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規模集采:1個流標 平均降幅56% 十家外企中標
2021年06月24日09:19

  原標題:史上最大規模集采:1個流標,平均降幅56%,十家外企中標

  6月23日,第五批國家藥品集中採購在上海如期開標。

  根據公開的集采文件,本次集采共涉及62個藥品(按照通用名計算共58個品種)137個品規,2020年在省級採購平台金額更是高達550億元,從數量到採購金額,堪稱史上最大規模集采。

  6月23日晚間,國家組織藥品聯合採購辦公室通過上海陽光醫藥採購網公佈了第五批全國藥品集中採購(採購文件編號:GY-YD2021-2)擬中選結果。從這份結果來看,此次集采61個藥品競標成功,心律失常藥物普萘洛爾口服常釋劑流標。

  過去幾輪集采,平均降幅大都在50%以上。第五批集采的降幅方面,據新華社消息,平均降幅達到56%。

  誰是國內藥企最大集采贏家?

  儘管當前“創新”是醫藥行業都常常提及的關鍵詞,如恒瑞醫藥這樣的老牌藥企早早踏上了轉型之路,但無法迴避的是,仿製藥在相當一部分國內藥企產品線中始終佔據一定地位。集采通過以量換價,意在擠出仿製藥價格水分,國內藥企自然首當其中。

  從目前擬中選結果以及各家企業官方公佈的數據來看,齊魯製藥、科倫藥業、正大天晴等過去幾輪集采的“大戶”依然從數量和降幅上“大殺四方”。

  齊魯製藥在前四批集采中都是中標大戶,澎湃新聞記者從齊魯製藥獲悉,此次集采其入圍品種13個,其中11個產品擬中選,包括奧沙利鉑注射液、多西他賽注射液、鹽酸帕洛諾司瓊注射液、鹽酸羅呱卡因注射液、注射用頭孢曲鬆鈉、注射用頭孢他啶、注射用鹽酸吉西他濱、單硝酸異山梨酯緩釋片、沙格列汀片、利伐沙班片、注射用頭孢唑林鈉,其中利伐沙班最高降幅約98%。

  科倫藥業在此次集采中有11個品種18個品規入圍,最終11個產品全部中選,有人笑稱科倫藥業是“帶著購物車參加集采”。在國內,科倫藥業、華潤雙鶴、石四藥集團被稱為“大輸液三巨頭”。根據科倫藥業2020年報,其輸液產品實現營收80.31億元,占總營收的55.77%。此次集采中,涉及科倫藥業的6個注射劑產品。

  科倫藥業中標產品包含兩大頭孢類抗生素產品,即注射用頭孢曲鬆鈉、注射用頭孢他啶。米內網數據顯示,頭孢他啶注射劑2020年在國內城市公立醫院、縣級公立醫院及鄉鎮衛生院終端銷售總額超過50億元。降幅上,注射用頭孢他啶報價10.77元/瓶,降幅近70%。

  正大天晴的中選數量少於上述兩家企業,但在此次集采中也遙遙領先。澎湃新聞記者從擬中選結果中發現,正大天晴擬中選了埃索美拉唑(艾司奧美拉唑)注射劑、布地奈德吸入劑、多西他賽注射劑、達比加群酯口服常釋劑型、碘克沙醇注射劑、吉西他濱注射劑、沙格列汀口服常釋劑型、地西他濱注射劑、注射用鹽酸苯達莫司汀等至少9個產品。

  碘克沙醇首次競標,恒瑞醫藥出局

  在第五批集采的62個入圍藥品中,碘克沙醇為代表的造影劑也首次被納入集采名單。

  國內一直有“造影劑三巨頭”的說法,包括恒瑞醫藥、北陸藥業和司太立三家企業。令不少人意外的是,恒瑞醫藥今年5月剛通過一致性評價的碘克沙醇注射劑,並未中標,最終由GE醫療、正大天晴等中標。

  不過,恒瑞醫藥也有收穫,苯磺順阿曲庫銨注射液中標,報價158元/瓶;多西他賽注射液中標,報22.6元/瓶;奧沙利鉑注射液中標,報價91.8元/瓶。

  值得一提的是,奧沙利鉑注射劑(50mg/支)的競標中,其最高有效申報價格是1760元,其他中標企業齊魯製藥、四川彙宇、其演員藥企賽諾菲的報價分別是198元/瓶、236.8元/瓶和310.51元/瓶,而恒瑞報出的91.8元/瓶的兩位數價格,降幅高達94%以上,足見其中標該藥品的決心。

  奧沙利鉑主要用於結直腸癌治療,原研賽諾菲在國內的市場份額長期以來居於首位。對於恒瑞醫藥在奧沙利鉑下重注的原因,有業內分析認為,恒瑞醫藥奧沙利鉑的市場份額在國內僅次於原研藥賽諾菲,通過集采或可以迅速放量。此外,恒瑞醫藥還有多款腫瘤新藥,通過進入醫院的集採藥物,或可為接下來的新藥進入醫院提供一定便利。

  10家外企中標,阿斯利康大品種出局

  第五批集采共有10家外企中標,涉及11個產品中選,新華社報導稱,這次外資中選企業數為曆次集采最高,澎湃新聞記者從擬中選名單中計算梳理髮現,各家中標跨國藥企的中標價格相比最高有效申報價格降幅也在50%以上,表現出了競標的誠意。

  例如德國的貝朗醫療中標了ω-3魚油中/長鏈脂肪乳注射液,報價113.91元/瓶,降低近60%;GE醫療中標碘克沙醇注射劑(100ml:32g),報價179.03元/瓶,降幅超70%;

  費森尤斯卡比華瑞製藥有限公司中標脂肪乳氨基酸(17)葡萄糖(11%) 注射液,報價275.6元/箱(1440ml*4袋/箱),最小單位報價68.9元/袋,相比最高有效申報價200.47元降低了65%以上;賽諾菲中標註射用奧沙利鉑,報價310.51元/瓶,降幅超82%;葛蘭素史克中標度他雄胺軟膠囊,報價30.96元/盒(0.5mg*10粒/盒),降幅超過58%。

  值得關注的是,這次還有印度藥企中標,太陽藥業中標比卡魯胺片,報價比卡魯胺片(50mg*14片/板*2板/盒)195.16元/盒,最低單位報價6.97元,相比此前的最高有效申報價格27.88元,降低75%。

  第三批集采和第四批集采中,跨國藥企報高價“棄標”出局,曾引發業內討論。相比較國內一家藥企就獨中10個品種的情況,跨國藥企在第五輪集采的表現也算不上積極。

  以呼吸用藥布地奈德吸入劑為例,阿斯利康入圍,該產品還是其在中國最大的品種,但最終並未在擬中選名單。布地奈德吸入劑(2ml:1mg)最高有效申報價14.036元,阿斯利康報出了8.9元,降幅36.59%,最終敗於南京正大天晴、健康元、長風藥業、普銳特四家公司。

  在6月23日的集采現場,一位競標藥企代表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跨國藥企的產品即使不中標,所受影響也比較小,尤其是在北上廣等城市,其產品在患者中的認知度高,不中標也可以換個打法,但對於某些國內小藥企來說,不中標可能意味著死亡臨近。

  6月7日,阿斯利康中國曾宣佈了一項組織架構調整,即“自2021年7月1日起,正式合併現有消化和呼吸霧化業務,成立消化呼吸霧化業務部。”當時外界猜測可能與集采有關。如今,集采未中標,阿斯利康中國或者可通過業務模式的調整與優化,應對接下來的競爭。

  集采降價仍是主旋律,但報價趨於理性

  與國家醫保談判一樣,外界對集采的關注點也大都集中在降幅上,過去幾輪的“地板價”“白菜價”就引發外界關注。

在第五批藥品集采中,降價依然是不爭的事實和不變的主旋律。以治療成人靜脈血栓藥物利伐沙班為例,此次集采包括10mg、15mg、20mg三種規格,入圍企業有20多家,三個規格的最高有效報價均在30元上下,但是從擬中選結果來看,有企業報出了0.16元/片的低價。

  然而,雖然“一片一毛錢”情況依然存在,但整體來看,競標企業的報價都更加趨於理性。正如一位參與競標的藥企代表向澎湃新聞記者所說:“第一輪(集采)比較慘,大家殺價殺得比較厲害,現在相對溫和一點,總要給一條活路嘛!”

  對於中標企業來說,企業發展戰略也早已不再集中於仿製藥,而紛紛尋求轉型。

  齊魯製藥在仿製藥之外也在推動科技創新,每年研發投入超過銷售收入的10%;科倫藥業從2012年開始也提出全面啟動創新轉型計劃,投入大量資金進行創新研發。其2020年報數據顯示,已累計投入70多億元用於研發創新,啟動400餘項重大藥物的研製;恒瑞醫藥在創新轉型上的投入也在增加,2020年研發資金投入49.89億元,比上年增長28%,研發投入占銷售收入的比重18%。

  集采步入常態化和規範化,其目標除了降低患者用藥負擔,之於醫藥產業的一個影響則是“騰籠換鳥”,壓縮仿製藥、臨床價值不高的藥品的支付空間,為創新藥和臨床必需藥品的支付力度以及可及性提高拓展空間。如何轉型創新,或許才是在集采大背景下留給醫藥行業人士的重要命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