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突破50萬,嚴重乾旱加劇通脹,未來經濟走勢如何?
2021年06月22日20:55

  原標題:巴西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突破50萬,嚴重乾旱加劇通脹,未來經濟走勢如何?

  根據巴西衛生部公佈數據,自新冠疫情暴發至今,巴西累計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1796萬例,累計死亡病例超50萬例。疫情未迎來拐點的同時,巴西正在經曆嚴重乾旱期。

  中國社科院拉美研究所巴西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周誌偉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巴西是大豆、糖、咖啡等大宗商品的全球主要出口國,如果乾旱一直持續,會對巴西農業產量形成一定抑製,從中短期尤其是下半年來說,可能推高全球相關大宗商品的價格。

  新湖期貨研究所所長李強則告訴21記者,巴西乾旱主要對第二季玉米產量影響較大。目前,關於巴西玉米產量的預期持續下調;同時,由於乾旱導致玉米出口需求轉向美國,芝加哥期貨交易所玉米期貨價格上漲。

  巴西遭遇嚴重乾旱

  巴西政府機構5月末發出乾旱警告,稱該國正經曆嚴重的乾旱期。2020年11月-2021年3月雨季期間,巴西降雨量為20年來最低。

  “巴西乾旱對巴西農業、經濟會產生一些負面影響,對全球大宗商品價格形成一定‘發酵’作用。” 周誌偉表示,巴西乾旱主要會形成以下抑製:首先,影響農作物生產和出口。雖然不同農作物存在種植週期差異,但如果乾旱持續時間較長,對玉米、棉花等農作物的產量和出口將形成抑製;其次,影響對外貿易。由於農產品是巴西貿易順差的主要來源,乾旱可能對其國際收支造成一定衝擊。

  巴西是玉米、大豆、咖啡等大宗商品的主要生產國和出口國。乾旱對玉米產量的影響較大。據瞭解,巴西一年生產三季玉米,降雨量不足迫使一些農民推遲種植第一季玉米或改種大豆,而持續缺雨打擊了第二季玉米的產量。

  巴西農業企業諮詢公司AgRural早些時候表示,由於嚴重乾旱,巴西第二季玉米產量可能觸及五年低點;巴西農業部下屬的國家商品供應公司Conab將該國2020-2021年生長季玉米總產量預測從1.064億噸下調至9640萬噸。

  由於乾旱影響到玉米供應,巴西農業部表示正在考慮推出政府期權合約。“此舉旨在吸引更多農民種植玉米而不是大豆,從而在巴西夏糧收穫後的幾個月裡穩定玉米供應,”農業部供應部主任法爾內塞(Silvio Farnese)表示。

  因收穫已完成,乾旱天氣對去年種植的大豆影響較小。據Conab發佈的數據,2019-2020年巴西大豆產量為1.248億噸;同時,Conab將2020-2021年大豆產量預測從5月的1.354億噸上調至1.359億噸。

  巴西約占全球大豆產量的30%;大豆出口約占該國出口總額的10.4%。有分析指出,由於來自中國的強勁需求,巴西2020-2021年度的大豆出口預計達到8500萬噸,創曆史新高。

  根據中國海關6月20日公佈數據,中國5月從巴西進口的大豆環比上漲82%;不過,今年前5個月,中國從巴西進口了1566萬噸大豆,同比有所下降;從美國進口了2153萬噸大豆,同比有所上升。

  美國農業部近日預計,中國對大豆和豆製品的強勁需求將促使美國2021財年的大豆出口量同比增長5%,達到創紀錄的289億美元。

  “中國目前採購的遠期巴西大豆進度比往年低,主要是因為遠期榨利較差。”李強表示,當前美國天氣比巴西天氣對大豆價格的影響更大,因美國大豆播種完畢,逐漸進入最需水時期。此外,由於前期巴西大豆的大量外運,目前其庫存大量減少,出口升貼水出現季節性反彈,但CBOT大豆盤面是大跌的,大豆作價是CBOT盤麵價格+升貼水,巴西大豆的價格其實比之前便宜。

  中誠信國際主權分析師王家璐則表示,如果乾旱持續下去,巴西大豆可能出現供應短缺,導致國際市場供需失衡。而中國較為依賴大豆進口,或受到輸入性通脹影響。且大豆作為大宗商品也有一定的金融屬性,期貨等金融市場或放大價格波動,短期內造成通脹水平上漲。“不過,大豆在中國CPI、PPI中的比重相對不高,隨著中國對大宗商品的預期管理加強,目前中國通脹壓力相對可控,巴西乾旱導致的大宗商品價格波動對中國物價水平影響或偏向短期。”

  與此同時,一些利好因素一定程度上能夠對衝中國對巴西大豆的進口高度依賴。周誌偉告訴記者,首先,如若中美貿易談判進展順利,美國對華大豆出口有可能進一步回升;其次,中國大豆進口來源逐漸多元化,從阿根廷、烏拉圭、俄羅斯、烏克蘭、莫桑比克等其他國家進口大豆。

  通脹高企下經濟走勢面臨不確定性

  巴西利亞大學生態學教授貢薩爾弗斯(José Francisco Goncalves)表示:“乾旱將對全球商品價格產生影響,加劇通脹的同時降低巴西的GDP增速。”

  巴西近期乾旱導致電價上漲,進一步推高通脹。據悉,水力發電約占巴西總發電量的65%。巴西國家電網運營商(ONS)總幹事表示,乾旱將迫使該國更加依賴昂貴的熱電廠,來彌補減少的水力發電。

  巴西國家電力能源局(ANEEL)6月對消費者徵收6.24雷亞爾/ 100千瓦時的額外稅,這是有史以來最高的額外附加費。有電力市場高管指出,由於乾旱,今年巴西的現貨電價上漲了40%。

  與此同時,由於乾旱影響河流航運,商品運輸的成本上升。聖保羅大學農業學院 ESALQ物流研究協調員佩拉(Thiago Pera)指出,如果因水位下降阻礙了水運,企業將依託卡車運輸貨物;隨著柴油價格不斷上漲,貨運成本將有所增加。

  目前,巴西年化通脹率超8%,遠高於巴西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Copom)設定的管理目標中值3.75%。為抑製通脹,近期巴西央行2021年以來第三次加息,將基準利率調高至4.25%。

  加息有何利弊?王家璐指出,加息對於穩定通脹及彙率起到一定作用。自2021年3月加息以來,巴西雷亞爾兌美元彙率逐步回升,且由於美元走弱,巴西貨幣貶值壓力減小;但與此同時,加息將加劇巴西經濟的脆弱性。雖然美聯儲已經釋放“鷹派”信號,但短期內仍將維持超寬鬆政策,在此背景下巴西加息空間有限,過早進入加息週期或導致增長停滯、債務攀升等問題進一步顯現。

  周誌偉則表示,加息有利於穩定國內金融市場,抑製外資出逃;同時,對於巴西等主要依靠國內消費市場拉動經濟增長的拉美國家而言,在疫情期間失業率上升的背景下,加息將導致其國內消費動力更加不足。

  根據巴西地理統計局發佈的最新數據,巴西2021年第一季度失業率升至14.7%,創曆史新高。巴西央行行長內托(Roberto Campos Neto)預計巴西失業率將升至15%以上,花旗的經濟學家預計失業率將接近18%。

  “整體而言,在乾旱持續、通脹高企、疫情高位運行等多方因素影響下,巴西雖然第一季度GDP數據表現較好,但未來經濟複蘇是否可持續仍存在很大脆弱性。”周誌偉說道,經濟走勢短期取決於乾旱何時結束,長期則取決於以下因素:首先,疫情何時迎來拐點。在全球疫情相對趨緩的背景下,巴西疫情改善的跡象並不明顯;疫情控製對經濟至關重要,不僅會影響到本國生產和消費,也會影響外國投資者對巴西經濟的預期。其次,美國財政和貨幣政策走向。如若美聯儲採取加息,對巴西等投資水平不足、投資動力較弱的新興經濟體而言,將面臨更大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和巴西兩國貿易互補或者說供需關係吻合程度較高,在疫情衝擊下雙邊貿易逆勢增長。“未來,巴西如若能保障出口供應量,巴西和中國的貿易具備逐步增長的趨勢,這將有助於巴西實現經濟恢復。”周誌偉表示。

  王家璐則告訴21記者,中國和巴西在經濟方面存在一些相似問題,兩國在轉型過程中可互相借鑒經驗,在經貿及其他領域的廣泛合作將有利於雙方經濟的可持續增長。特別是在疫情衝擊及中美摩擦持續加劇的背景下,巴西將在經濟利益和地緣政治之間做出平衡。

  “中國不僅是巴西的重要經濟夥伴,也為其外交政策提供了更加豐富的選項,並在客觀上帶動了美國對於巴西的重視,從而使得巴西在與美國和其他大國在外交中處於更為有利的地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