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染病醫學史上的中國抗疫奇蹟
2021年06月23日05:56

原標題:傳染病醫學史上的中國抗疫奇蹟

製圖:李晗
製圖:李晗

3月27日,北京大學邱德拔體育館內,新冠疫苗集中接種現場。現場共設置6個接種工作區,包括測溫區、知情同意書籤訂及健康問詢區、信息登記區、疫苗接種區、留置觀察及應急處置區、供物資儲存冷鏈區。隨著學生返京返校,首都高校進入疫苗全面接種期。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李雋輝/攝

    卡介苗注射器。卡介苗是防治結核病的疫苗,新中國成立後最早推廣的疫苗之一。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劉昶榮/攝
卡介苗注射器。卡介苗是防治結核病的疫苗,新中國成立後最早推廣的疫苗之一。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劉昶榮/攝
    新中國成立後使用的結核病宣傳資料。結核病俗稱“肺癆”,防治結核病是新中國成立初期就開始推廣的一項事業。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劉昶榮/攝
新中國成立後使用的結核病宣傳資料。結核病俗稱“肺癆”,防治結核病是新中國成立初期就開始推廣的一項事業。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劉昶榮/攝
    整理:劉昶榮 製圖:李晗
整理:劉昶榮 製圖:李晗

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在全球肆虐一年多,何時結束,依然是個未知數。據世界衛生組織數據,截至6月20日,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已超1.7億,死亡人數超380萬。這意味著,全球幾乎每45個人中就有一個是新冠肺炎確診患者,而死亡人數將近格魯吉亞整個國家的人口數。

這對人類來說是一場浩劫,然而這樣的浩劫在人類發展史上卻並不少見:1918年-1919年的西班牙大流感,感染了5億人,死亡人數超2500萬;1347年-1353年,歐洲鼠疫大流行,奪走了2500萬人的性命,占當時歐洲總人口的1/3;死亡率達30%的天花,據《DK醫學史》記載,到20世紀末,全球死於天花的總人數有3億;此外,還有致死率高、傳染性強的瘧疾、霍亂等,數以億計的人類因傳染病死亡。

——————————

傳染病曾是人類第一大死因

包括病毒、細菌在內的微生物在地球上已經存在了超過36億年,而人類在地球上的生存時間不過幾百萬年。由於微生物無處不在,人類與這些微生物的共存與抗爭也從未停止。中國有文字記載以來,共發生了1700餘次傳染病,平均每2-3年就會有一次。漢代王充在《論衡·命義》里寫道:“瘟氣疫癘,千戶滅門。”

古代,人類並不知道這些傳染病的真正致病原因,因此防疫之戰被動而慘烈。北京大學醫學史研究中心主任張大慶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說,在沒有抗生素和疫苗之前,傳染病是人類的第一大死因,“人類與微生物共同演化具有漫長的歷史,但真正發現微生物以及認識到其與傳染病的關係則時間很短,至今才150多年,對病毒的認識更短,在電子顯微鏡下見到病毒還不足90年”。

張大慶說,中醫在古代主要是治傳染病,因為當時威脅老百姓生命健康的病主要是傳染病,《傷寒雜病論》《溫病條辨》等許多中醫名典也都是在大疫之後形成的。

新中國成立初期,我國人均預期壽命不足35歲。張大慶表示,人均預期壽命這麼低,主要是由於新生嬰兒的死亡率高,拉低了整個人群的人均壽命。造成嬰兒死亡的主要原因,則是新生兒破傷風等。當時,我國嬰兒的死亡率高達200‰,相當於每5個新生嬰兒中有1個會夭折。同一時期,美國的嬰兒死亡率約60‰,印度、埃及等國的數據也低於我國。

張大慶說:“當時,12歲之前夭折的小孩都不會專門下葬,因為太常見了。因此也會給小孩起一些很隨意的名字,如狗剩,鐵蛋兒……就是希望他們可以平安地活下來。”此外,當時孕產婦因難產和產後感染的死亡率也高達1500/10萬。

人均預期壽命增長的“中國速度”

今年4月29日,國家衛健委召開了“中國共產黨為人民謀健康的100年”發佈會,公佈了一組數據:2020年,嬰兒死亡率為5.4‰,全國孕產婦死亡率為16.9/10萬。相對於新中國成立初期,嬰兒死亡率下降了194.6‰,孕產婦死亡率也下降了1483.1/10萬。2019年,我國的人均預期壽命達到77.3歲。

國家衛健委婦幼司司長宋莉說,我國婦幼健康核心指標已經位居全球中高收入國家前列。按照世界衛生組織確定的標準,人均預期壽命、嬰兒死亡率和孕產婦死亡率是衡量一個國家人民健康水平的主要指標,這三大指標也是一個國家文明程度的重要標誌。

我國嬰兒死亡率等婦幼健康核心指標從新中國成立初至2020年,僅用70年左右時間,就躋身全球中高收入國家前列,人均預期壽命也大幅提高,張大慶說,這樣的速度在世界上比較罕見。

新中國成立後,我國大力推廣疫苗接種,防控傳染病。以我國已經宣佈消除的天花為例,1950年,我國開始在全國免費為新生兒接種天花疫苗,要求嬰兒在出生6個月內即應初次接種天花疫苗,滿6歲、12歲、18歲再各接種一次。據《中國疫苗百年紀實》記載,到1953年,全國已有5.6億人次接種了天花疫苗,大部分地區接種率達90%以上,天花發病病例隨即大幅下降,全國各大城市已不再有天花病例。1961年,在幾乎沒有外援的情況下,我國消滅了天花,比全球消滅天花的時間早16年。

20世紀50年代,我國生產牛痘疫苗(用於預防天花),需要把牛放在育皰室里育皰,育皰室里要做到無菌,牛是活的,當時條件差,為了保證育皰室里無菌,不能讓牛的大便和小便汙染環境,就得人工接著。《中國疫苗百年紀實》里記載:牛接種痘後會發燒,要水喝,而且隨喝隨尿,隨尿就得隨接,“如果圖省事給牛喝的水少了,痘皰就會長得乾癟。只有隨時給牛喂水喝,痘皰才長得豐滿,才能保證質量,提高產量”。

原成都生物研究所幹擾室主任、研究員錢汶光回憶:“就在裡面看著,看到它翹尾巴就馬上去接,夜晚也不能睡覺,因為你不知道它什麼時候大小便。”

在改進牛痘技術方面,中國工程院院士趙鎧當時剛大學畢業,閱讀國外文獻後,通過研發試驗,曆經挫折,用3年的時間,成功在雞胚上培育出牛痘苗,200個雞胚的痘苗產量相當於一頭牛,且是無菌痘苗,更加安全,還大大節約了成本。此後不久,中國科技工作者又研製出了耐熱液體痘苗,這種痘苗的耐熱和穩定性要優於普通甘油豆苗,延長了疫苗的保存期,滿足了廣大農村邊遠地區和氣候炎熱又無冷藏設備地區的接種需要。

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防疫工作取得了顯著成效,除了我國科技工作者的貢獻以及社會主義製度優勢外,還與當時整個世界的醫學發展水平相關。青黴素在二戰期間開始廣泛使用,傳染病人數得到了有效控制,卡介苗、牛痘等眾多疫苗也已經研發成功。這些可以參考和利用的醫學成果也為我國的防疫事業提供了支援。

防控新冠肺炎疫情體現了中國良好的社會治理能力

張大慶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執行傳染病的防治策略十分考驗一個國家的社會治理能力,因為需要權衡防治疾病和經濟發展、民眾自由、社會穩定等多方面的關係。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過程中,中國共產黨的社會治理能力經受住了檢驗,取得了全球矚目的防治成果。

新冠肺炎疫情是百年來全球最嚴重的傳染病大流行,面對嚴重威脅人民生命健康的傳染病,中國共產黨不惜一切代價保護人民生命安全。2020年,武漢疫情暴發後,中國政府果斷關閉離漢離鄂通道,實施史無前例的嚴格管控。作出這一決策,需要巨大的政治勇氣,需要果敢的歷史擔當。疫情發生以來,從出生僅30多個小時的嬰兒到100多歲的老人,從在華外國留學生到來華外國人員,每一個生命都得到全力護佑,人的生命、人的價值、人的尊嚴得到悉心嗬護。

面對此次疫情大考,社會主義國家集中力量辦大事、辦急事、辦難事的製度優勢得到了充分體現。眾所周知,疫苗是對抗傳染病的有力武器,通常情況下,疫苗從開始研發到完成三期臨床試驗平均需要8-10年,而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我國國藥集團中國生物98天成功研製出新冠病毒滅活疫苗,併成為全球首家獲得臨床批件的新冠病毒疫苗。

6月11日,國家衛生健康委疾控局二級巡視員崔鋼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製新聞發佈會上表示,目前,中國新冠疫苗接種劑次和覆蓋人群數量均居全球首位。截至6月20日,中國已經全民免費接種新冠疫苗超10億劑次。

張大慶說,良好的社會治理能力還體現在可以及時糾錯,比如工作中也有個別落實不細不實等問題。這次百年未遇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治工作十分複雜,可借鑒的經驗少,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政府在探索中不斷改進防治方案,兼顧了整體性和靈活性。

免費接種疫苗只是其中一項,此外,中國還有多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並行推進。疫情發生以來,確診和疑似患者均實行先救治後結算,在基本醫保、大病保險、醫療救助等按規定支付後,個人負擔費用部分由財政給予補助。

2020年上半年,我國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全國確診新冠肺炎住院患者結算人數5.8萬人次,總醫療費用13.5億元,確診患者人均醫療費用約2.3萬元。其中,重症患者人均治療費用超過15萬元,一些危重症患者治療費用幾十萬元甚至上百萬元,全部由國家承擔。

在抗疫過程中,我國的公共衛生體系建設也邁入了新階段。2021年5月13日,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正式掛牌,這意味著疾控機構職能從簡單預防控制疾病,向全面維護和促進全人群健康轉變,新機構將承擔製定傳染病防控政策等五大職能。

抗疫鬥爭偉大實踐再次證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製度所具有的顯著優勢,是抵禦風險挑戰、提高國家治理效能的根本保證。當前,疫情仍在全球蔓延,造成近期廣州疫情暴發的德爾塔毒株正在成為全球主要流行的新冠病毒變異毒株,我國仍需全面做好外防輸入、內防反彈工作,堅持常態化精準防控和局部應急處置有機結合,進一步織密疫情防控網,鞏固牢來之不易的疫情防控成果。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劉昶榮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6月23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