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與“德爾塔”正面交鋒!新冠變異毒株帶來哪些挑戰?
2021年06月21日17:33

  原標題:我國與“德爾塔”正面交鋒!新冠變異毒株帶來哪些挑戰?

  新華社廣州6月21日電 題:我國與“德爾塔”正面交鋒!新冠變異毒株帶來哪些挑戰?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馬曉澄、王琳琳、徐弘毅

  最早在印度發現的新冠病毒變異毒株“德爾塔”(Delta)繼在廣州引發本土疫情後,近日又在深圳、東莞引發本土疫情。

  多名專家認為,“德爾塔”是目前所發現變異毒株中傳播力最強的,同時具備潛伏期短、病毒載量高、發病進程快等特點。這種變異毒株會為疫情防控帶來哪些挑戰?如何進行應對?

  我國與“德爾塔”毒株“正面交鋒”

  目前已被世衛組織標記為“需要關注”的變異毒株有4種。其中,最早在2020年10月於印度發現的B.1.617.2毒株“德爾塔”近期尤為引人關注。

  在全球範圍內,“德爾塔”的傳播速度正在加快。6月18日,世衛組織首席科學家蘇米婭·斯瓦米納坦在日內瓦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德爾塔”正在成為全球新冠疫情中的主要流行毒株。據世衛組織6月15日發佈的全球新冠疫情週報,“德爾塔”變異株已傳播到全球80多個國家或地區。

  近期,“德爾塔”也在廣州、深圳和東莞引發了疫情。

  據廣州市衛生健康委員會6月21日通報,5月21日至6月20日,本輪疫情中廣州市累計報告153例感染者。

  6月14日,深圳報告寶安機場海關工作人員薑某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薑某曾負責6月10日由南非約翰內斯堡入境深圳的CA868航班旅客的流行病學調查。6月18日,深圳報告兩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其中一例是在南山區後海航天科技廣場A座工作的蕭某,其重點活動軌跡中包括了機場交通中心;另一例是在寶安機場一家餐廳工作的員工朱某。

  據深圳市政府新聞辦在6月19日晚召開的發佈會上通報,6月18日和19日,深圳市疾控中心完成了朱某、蕭某的新冠病毒基因測序,發現二人攜帶的病毒與CA868航班輸入的16例陽性病例和6月14日報告的確診病例薑某均高度同源,均為“德爾塔”變異株。深圳市有關部門根據流行病學調查情況、核酸檢測和病毒基因檢測結果初步判定:此次深圳疫情為一起境外輸入關聯的新冠肺炎疫情。

  東莞市6月18日通報,家住東莞市南城街道百悅尚城小區的李某某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據瞭解,李某某與深圳通報確診的病例蕭某為夫妻,基因測序結果也顯示,李某某所感染病毒的基因組序列與其丈夫蕭某所感染病毒的基因組序列高度一致。20日晚,東莞通報當日新增1例新冠肺炎本土確診病例,為就讀於廣州新華學院東莞校區的學生賈某某,系18日確診病例李某某的密切接觸者。

  在此之前,國內已經有多次跟“德爾塔”交鋒的經曆。廣西壯族自治區衛生健康委員會5月17日通報,在越南考察的5名中國公民經廣西憑祥友誼關口岸回國後,確診感染了“德爾塔”變異株。4月25日,浙江舟山市在某船廠錨地靠泊修理的中國香港籍船舶上,發現11名感染了“德爾塔”毒株的船員。

  《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週報(英文)》5月1日網上刊發的一篇論文披露了3例從重慶入境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經基因組測序發現這3例確診患者感染的病毒為“德爾塔”,推測感染可能發生在印度。

  “德爾塔”毒株傳播力強、病毒載量高,疫苗仍有保護作用

  多名專家認為,“德爾塔”毒株具有傳播力強、潛伏期短、病毒載量高、病情發展快等特點,對疫情防控帶來挑戰。

  ——傳播力強。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馮子健說,從廣州本輪疫情的病例情況看,“德爾塔”變異株病毒的傳染性和傳播能力顯著增強。此外,潛伏期或者傳代間隔縮短,在短短的10天內就傳了五六代,病毒的傳播速度在加快。感染者的樣本PCR檢測病毒結果顯示,病毒載量有顯著增加的特點。

  “現有的研究數據顯示,這個變異毒株的傳播能力比較強,是目前世衛組織已經確定的幾個‘需要關注’的變異株里傳播能力最強的,比過去老的毒株傳播能力提高了1倍,比在英國發現的毒株傳播能力提高了40%多。”馮子健說。

  ——病毒載量高。6月14日發表在《柳葉刀》上的一項大規模研究顯示,來自英國愛丁堡大學領導的研究團隊通過研究蘇格蘭的感染病例後發現,與感染於英國最早發現的“阿爾法”(Alpha)變異毒株的人相比,感染“德爾塔”變異株的人群住院風險要高出1倍。

  國務院聯防聯控機製綜合組廣東工作組醫療救治組專家、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管向東表示,此次廣州疫情中患者發病以後轉為重型、危重型的比例比以往高,而且轉為重型、危重型的時間提前。患者的CT值非常低,CT值越低就表示體內病毒載量越高,患者核酸轉陰所需要的時間延長。

  ——可能存在免疫逃逸現象,但現有疫苗仍有保護作用。馮子健表示,國際上研究顯示,這個變異病毒可能有一定的免疫逃逸現象。但是,現有的幾種疫苗對這個變異病毒都仍然有可觀的免疫效果。

  “從這次廣東的疫情來看,確診病例裡面沒有接種過疫苗的人群,轉為重症或者發生重症的比例顯著高於接種疫苗的人,這表明,接種以後對變異毒株仍然有免疫作用。”馮子健說。

  6月12日網上刊發的《中國疾病預防控製中心週報(英文)》上的一篇論文分析了接種疫苗對感染了“德爾塔”毒株病例的影響。論文披露,3例從四川入境回國後確診感染“德爾塔”毒株的病例中,2例此前已經接種過疫苗,1例未接種。研究表明接種疫苗的病例與未接種疫苗的病例相比呈現三個特點:從確診到產生抗體陽性的時間短、CT值高、住院時間短。

  加強源頭管控,加快疫苗接種

  我國進入疫情常態化防控以來,國內多地先後出現過本土傳播疫情,經溯源調查發現,均與境外輸入病例和進口貨物有關。專家分析,這說明我國目前面臨的風險仍然是境外輸入,我國仍然處於“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常態化防控階段。

  “當前,首要任務仍然是強化落實各項防控措施,包括非疫苗的公共衛生干預措施,同時加快疫苗接種,採取綜合措施阻斷廣東疫情傳播。”馮子健說。

  在管控源頭上,受訪專家建議對重點人員增加核酸檢測頻次。一些國家和地區曾出現了核酸檢測不靈敏而導致的假陰性個案,給疫情防控帶來被動。為了減少此問題的發生,應該考慮增加核酸檢測頻次。

  另外,一旦遇到“德爾塔”變異毒株的流行,就要做到“三個加”,即流行病學調查要加速,核酸檢測頻次要加量,防控措施要加碼,不能有絲毫鬆懈。

  中國疾控中心免疫規劃首席專家王華慶表示,預防新冠肺炎最好的辦法還是接種疫苗,通過接種疫苗,如果人群當中有免疫力的達到了一定的閾值,就可以降低新冠的流行強度或者阻斷它的流行,以達到降低感染率、降低重症率、降低病死率的目的。

  多家中國疫苗企業負責人表示,已經做好了應對突發重大變異研發新型疫苗的準備,一方面可以迅速開發出針對變異株的疫苗,使變異株疫苗與現有疫苗相互序貫進行使用,另一方面也可以將新開發出的變異株疫苗與現有疫苗作為多聯多價疫苗進行注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