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倒計時30天:東京“虛席”以待,迎防疫大考
2021年06月23日01:01

原標題:奧運倒計時30天:東京“虛席”以待,迎防疫大考

中新網6月23日 6月23日,曆經波折的東京奧運聖火,在離開“311大地震”災區宮城縣後,來到了第41站——東京以西的靜岡縣。30天后,聖火會在位於東京的主會場——國立競技場點燃,東京奧運將正式拉開帷幕。

6月20日,東京奧運村首次對媒體開放。圖為健身中心入口處擺放有洗手液和防疫標識。

就在3天前,位於東京晴海的奧運村也已揭開神秘面紗,奧運的腳步越來越近!不過,由於新冠疫情這一陰影仍未消散,包括日本國內疫情、賽場防疫等一系列問題,仍在困擾主辦方……

這屆奧運有點難,疫苗能否“護航”?

本屆東京奧運會可謂命途多舛,原計劃2020年7月開幕,卻因疫情歷史性延期。雖然全球疫情在疫苗的助力下已經有所好轉,但變異病毒肆虐、多國疫情反彈,仍舊讓本屆奧運會充滿諸多不確定性。

由於疫情反複,包括東京都、大阪府和北海道等地直到6月21日才解除緊急狀態。

雖然不再“緊急”,但這其中大部分地區隨即進入了“蔓延防止重點措施”的實施區域。簡言之,日本當局並不敢全面放鬆防疫措施。這背後,是日本每天仍保持2000例左右的新增病例數,以及多地尚未得到緩解的醫療緊張。

資料圖:疫情下的日本東京。
資料圖:疫情下的日本東京。

從2020年疫情出現以來,日本累計已實施了三次緊急狀態。根據此前的經驗,日本每次進入緊急狀態後,病例數會有所控制,但解除後即會快速反彈。

在這個緊要關頭,已決意舉辦奧運的日本政府,很明顯經不起疫情的再次反彈。對於他們來說,除了保持嚴格防疫,還有很大一部分希望,都放在了疫苗身上。

那麼,日本疫苗接種進度如何了?

根據日本放送協會(NHK)的統計數據,截至6月17日,日本累計接種量已超過2888萬劑。不過,從百分比來看,完成2劑接種的人數,僅占日本總人口的6.39%。

這是一個什麼概念?從醫學角度來說,一個國家的疫苗接種量要到70%,才能實現群體免疫;即使在疫情最嚴重的美國,接種率也已經超過45%。

不過,東京都政府日前已經開始為東京奧運會的工作者接種新冠疫苗,接種服務將一直持續到8月底,每天可接種大約2500人。有了疫苗的保護,東京奧運賽又多了一場安全防護。

防疫是一場大考,不排除空場舉辦?

事實上,在距離東京奧運會開幕30天之際,如何平衡防疫工作與賽會進程,始終是外界關心的問題。

6月18日,日本政府新冠專家小組組長尾身茂等專家向日本政府及東京奧組委的建言,刷爆全球網絡,他們認為,空場辦奧運最為理想。

這一想法還有很強的民意基礎。日本共同社於19日和20日進行的全國電話民調顯示,40.3%的受訪者讚同“空場舉辦”。

資料圖: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主場館日本國立競技場。
資料圖: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主場館日本國立競技場。

早在3月,東京奧組委就決定,不接受海外觀眾赴日觀賽。不過,是否接納日本本國觀眾觀賽,接納的話容量多少,一直是各方討論的焦點。

6月21日,這一漫長討論終於塵埃落定,當天,由東京奧組委與國際奧委會、國際殘奧委會、日本政府和東京都政府舉行的五方會談決定,原則上將奧運會入場觀眾上限設定為1萬人。

不過,日本首相菅義偉已明確表示,若大會期間疫情再度惡化,則將毫不猶豫地發佈緊急事態宣言,屆時以空場形式舉辦也在所不惜!

除了觀眾,赴日人員的防疫工作也同樣是個巨大考驗。

根據東京奧組委6月18日發佈的消息,除各國選手外,共有約5.3萬相關人員將在大會期間赴日,這一數字已經比最初的計劃大幅縮減了7成。

根據東京奧組委6月15日發佈的針對運動員和代表團官員的第三版奧運防疫手冊,對於來自海外的參會人員,將根據智能手機的全球定位系統(GPS)確認其在日行程。入境14天內,將對其行動進行嚴格管理。如出現進入繁華街區、拒絕接受檢測等被認定為違規的情形,將按手冊規定予以處罰。

在東京奧運村內的興奮劑檢查站,均配有檢測體溫的儀器和洗手液等防疫物品。
在東京奧運村內的興奮劑檢查站,均配有檢測體溫的儀器和洗手液等防疫物品。

對於此次大會的主角——運動員,檢測流程更加嚴密。根據規定,大賽期間,運動員每天要在上午9點或下午6點提交唾液樣本,以進行核酸檢測。

疫情下的奧運籌備,難度確實較往屆陡增。對此,東京奧組委主席橋本聖子也不忘“打氣”,她在6月4日的記者會上表示:“在世界直面困難的形勢下的巨大前進,是奧運的意義和價值。”

奧運村揭開面紗,運動員期待圓夢

6月20日,東京灣旁邊的奧運村正式向媒體公開。7月13日,奧運村將舉行開村儀式,隨後,來自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1萬多名運動員將陸續入住,各代表團的旗幟也將隨之升起。屆時,全世界的運動員能夠彙聚到這裏,參加他們渴望已久的盛會。

6月3日,東京奧運會倒計時50天紀念儀式在在東京有明體育館舉行。圖為模特展示頒獎典禮用的頒獎台、獎牌等。

作為最早到達日本備戰奧運會的海外運動隊,澳州壘球隊在出發前就已難掩激動。當地時間5月31日,該隊老將沃爾表示,“我們迫不及待想去那裡(東京)”;澳州代表團團長切斯特曼也激動地說:“他們在過去15個月裡經曆了非常困難的時期,但他們已準備好迎接挑戰”。

當地時間6月20日,美媒報導稱,該國籃球巨星杜蘭特已明確表示,將在7月赴東京代表美國男籃參加奧運會。

除此之外,還有一群“沒有國家”的運動員,也在積極備戰。6月8日,東京奧運會難民代表團正式成立,他們共計29人,將在東京參加12個項目的比賽。

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表示,這些來自全球各地的難民運動員登上東京奧運會的舞台,是對全世界發出的關於團結、堅韌和希望的有力信息。

國際奧委會方面認為,若能在疫情可控狀態下成功舉辦東京奧運,這場盛會將讓全球從過去15個月的抗疫壓力和焦慮中得到解脫。

疫情之下,奧林匹克精神與抗疫精神的結合,對於隔閡日深的全人類來說,或許真的能成為一場“及時雨”。不過,就這場國際賽事本身來說,當務之急,仍是確保“安全第一”。

(原題為《奧運倒計時30天 東京“虛席”以待,迎防疫大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