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恨“私生飯”:90元能永久掌握“愛豆”行程
2021年06月24日07:25

  原標題:愛恨“私生飯”

  來源:中國慈善家雜誌

2019年8月24日,山西省太原市,某藝人現身粉絲見面活動,吸引大批粉絲追星。
2019年8月24日,山西省太原市,某藝人現身粉絲見面活動,吸引大批粉絲追星。

  6月15日,演員張雨綺在微博上怒斥“私生飯”。

  “請停止繼續給我打電話!忍無可忍了,一再打著粉絲的名義,白天打晚上打早上還打,拉黑了換號再打,這不是粉絲行為,是冒犯和騷擾!”

  “私生飯”,明星粉絲里行為極端、作風瘋狂的一種,他們為滿足自己的私慾,跟蹤、偷窺、偷拍明星的日常以及未公開的行程和工作,甚至會使用暴力手段騷擾自己喜歡的藝人,影響他們及其家人的私生活。

  同樣是在6月15日,中央網信辦宣佈起啟動“清朗·‘飯圈’亂象整治”專項行動,在引導青少年理性追星上協同發力,探索形成規範“飯圈”管理的長效工作機製。

  私生飯,會涼嗎?

  90元永久掌握“愛豆”行程

  張雨綺的遭遇並非個案。

  6月14日,歌手李振寧發文稱“再打電話騷擾我就曝光了,適可而止”。三天前,他發現了粉絲安裝在自己私家車上的定位器後將其拆除,呼籲“最好的距離是舞台見”。

  5月30日,演員張哲瀚的工作室方面發文斥責“私生飯”,稱有人對張哲瀚以及團隊的值機信息反複篡改,造成巨大不便。

  因《山河令》爆紅的龔俊除了被私自值機外,甚至遭“私生飯”當面謾罵,原因是他在飛機上用毛毯遮住自己沒有讓粉絲拍攝。

  今年4月的一條飯圈消息也引起很多網友“不適”。一位“私生飯”進入藝人住過的酒店房間拍照打卡,她不僅翻動了房間內留下的零食,在床上自拍,還帶走了藝人用過的口罩,併發朋友圈稱,“香水味別這麼甜”。網友怒斥其心理扭曲,“追星可以,要理智,要清醒,先做個人吧。”

今年4月,一位“私生飯”進入藝人住過的酒店房間拍照打卡。
今年4月,一位“私生飯”進入藝人住過的酒店房間拍照打卡。

  通常情況下,一些明星的粉絲後援會有時會提供“官方消息”,方便粉絲接機,也有一些追星軟件上會顯示明星最近的行程和活動安排,供粉絲瞭解明星的動態,但一般都沒有航班信息。

  然而,這些都難不倒“私生飯”。

  購買航班信息機場圍追堵截、敲酒店門、半夜撥打電話、安裝跟蹤器、追車跟拍……通過購買信息,“私生飯”早已實現“精準”追星。

  掌握了航班信息意味著就有了和“愛豆”零距離接觸的機會,握手、簽名、合影這些粉絲們夢寐以求的事變得皆有可能。

  有需求,就有市場。《中國慈善家》調查,近年來,在有關部門的嚴厲打擊之下,網上仍能輕鬆買到明星出行航班等隱私信息,而價錢根據藝人的知名度而異,少則2元一條,就算當紅流量明星的一條航班信息,也不足百元就可輕鬆買到。

  記者在王一博的百度貼吧中,看到有網友發貼“行程有”,為了躲避封貼,很多內容沒有用文字信息展示,而是做成圖。在該貼的圖片里進一步註明“各明星航班信息有”。

  “要誰?”一位賣家開門見山,他表示一線明星基本都有,價格要看具體的人,信息包括明星近期出發日期、出發地、目的地等航班信息。記者隨口提及一名流量明星的名字,對方立馬錶示:“有,10R(元)。”

  王一博、肖戰、易烊千璽、迪麗熱巴、井柏然、蔡徐坤……不少熱門明星的身份證號碼、航班信息,都可以用十元輕鬆買到。

某軟件下載網站向用戶展示的各種明星行程查詢APP。
某軟件下載網站向用戶展示的各種明星行程查詢APP。

  該賣家向記者推薦,可以買身份證號,一線明星30元一個,再花60元買一個用證件號查詢航班信息的軟件(永久可用),就可隨時掌握“愛豆”的行程。

  “追星一族必備,大家都有買,放心吧。”賣家並不認為存在法律風險。

  在該賣家的朋友圈,多位一線明星近期的出行日期、出發地、目的地等信息也一覽無遺。但沒有具體的航班信息,要知道這些信息就要10元一個進行交易。至於信息來源,這位賣家拒絕回答,他表示“要買就微信轉賬”。

  價格戰

  記者聯繫到另外一名網名為“小穀”的“黃牛”,她表示自己目前已經不再做這一行當,“明星的信息都是黃牛圈里傳來傳去,具體是哪些人泄露的並不好說。”

  有分析指出,目前國內所有民航客票信息均需要接入中航信的Eterm系統(民航旅客訂座系統)。而國內機票代理商眾多,為該系統的資質管理帶來困難。Eterm系統的接入和使用不規範,極易造成民航旅客信息外泄。更何況,從Eterm系統源頭到乘客,中間還有中航信、航空公司、第三方航空App、機票代理商、在線訂票網站等多個環節,而其中每個環節都存在信息泄露的可能性。

  記者注意到,一些“私生飯”並不認為自己是“私生飯”。

  “我愛豆的行程航班信息都在我的掌握之中,隨時可以查詢。”某一線明星的資深粉絲自豪地告訴《中國慈善家》,她也是通過黃牛30元買到愛豆的身份證,60元買了證件號查詢航班信息的軟件,愛豆只要用身份證訂了機票,就能查到。

  她對購買明星個人信息的行為有自己的一套邏輯:“我們的目的只是想看看偶像,並沒有其他企圖,不會影響到他的私生活。再說大家都在買,法不責眾嘛。”

  據其介紹,在得知愛豆的航班信息後,往往會全價買同航班的機票,還可以選擇頭等艙票去休息室“偶遇”藝人,也可在登機口或者VIP室,等到愛豆登機後再返回機場大廳取消值機,然後再退票。

  “疫情期間飛機起飛前退票都不收手續費,而在平時一般都不訂減價機票,因為退票手續費比全價票貴。”上述粉絲說,有時也會一路和偶像跟飛到目的地。

  有媒體報導,根據接送明星的粉絲數量多少,長沙機場以不同標準向有關節目組收費。

  在小穀看來,“私生飯”的瘋狂和目前的娛樂環境也有很大關係。“現在流行的各種真人秀綜藝節目,很多都是夫妻檔,還有些是家人也參加的,某種意義上給‘私生飯’提供了窺探明星私人生活空間的契機。”

  多位接受《中國慈善家》採訪的資深粉絲對此表示認同,一位粉絲表示:“正是愛豆參加了‘跑男’後,才對他的個人生活產生了強烈的興趣,之前就是那種簡單的追星。”

  小穀之所以後來選擇退出“黃牛圈”,並不是法律風險給她帶來的困擾,而是黃牛之間的惡性競爭,“明星的個人信息在黃牛中間基本都是公開的,但大家都不知道泄露源頭,一線明星的航班信息有些人要價兩元甚至一元,怎麼玩?一個身份證號10元都能賣。”

  小穀說,自己剛“入行”那幾年,一個月輕鬆過萬,但隨著“代理商”的增多和明星信息資源的公開化,錢沒有那麼好賺了,在決定不幹的前幾個月,每月收入只有兩三千,還很牽扯精力。

  “資源互換”

  面對“私生飯”亂象,政府部門也在加大懲治力度。今年以來,已有475名“私生飯”因過激行為被處罰。

  機場是“私生飯重災區”,國家民航局對在其中出現的違法違規行為保持嚴打態勢。2021年,僅首都機場公安局就偵辦了涉粉絲違法違規追星案件17起,共刑事拘留2人次,行政拘留10人次,行政罰款342人次,警告121人次。民航局方面表示,將進一步加強、加大信用懲戒力度,依託聯合懲戒機製,將被公安機關處罰的違法違規人員視情列入嚴重失信人名單,限製其乘坐航空器。

  飯圈文化研究者、廣東穗江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功武認為,一些“私生飯”的極端行為顯然已經觸犯了法律,如果明星報警,行為人或面臨罰款或者拘留的治安處罰,情節嚴重的,可能構成犯罪,將被追究刑事責任。

  中國現行刑法明確規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個人信息,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另外,民法總則也規定,自然人的個人信息受法律保護,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傳輸他人個人信息,不得非法買賣、提供或者公開他人個人信息。

  “一般情況下,明星對一些私生飯的極端行為多數都是警告,而很少去報警,因為在大家的眼裡,粉絲是弱勢群體,他們選擇報警把粉絲關進去怕影響自己的聲譽(流量),一般通過社交平台來表達不滿。”已經退隱江湖的“黃牛”小穀說。

  這份“押金方案”蓋有湖南空港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的印章,並寫著最終解釋權歸樂翔貴賓服務公司。

  據小穀介紹,一些明星嘴上恨“私生飯”,其實也離不開他們。“現在當紅明星有不少都是靠顏值和流量的,他們並沒有多少拿得出手的影視作品,也沒什麼演技,對他們來說,‘私生飯’是他們的流量大戶。”

  另有媒體報導,有明星為了自我炒作,甚至主動找“黃牛”談合作。

  有的提出互換資源——“黃牛”幫忙放出藝人信息,給粉絲提供追星之便,而藝人團隊又給“黃牛”提供一些他需要的信息;有的則是希望借助“黃牛”的團隊提高曝光度——讓對方在社交媒體上多點名,多說些好話。

  “經常有團隊來找我的,但是說實話,有的人真的不火,我再放他的消息也沒人來追。這都是行業內公開的秘密,畢竟大家都是靠流量活著的,除非你已經紅到不需要流量了。”小穀說。

  圖片來源:中國新聞圖片網、網絡

  圖片編輯:張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