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虛假檢測”催生“超級傳播”
2021年06月23日15:03

  原標題:印度:“虛假檢測”催生“超級傳播”

6月9日,印度北方邦,當地村民接受新冠病毒檢測。圖片來源 視覺中國
6月9日,印度北方邦,當地村民接受新冠病毒檢測。圖片來源 視覺中國

  綜合編譯 王梓

  “恒河是印度最神聖的河流。印度教大多數教徒相信,將身體浸入恒河能淨化靈魂。然而,當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襲來時,這條河展示了莫迪政府如何欺騙和失敗。”6月17日,美國《紐約時報》以《恒河不說謊,它正在送回死者》為題報導稱,印度一些私營檢測機構可能將至少10萬個虛假的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報告給了政府,導致該國在盛大的宗教節日慶祝活動中陷入“超級傳播”。

  上述報導稱,“4月中旬至5月中旬,在離河岸不到1.6公里處,約有4000具屍體被掩埋在淺坑中。人們可能從未聽說過這場悲劇,直到5月的降雨使恒河水位上漲,河水衝走了沿岸的泥土,露出埋在下面的屍體。因這場降雨而暴露的,還有印度政府在農村醫療保健與疫苗供應方面的巨大失敗。”

  英國路透社報導稱,截至6月20日,印度累計新冠肺炎病例數超過2990萬例,死亡病例超過38萬例。世界衛生組織首席科學家蘇米亞·斯瓦米納坦18日表示,最初在印度發現的新冠變異病毒“德爾塔”已傳播至超過80個國家,正在成為全球主要流行的新冠變異病毒。

  慶祝節日引發“超級傳播”

  據《印度斯坦時報》、“News18”新聞網、“NDA India”新聞網等印度媒體報導,印度政府已下令立案調查該國4月大壺節期間的新冠病毒“虛假檢測醜聞”。

  揭露這一醜聞的,是北阿坎德邦政府6月15日下令對虛假檢測報告進行調查。

  整個4月,北阿坎德邦都在慶祝世界上參與人數最多的節日之一印度教大壺節,它也被稱為聖水沐浴節。節慶期間,人們在恒河裡沐浴,清洗舊日罪孽。儘管印度正在對抗新冠肺炎疫情,各國醫學專家警告盛大節慶有演變為“超級傳播事件”的危險,人們還是爭相湧到北阿坎德邦朝聖城市赫爾德瓦爾慶祝大壺節。印度媒體稱,今年有超過900萬人次參與慶祝。

  不久,專家們的憂慮變成了現實,印度各地不斷傳出參與慶祝的朝聖者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的報導。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80歲的印度教祭司香卡爾·達斯在3月15日就趕到了赫爾德瓦爾。4月4日,達斯被檢測出新冠病毒陽性,醫務人員要求他進入帳篷接受隔離。但達斯收拾好行李,搭火車去了北方邦的瓦拉納西,在那裡與兒子納根德拉會合,然後乘出租車回家。

  在電話中,達斯告訴BBC記者,在那之後他一直居家隔離,身體“硬朗”得很,沒把病毒傳染給任何人。然而,兒子納根德拉和幾名當地人不久就出現了感染新冠病毒的症狀。納根德拉康複後表示,村里“前兩週有13人在發燒、咳嗽後死去”。

  衛生專家認為,無論這些是否與達斯有關,他的做法都很不負責任。

  “不戴口罩的人成群坐在河岸上,高歌著恒河的輝煌,為迅速傳播病毒創造了理想環境。”曾任印度醫學研究理事會流行病學和傳染病學部負責人的拉利特·康德醫生說,此類活動是眾所周知的“超級傳播事件”。

  據BBC報導,在拉賈斯坦邦,當地政府將新增病例數歸咎于歸來的朝聖者;在奧里薩邦,至少有24名朝聖者病毒檢測呈陽性;一列火車載著313名朝聖者回到了古吉拉特邦,隨後,其中至少34人被檢測出陽性;中央邦一個鎮有61名朝聖者接受病毒檢測,其中60人呈陽性。

  “這是一場災難。我們看到的數字只是冰山一角。通過擁擠的火車和大巴車,感染人數會出現乘數效應。”康德說,“大壺節是導致印度病例數飆升的重要原因。”

  檢測數據造假,“輕鬆賺快錢”

  為什麼政府在疫情面前大規模慶祝節日?據印度報業托拉斯報導,大壺節期間,在一項有近20萬個樣本的新冠病毒檢測中,只有約2600個樣本呈陽性。北阿坎德邦政府以這些低得出奇的數據為依據,拒絕限製人群聚集。

  4月,赫爾德瓦爾的新冠病毒檢測陽性率平均只有4%,在北阿坎德邦的其他地區,這一數字卻高達13.7%。一名匿名的衛生官員告訴《印度斯坦時報》,兩傢俬營檢測機構受政府委託,4月在赫爾德瓦爾進行了超過10萬次檢測,檢測報告明顯有問題。

  有問題的機構或許不止兩家。北阿坎德邦政府官員阿祝恩·辛格·森加爾表示:“一些檢測機構提交錯誤數據的行為已被曝光,政府正在進行調查。”

  北阿坎德邦政府聘用的私營檢測機構有22家,當地規定的檢測配額是每日5萬次,政府為每次檢測支付354盧比至500盧比(約合人民幣30.9元至43.6元)。人們懷疑,數據造假是為了滿足每日檢測配額,“輕鬆賺快錢”。

  有民眾告訴“NDA India”新聞網,他的證件號碼和手機號碼被私營檢測機構濫用,用於偽造新冠病毒測試人數。印度《印度時報》稱,有一個人的電話號碼被用來登記了50多人;一個檢測試劑盒的專屬編號登記了大約700個樣本,儘管它是一次性的。

  “受經濟不景氣和防疫政策效率低下的影響,想離開這個國家的人數激增……他們想搬到一個能工作、讓人有安全感的地方。”印度旅行社協會主席喬蒂·馬亞爾說。卡塔爾半島電視台6月17日報導稱,印度多家簽證、移民服務機構表示,在過去兩個月裡,諮詢如何移民到其他國家的人數激增。馬哈拉施特拉邦簽證中心的達麥什·達坎稱,相關諮詢增加了40%。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