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劇看小說上頭,為何故事的力量這麼大?
2021年06月24日15:55

  話說,2021年已經過半,都有哪些好劇讓你磕到昏天暗地?

電視劇《山河令》截圖
電視劇《山河令》截圖

  是寫意瀟灑,讓全球山人至今都無法下山的《山河令》?

  還是把無數青年都看得潸然淚下,大呼“原來我們的考試重點,竟然就是他們一生”的《覺醒年代》?

  又或者是《司藤》《禦賜小仵作》……?

電視劇《覺醒年代》截圖
電視劇《覺醒年代》截圖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

  阿信想問的是,為什麼平時稍微多加一會兒班就會疲累不堪,黑芝麻丸往嘴裡猛塞的你,一到看劇的時候就算熬上好幾個大夜也會精神抖擻?

  難道我們天生就喜歡“不務正業”?

  當然不是!阿信今兒就來從心理學和社會學的層面,好好為你剖析:為啥故事的力量會有這麼大!

  美國曆史上的“亞裔形象”

  要弄清楚“故事”為何會讓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我們得先從一個案例開始看起。

  19世紀中後期乃至20世紀早期,以亞裔美國人為主角的故事極大影響著外界對他們的普遍看法。只不過,全都是負面看法。

  在小說、廣播以及早期電視節目中,有關亞洲人的原型形象數不勝數,不過最著名的要數以下兩個。

  1913 年,“傅滿洲” 誕生。他是英國作家薩克斯·羅默小說中的虛構人物,陰險狡詐,冷酷無情,善於投機鑽營。

  傅滿洲的出現反映了西方社會對神秘莫測的東方所抱有的深刻的懷疑情緒。

  另一個經典的虛構人物名叫“陳查理”,是個辭藻華麗但句法混亂的華人探長。

  他看起來矮矮胖胖,人畜無害,且總是為自己碰巧身為一個華人而感到愧疚和自責。陳查理代表了白人心目中理想的亞裔美國人形象:謙卑恭順、不踰矩。

電影《陳查理在倫敦》(1934)截圖
電影《陳查理在倫敦》(1934)截圖

  1941年12月7日,日軍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的導火索就此被點燃。美國民眾早已通過影視形象種下的對亞裔的偏見終於被“證實”。

  羅斯福總統簽署了9066號總統令, 允許軍隊在未經審判或是未履行正規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將美國帶有日本血統的12萬人強製關押。

  被收監者中的大部分人都出生在美國,其中一半還是兒童。

羅斯福發表演說
羅斯福發表演說

  值得注意的是,美方在做出如上決定時並沒有依託數據。這一次,故事戰勝了邏輯。

  通過聯想,美國民眾失衡的大腦將恐怖故事轉寫成了亞裔“人人皆有”的罪惡。

  在整個戰爭史中,這樣的事件並不稀奇。要想讓人們齊心協力共同去對其他人做出不可理喻的事情,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講述故事,講述那些將他人妖魔化的故事。

  但與此同時,美國的經濟學家卻發現,從二戰爆發到越戰落幕,這期間的 30 餘年見證了一個奇怪的現象:美國國內白人男性和亞裔男性之間的收入差距消失不見了。

  在40 年代初期日裔遭拘禁的那個階段,亞裔男性的收入比白人男性平均要低30%。但時至 1975 年,彼時的美國亞裔男性收入僅比白人男性低 5%。

  許多經濟學家,都曾在研究中發現,導致亞裔社會地位在美國日漸提高的,原因僅僅是:他們在美國社會受到的種族歧視減少了,亞裔在主流媒體的敘事之中開始被描述成“少數族裔中的典範”。

  就這麼簡單而已?這背後的原理究竟是啥?

  後葉催產素:故事操控我們觀點、態度的原因

  為什麼故事有如此大的力量,可以操控人們的觀點與態度?

  2007年,克萊蒙大學的神經科學家保羅·紮克進行了一次科學實驗。他邀請一群觀眾戴著裝備在影院中觀看“007系列”中最新的一部電影。

2006年上映的《007:大戰皇家賭場》海報
2006年上映的《007:大戰皇家賭場》海報

  據他觀察,當片中出現邦德與壞人鬥智鬥勇或是瀕臨危急關頭的情節時,觀眾們的腦部神經“開始神奇地舞動起來”。

  儀器顯示,電影中的故事情節會影響到觀眾的腦部活動。儘管安然無恙地坐在舒適的座椅上,但這些觀影者卻在腦海中體驗著邦德的種種際遇。

  當然,幾乎所有人都曾有過類似的體驗,比如看電影,看球賽,或是安慰朋友時。

  問題在於,我們為什麼會產生移情心理?為什麼會把別人的感受移植到自己心中?

  紮克博士的實驗揭示了一些令人意外的結論。

  引發這種情感映射的是大腦中的某種神經化學物質。它是一個小小的分子,學名叫後葉催產素。也就是說,令我們對他人的思想及觀點保持開放心態的,正是這個小小的分子。

  “當我們體驗到被信任或是被善待的感覺時,後葉催產素就會出現,繼而激勵我們與他人進行合作。”紮克解釋道,“因為它能提升我們的移情能力,使我們更容易感受到旁人的情感。”

  這項研究的發現為人際溝通中最重要且最有用的技巧提供了神經科學層面的解釋。

  毋庸置疑,移情能力是人類得以生存的一項重要能力。但它跟故事的力量有什麼關係?

  別急,讓我們往下看。

  在現實生活中,什麼因素能讓我們的大腦分泌更多催產素?

  紮克博士又做了一個實驗,他讓兩組被試者觀看了不同的兩套慈善宣傳片,一個是以敘事線串聯起來的小故事,另一個則沒有情節。

  在對被試者的血液樣本進行分析後,紮克博士發現,觀看有故事情節的這部分人血液中的催產素含量更高。

  這說明,有故事情節的影片會比起直接陳述事實數據的片子更能激發人們的行為和熱情。

  故事加劇了他們大腦中催產素的分泌。

  儘管不是刻意為之,但他的確一不小心就用化學的方法解答了數百年來詩人們竭力歌頌的愛情之謎。

  是故事讓人們墜入愛河。是故事讓人與人建立起聯結,並且相互關心。

  故事自有其威力。它們能促進後葉催產素的分泌,激發同理心,也能引起極端的恐慌。

  善用故事力,黑石成為“人們最想加入的公司”之一

  既然故事與後葉催產素有如此神奇且強大的能力,日常生活中,我們該怎樣利用好它們?

  首先要明確一點,積極的社會交往會引起後葉催產素的分泌,使人們做出擁抱他人、表示友好,或是分享情感故事等舉動。

  此種情緒有助於在存在差異甚至是相互對立的個體之間建立聯結。

  下面讓我們看看黑石公司的案例,以此來瞭解善用故事的實操意義吧。

  黑石公司在推動人員多樣性——涉及性別、種族、背景等各個方面——的問題上曾經用盡了心思。

  對於形形色色的人而言,和平共處可能是個極其難熬的過程。假如你是團隊中的少數派,你很可能會保持沉默。如果團隊內部的緊張氛圍過於濃重,那整支隊伍都有可能陷入組織沉默。

  黑石公司為提高團隊成員多樣性所做的一切努力只帶來了一個後果,那就是,人們找不到歸屬感。

  為扭轉這個局面,黑石公司採取的最有力的措施,是教會大家通過分享彼此的個人故事來凝聚在一起。

  通過講故事,以及採取其他一些措施,黑石公司榮登《財富》雜誌“最令人羨慕的公司”榜單,並且成為領英網站評選出的全球範圍內“人們最想加入的公司”之一。

  “你得讓人們互相關心。至於如何做到這一點,那就得靠飽含深情的講述了。”

  故事可以幫助我們把那些與我們關繫緊張的人變得更有人情味,包括我們的搭檔、同事、合作夥伴。

  敘事性描述最能夠影響人們的行為,使他們變得慷慨大度。

  自我與他者的界限正在此消融。當你的大腦中自然而然地分泌出後葉催產素時,內、外團體的差別也會消失不見。

  最後,再告訴大家一點訣竅,還有研究顯示:旅行和讀書,都能讓人們體驗多元文化,聆聽更多故事,是打開人們心扉的一種極佳途徑。

  可見,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古人誠不欺我。

  以上內容整理自《創新團隊:打造一支能夠改變世界的夢幻戰隊》([美]沙恩·斯諾著 中信出版集團2021年6月出版),版權歸本書及作者所有,轉載請務必標明來源及出處。

  為何眾多團體與組合終會分崩離析?為何少數團隊能取得輝煌成就?

  真正的創新源自差異,團隊的力量遠遠強於個人力量

  科學作家萬維鋼鄭重推薦 精彩詮釋團隊創新的秘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