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薪、關店,宜芝多2000多萬提貨券怎麼辦?創始人蔡秉融現身:正尋求資金復工復產
2021年06月21日10:02

原標題:欠薪、關店,宜芝多2000多萬提貨券怎麼辦?創始人蔡秉融現身:正尋求資金復工復產

  “這個父親節有些不同往常,早早定好的父親節蛋糕,只能用圖片的形式傳達祝福,連同蔡師傅深深的歉意。”昨天上午,在宜芝多的多家門店關門若干天之後,其官方公眾號發出了一條父親節的推送。超出以往數倍的閱讀數,是消費者對手中提貨券能否使用以及品牌何去何從的關切。

  昨天,宜芝多創始人、總經理蔡秉融接受了記者的採訪,承認因為拖欠員工三個月工資及近一年社保,導致生產部門停產,上海30多家門店停業,但他正在努力尋求方法復工復產,希望引入資本後重新開出部分門店,消化提貨券,逐步恢復經營,重塑品牌。

  今天,閔行區相關政府部門也約談了蔡秉融,商討數千萬提貨券的後續處理問題。

資金鏈斷裂導致閉店

  “到6月15日,我們拖欠了200多名員工的三個月工資,社保也斷交近一年了。員工停工後,工廠停產,上海門店因此閉店了。”坐在記者的面前,蔡秉融承認,從2020年開始,宜芝多陷入資金危機,目前拖欠員工800多萬元的工資,以及供應商的貨款,導致如今的閉店危機。

  開店速度太快,疫情收入銳減,是宜芝多資金鏈斷裂的主要原因。2016年,宜芝多與上海申通地鐵集團簽訂“百店計劃”戰略合作協議,加速在上海地鐵站內的門店拓展,同時投入資金擴充生產能力。兩三年間,宜芝多開出105家地鐵門店,75%的營收都來自於這些門店。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發後,對宜芝多的營收打擊慘重。在疫情最嚴重的2、3、4月,地鐵客流量銳減,基本沒有營收。5月復工後,地鐵客流量逐步恢復,但消費者戴著口罩匆匆而過,門店經營仍未恢復。蔡秉融說,2019年,宜芝多的營收超過3億元人民幣,但在2020年慘被腰斬,僅為1.5億元。

  受疫情影響,去年宜芝多現金流已經出現問題,迎來一波關店潮,在上海地區關店70餘家。在銀行不予貸款的情況下,蔡秉融賣出了自己名下的房產,卻依舊沒能補上資金缺口。他也接觸了幾位投資人,但最終因為種種原因,沒能成功融資。

老牌麵包店落伍了

  “這兩天我不斷收到老同事、老朋友還有供應商的電話和微信,他們都在鼓勵我撐下去。”採訪中,蔡秉融不時翻出他的手機頁面,向記者展示剛剛收到的微信,他還不斷進入宜芝多的官方微信,翻看消費者的留言。

  “1992年我來到上海,當時只有26歲,第一份工作是瑞金賓館麵包房的麵包師傅。1999年,我用100萬元在上海創業,創立了‘宜芝多’這個品牌。22年的心血,真的不捨得放棄。”這兩天,蔡秉融一直在反思,為什麼宜芝多會走到今日,老牌麵包店是何時落伍的。

  創立之初的宜芝多,獨領風尚之先,原創的北海道香濃吐司一炮而紅,儘管售價不菲,卻依舊受到上海消費者的喜愛。但近年來,新生代消費群體逐漸成為主流,現烤現賣的模式興起,網紅品牌更擅長製造話題,烘焙、茶飲、咖啡紛紛推出跨界玩法,“互聯網+”也殺入局中……面對挑戰,宜芝多沒有抓住消費升級的機遇,反而“下沉”到地鐵,將自己限製在了預包裝麵包中,注重體驗感的年輕消費者聞不到“奶油香”和“小麥香”,自然抓不住他們的眼球。再加上擴張速度過快,以及疫情爆發的不可抗力,宜芝多難抵風險。

尋求融資後復工復產

  如今,消費者最關心手裡的提貨券能否使用,或者給予賠付。對此,蔡秉融回應,自己沒有玩消失,正在想辦法復工。

  “從2016年至今,我們發了近5000萬的提貨券,目前還有2000多萬沒有使用。當務之急,是盡快復工復產,讓消費者能夠使用提貨券,也盤活我們的經營。”他告訴記者,正在尋找有實力的投資者,希望拿到融資後重啟經營,先召回一部分員工,再重開8到15家門店。“大概需要4000萬,宜芝多就能活下來。”

  “下半年有月餅季和各種節慶,是烘焙業的旺季,撐到這時候,我們的現金流就能得到紓解。”蔡秉融說,如果能熬過這次危機,宜芝多必須轉型,包括保留一部分的現烤麵包店,開放員工加盟;開拓線上渠道;轉型蛋糕+咖啡的精品店;為大客戶做代工等。

  “目前有兩成的供應商願意以股抵債,支持我們經營下去,但這還不夠。希望有‘天使’出現,幫助宜芝多走出危機。”如果沒有“天使”呢?面對記者的追問,他坦言,那就必須面對最差的情況。

  新民晚報記者 張鈺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