,發現淤積的核污水中含有放射性物質銫,濃度達到飲用水安全標準的76倍。

  綠色和平組織日本辦公室的氣候與能源項目主任鈴木一枝表示,“日本政府無視生態環境的決定,完全是不公義的。儘管日本有技術、有條件在福島第一核電站所在地點以及周邊無人區建設更多長期儲存罐,一定程度上將核輻射擴散的風險控製在最小範圍內,然而,政府內閣卻選擇了最節省成本的方式——把核污水傾入太平洋”。

  林伯強認為,對於如何處置核污水其實應該有一個比較公正的辦法,就是由國際獨立的組織或者機構來對各種方式進行評估,並將各種有形無形的影響因素考慮進去,從而找到真正最合理的方式。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湯藝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