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探,前路難探
2021年06月21日12:33

原標題:探探,前路難探

文/葛煜

編輯/大風

“左滑不感興趣,右滑為喜歡”,這是探探一貫以來的看臉式社交。但在使用過程中,探探卻不止喜歡就右滑,不喜歡就左滑這麼簡單。

為了探索商業化道路,探探做了不少看臉的生意。三年前被陌陌收購後,探探曾推出過VIP特權、查看誰喜歡我特權、超級曝光特權等會員服務,也上線過蒙臉聊天交錢偷看臉的閃聊功能。

但探探始終變現不暢、連年虧損。前段時間,探探索性推出5萬元/年的黑鑽會員,因高昂的會員費用與類似“選妃”般的服務內容遭到質疑。

一直以來,探探上的色情與詐騙等行為屢禁不止。有媒體曾報導探探上甚至有年齡篩選為16歲,以及“優先推薦學生”等選項,以冒充男神女神的微商產業鏈與戀愛騙局也比比皆是。

近年來,探探最基本的陌生人社交之路並不順暢。探探還在講看臉故事時,以Soul、Uki和輕聊等為首的“後浪”正在崛起,它們以更高效、更方便的行為為用戶進行匹配,分食掉探探的流量。

內憂外患之下,與陌陌磨合三年後探探的創始人王宇與潘瀅於今年5月出局,陌陌CEO王力兼任探探CEO。但探探的商業化之路始終不明朗,即便中途換人前路依舊難探。

變現不暢

“把探探打造成公司新的增長引擎”,陌陌收購探探時,陌陌創始人唐岩曾說道。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探探走上了探索商業化變現的道路。

那時,探探的增值付費內容有三類,分別為VIP特權、查看誰喜歡我特權、超級曝光特權,不少功能都需要購買會員才能實現。但增值服務的營收結構單一,且容易受付費用戶流失與用戶規模的波動,為探探帶來的收益甚微。

根據陌陌曆年的財報數據顯示,探探一直處於連年虧損的狀態。2019年第一季度探探的運營虧損為6.046億元、2020年第一季度探探的運營虧損為1.719億元、2020年第四季度探探的運營虧損為5310萬元。

眼看變現之路一直不暢,探探前段時間索性一次性推了個5萬元/年的黑鑽會員。在這之前,探探最貴的會員收費是720元/年,黑鑽會員則是整整貴出了70倍。因價格高昂與服務內容飽受爭議,黑鑽會員被網友們吐槽“我如果用五萬塊錢買會員還會用探探嗎”、“這和古代皇上選妃有什麼區別”。

黑鑽會員的簡介

如此大費周章的黑鑽會員服務,探探其實賺的還是“看臉”的錢。

為了賺錢,探探打破了一直以來的匹配機製。原先互相喜歡才能匹配聊天,黑鑽會員不用對方喜歡就能直接聊天。原本用戶必須上傳五官清晰的正面照為頭像,黑鑽會員卻可以選擇不用個人頭像和不填個人信息。

探探曾稱在算法和AI部分做了相當大的投入,此次黑鑽會員服務是系統會用人工+AI為用戶智能推薦理想型用戶,也會給用戶在理想型用戶的界面里做強曝光的推薦。

這項昂貴的會員服務被探探稱為“極致社交體驗,只為精英的你”,用戶能得到官方認證的精英身份。這也意味著有了黑鑽會員後,有錢人能直接在這裏“選妃”,不想努力的人也能直接找到“大腿”,探探的道德底線又下滑了一個level。

黑鑽會員私人管家聊天截圖

不過,這個黑鑽會員也不是普通用戶能開的。只有之前是超級VIP用戶才會收到開通邀請,收到邀請後需要添加“黑鑽會員私人管家”提交申請表,由人工審核通過後才能付費購買。

此前,探探曾在2019年上線了閃聊功能,用蒙臉聊天繼續講“看臉”的故事。用戶使用閃聊時如果想直接解鎖對方頭像,可以購買“偷看”特權。用戶在用完10次閃聊機會後,也可以購買更多的次數。

探探上線視頻是在2020年,也就說在2020年以前探探的主要收入來源還是增值服務收入,收入來源單一。

直奔變現的三年時間里,探探始終變現不暢。

探探變天

付費用戶流失、用戶規模減少,這些足夠讓探探感到焦慮。

潘瀅曾公開表示,截至2020年12月探探累計註冊用戶數已經突破了4億。但實際上,探探在2019年用戶數3.6億時,付費用戶數隻有不到450萬人。

被陌陌收購的第一年,探探付費付費用戶在2019年Q1達到過歷史峰值的500萬,隨後探探的付費用戶出現流失的情況,從歷史最高的500萬,減少至當前的350萬。

除了主營業務增長乏力,探探面臨著用戶留存的巨大壓力。Soul、Uki和輕聊等同類別陌生人社交“後浪”正在崛起,用更簡單高效的匹配方式瓜分著探探的市場。

陌生人社交APP眾多

陌陌CEO王力曾說“作為社交產品的陌陌,它的危機是失去創新,失去對不同環境下用戶社交行為變化和體驗的把握。”這句話用在探探身上依舊成立。

不同於探探需要左右滑屏幕來達到用戶匹配,Soul等平台通過算法、標籤、玩法不斷降低了用戶參與篩選的成本,更快速地把合適的陌生人進行撮合。比如,Soul會根據用戶的靈魂測試來進行匹配,還有戀愛鈴、群聊派對、語音匹配等功能,用戶即刻就能匹配聊天。

另一邊,Uki也將目光瞄準了年輕人,強調用興趣做陌生人社交。即便比探探晚四年上線,Uki很快就達到了百萬級別的日活躍用戶數。在功能上,Uki也是採用更為簡單便捷的文字匹配與語音匹配。

面對洶湧的Soul和Uki等新陌生人社交平台,探探措手不及。如今,Soul的月活達到3320萬、營收迅速增長,即將赴美上市,Uki也緊追其後。

外部對手環繞,探探內部也充滿變動。

前不久,與陌陌一起走過三年磨合期的王宇和潘瀅正式出局。陌陌今年5月宣佈稱,探探創始人王宇和潘瀅已退出公司具體管理事務,陌陌集團CEO王力將暫時兼任探探CEO一職,探探團隊仍將繼續保持獨立運營。

王宇和潘瀅

對此,外界猜測陌陌將會繼續大力推進探探的商業化進程。此前,王宇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陌生人社交是一個日活3000萬-5000萬的盤子,真正做到把這個人群吃透,再去做更廣泛的商業化也不晚。

探探連年虧損與變現不利,並非是對商業化克製的原因。即便陌陌全盤接手探探,也不一定能改變局面。況且,目前探探面對的不僅是自身變現不暢的難題,更多是要解決用戶留存等棘手問題。

戒不掉灰產

陌生人社交軟件總避不開色情與詐騙,探探一直是灰色產業鏈的溫床。

前年,探探曾在Android市場與Apple應用商店先後被下架,有消息稱下架原因或與傳播淫穢色情有關。探探迎來下架風波之前,南昌晚報曾報導稱,有用戶利用探探平台發佈網絡招嫖信息,“涉黃用戶把招嫖的微信號和QQ號發佈在頭像和簽名上”。

屢禁不止的灰色地帶能一直存在,絕對離不開平台監管的失缺。

在探探的系統設置中用戶可以設置搜索距離,精準篩選出距離自己1km以內的異性。不過,只需付費開通VIP會員,用戶就可以使用虛擬定位功能,將自己偽裝到一個新的地方。

有媒體曾報導稱探探還有“優先推薦學生”的選項,雖然使用該功能需要認證用戶同樣也是學生,但是這個功能難免會被有心人利用。同時,探探還提供了年齡區間篩選,選項中甚至有16歲的選項,雖然官方宣稱必須年滿18歲才能使用,但也只是由用戶自行填寫生日,沒有對用戶身份進行任何驗證。

探探上的相關功能

探探不僅是色情的溫床,微商產業鏈與戀愛騙局也叢生。

有時候,用戶眼中的男神往往是微商。他們會用一些帥氣陽光的自拍照作為頭像,個性簽名通常是渴望找到另一半、渴望婚姻相關的。聊過天互相加了微信後,微商就會以“朋友那裡很多奢侈品一手貨源”來跟受騙者推薦產品,這些產品其實都是從華強北進貨。

據瞭解,一些電商平台會提供探探的一系列軟件腳本服務,價格從幾十元到幾百元不等,一個賬號可以導流300多個客戶。還有探探的分身服務,一個手機能最多開七個探探的分身。

探探引流腳本介紹

與微商類似,探探上很多騙局未必是真人。鉛筆道曾披露,去年9月,在探探上有人使用自動化程式,利用男性的自尊心、虛榮心和色心,用些小圖片批量向認識不久的好友“騙取”紅包,非法所得十分驚人。

照目前來看,探探勢必想要在商業化探索的道路上攻下一城。但5萬元/年的黑鑽會員已經撲街,以前的商業化嚐試成效也很一般,加上更多陌生人社交新玩家用比探探更方便、更高效的方式做用戶匹配,平台上色情與詐騙共舞的探探,前路難探。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