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默斯、達里奧同聲警告:美國經濟過熱和通脹危險或影響經濟複蘇
2021年06月22日16:05

  原標題:薩默斯、達里奧同聲警告:美國經濟過熱和通脹危險或影響經濟複蘇,市場正在製造資產泡沫

  當地時間6月21日,美國前財政部長勞倫斯·薩默斯和全球最大對衝基金橋水聯合創始人雷·達里奧在卡塔爾經濟論壇上展開了一場對話。他們表示,在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和空前的財政刺激措施下,美國經濟正走向過熱和通脹時期,這可能威脅到經濟複蘇。

  薩默斯早前就表達過對美國超大規模刺激計劃的反對和擔憂,他在會上重申了這可能引發的風險。“我們現在正在以100邁的時速行駛在一條空曠的道路上,但是這條路不會永遠空曠……這可能並非到達目的地最快的方式,因為很有可能會遇上某種事故,比如,就業市場收緊、利率上行或是美元貶值,我不認為我能準確預測到會發生什麼。”

  薩默斯警告稱,“我們正處於一條事故多發的道路上,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沒有人可以準確地預測市場,但能否平衡風險主要取決於對流動性過剩的應對。”

  薩默斯指出,當前,美國面臨的問題是,極低的利率、巨大的預算赤字、預期的高增長以及創紀錄的勞動力短缺,這樣的組合是非常不同尋常的。他強調,在勞動力短缺的背景下,用提供流動性的方式來應對產出缺口,會造成嚴重問題。

  6月17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發佈會上表示,許多與會者認為加息所需的經濟條件將會比預期更早得到滿足。同時,美聯儲在經濟預期中也大幅提升了對於通脹(PEC 物價指數)的預期,將核心PCE通脹中位數預期從3月的2.2%提升至3%。

  “2月份專業預測者的大部分共識是,我們今年的通脹率將略高於2%,”但薩默斯說,“今年前五個月,我們的通貨膨脹率已經超過了這個水平。”

  至於如何給當前的刺激政策糾偏,薩默斯表示,“我希望看到流動性過熱和資產泡沫是美國經濟面臨的主要風險的明確信號。我希望看到一個供給側結構性改善計劃,增加稅收,並減少向主要群體轉移現金的規模。”

  市場正在製造資產泡沫

  但達里奧表示,他不太擔心潛在的3%通脹率,而更擔心金融資產價格的上漲。“周圍有大量的流動性,而且它被拋來拋去,因此很難證明這些回報是合理的,”他說,“我認為,我們正在製造一種泡沫。”

  達里奧指出,美國的疫情救助計劃直接向個人提供了大量資金,使得大多數人的淨資產比任何時候都高,但生產狀況卻並沒有完全恢復。於是,很多人或是持有現金,或是將資金投入股市,同時,由於美聯儲下調利率,降低借貸成本,讓人們有動力借更多的錢進行投資,導致資產價格大幅攀升。

  美國住房價格已經出現快速飆升。美國全美地產經紀商協會數據顯示,在其跟蹤的183個美國都市區中,今年一季度有163個房屋售價中位數同步出現兩位數漲幅,占比為89%,而去年同期出現兩位數漲幅的比例僅為25%。一季度,全美單一家庭成屋銷售價中位數為31.9萬美元,同比增長16.2%,為1989年以來的最大增幅。

  對此,薩默斯警告,雖然表面上看大家都在享受美妙的資本收益,但資產的長期回報實際上是在下降的。他說,過去幾年,很多在資本市場上斬獲頗豐的人對他的警告並不當真,但現在,這一趨勢的先決條件和基礎正變得更加真實。

  美聯儲或面臨兩難選擇

  “我歡迎美聯儲為表明其對現實的看法所做的有限努力,以及人們越來越意識到這種過熱可能需要採取貨幣政策應對措施。”薩默斯說,“人們不應該只是修改他們的預測,而應該思考他們的思維錯誤是什麼導致他們的預測如此遙遠。”

  薩默斯認為,2008年,在雷曼兄弟破產後的金融危機時期,政策方向是十分明確的,就是要解決市場流動性不足的難題,問題僅僅是如何去做;但如今,即便是政策方向也面臨兩難選擇:

  “一方面,貨幣貶值和債券供應過剩;另一方面,經濟疲軟、不平等加劇,並擔心經濟衰退。你不知道是否要降低利率以應對後面的問題,還是收緊政策應對前面的問題。這些才是貨幣政策真正的難點所在,甚至是政策方向也不完全清楚。”

  “說美聯儲應該收緊政策是很容易的事,我認為他們應該收緊,”達里奧說,“但我認為,你會看到一個非常敏感的市場和一個非常敏感的經濟,因為資產的持續期已經非常長了。即便是最輕微的刹車都會損害市場,因為它們的定價方式也會影響經濟。”

  此外,達里奧指出,在當前貧富差距巨大的背景下,美聯儲正處在一個高度敏感的政治環境中,要平衡各方面的因素難度巨大。他認為美聯儲無法在“不對市場產生重大負面影響”的情況下收緊政策。

  美聯儲或無法縮減購債規模

  達里奧說,隨著美國赤字將上升,該國將“不得不向持有債券庫存的投資者出售大量債券”,儘管實際利率非常低。與此同時,中國資本市場和其他資本市場對全球投資者的吸引力越來越大。

  達里奧認為,這可能造成美元相對其他貨幣貶值,特別是相對亞洲市場的貨幣。

  達里奧指出,由於美債的吸引力在下降,可能會因為供需不平衡造成“貨幣通脹”。在這種局面下,美聯儲將無法縮減債券購買規模,實際上還可能不得不擴大購買力度,以防止國債利率上升給經濟造成不利影響。

  “我們必須牢記,我們正處於長期債務週期的末期。”達里奧指出,在這樣的背景下,擴大債券購買規模是不順應週期的,是對儲備貨幣來說非常危險的事情。

  6月21日,關於美聯儲何時以及如何開始削減大規模經濟刺激措施的辯論全面展開。聖路易斯聯儲總裁布拉德和達拉斯聯儲總裁柯普朗解釋了他們對提前退出的支持。布拉德表示,現在隨著新冠疫情的消退,顯然是開始就美聯儲購債計劃展開辯論的時候了。不過,紐約聯儲總裁威廉姆斯在稍後發表講話時表示,現在就要轉變政策還為時過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