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多少廣東猛男被樹葉砸傷?
2021年06月20日19:25

  原標題:到底有多少廣東猛男被樹葉砸傷?

  來源:瞭望智庫

  文 | hikaru

  不久前,廣東佛山一男子被街邊樹葉砸傷,上了熱搜。

  看到這個標題時,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滿頭問號並準備好了兩百字的吐槽。

  點開圖之後才發現,是我錯了。。。。。。

  砸傷成年男子的,不是你夾在日記本做書籤的那種嬌弱的葉子,而是長度以米計算的重型兵器。

  1

  摘葉飛花,皆可傷人

  大王椰子樹,屬於棕櫚科王棕屬喬木。體型高大,成年後約有10-20米,葉羽狀全裂,弓形並常下垂,長約4-5米,重量可達十幾或幾十斤。

  因為樹形優美,四季常青又耐蟲病,因此在兩廣地區常用作道路兩旁的綠化樹。

  可就是這麼看起來憨憨的傻大個,每年雨季來臨之時也存在很多不可控的風險。

  大王椰子的樹葉老化枯萎後,會自動脫落。這就很容易隨機產生幸運路人,慘遭爆頭。

  你琢磨琢磨,這麼一顆形如高達的椰子樹上,隨便掉下點什麼都夠你喝一壺的。更何況是吸收了雨季水分,自重達幾十斤的王霸級樹葉呢。

  片葉沾身後,輕者開瓢昏迷失憶,重者直接就和這個美麗的世界告別了。

  近幾年,僅在兩廣地區,這種大王椰子樹欠下孽債已經罄竹難書。

  2012年7月,廈門兩名女生在江頭郵電局門口被大王椰樹樹葉砸傷,其中一人當場暈倒。

  2014年,台北的蔡先生在仁愛路飆車時,突然眼前一黑摔倒在地。等他醒來時,已經躺在和自己身高一樣長的椰子樹葉旁了。

  被砸成手臂骨折的蔡先生,事後還患上了PTSD。據他透露,傷好後飆車都要繞過仁愛路。

  2017年,廣東番禺一位老婆婆被大王椰樹的落葉砸傷頭部。半個月後,花都區一名騎電動車的女性被砸翻在地。

  除了無辜的路人外,連停在道路兩邊的機動車也成了大王椰子樹重點“打頭”的對象。

  2013年,廈門某小區外停放的一輛私家車,被一片2米多長的樹葉透過玻璃插入車內,幸好當時車內無人。

  轉年6月,距離上次事故不足幾十米的位置,又一輛私家車慘遭樹葉爆頭。

  以上這些因大王椰子樹引起的糾紛,譜寫出了半部兩廣人民的意外傷害史。

  2

  傷人於無形的綠化水果

  在四季果香飄滿地的兩廣地區,道路兩旁的綠化帶堪稱所有水果忍者的精神故鄉。

  除了常見的芒果、龍眼、釋迦、木瓜外,成串的香蕉、碩大的菠蘿蜜,頂風香一里地的榴蓮,都讓在冬天只能嘬凍柿子過癮的北方人羨慕不已。

  飄香的水果,有時也潛藏殺機。

  1665年(也可能是1666年,誰知道呢),在英國的伍爾索普莊園,一顆成熟的蘋果從樹上掉落,有幸砸中了艾薩克·牛頓爵士,後來發生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如果當時砸到牛頓頭的是椰子,那經典物理恐怕就要倒大黴了。

  據說,保險業每年理賠的椰子砸死人案件比鯊魚吃人要多上十幾倍,這一數字準確性雖然存疑,但椰子奪命絕不是開玩笑。

  2016年,掉落的椰子把路過的海南海口的一名2歲小女孩砸成了腦震盪。

  2018年,正在海口萬綠園鍛鍊身體的八旬阿公,被迎風吹來的椰子砸中後腦勺,頓時鮮血就染紅了身上的衣服。幸好經過及時救治,阿公所有生命體徵正常。但我猜,這次驚嚇給老大爺心理上造成的傷害更加嚴重。

  2019年,和爸爸準備去喝茶的14歲少女小晨,剛剛停好電瓶車就遭到了四個椰子的連續擊打。

  雖然沒有出血,但小晨一個頭暈目眩,眼冒金花就暈坐在地。

  某品牌椰汁號稱可以從小喝到大,但如果不幸和樹上掉下來的成熟椰子親密接觸,你可能就沒有機會繼續長大了。

  上世界60年代,一名在夏威夷海灘上曬太陽的美國遊客,被大風颳來的一隻椰子砸中身亡。

  隨後,死者弟弟一紙訴狀將州政府告到夏威夷州法院,並拿到了1000萬美元的賠償金。

  錢一到位,大批等候躺著拿錢的遊客開始在椰子樹下聚集,並祈求上帝能賜予自己一個拿到賠償金的機會。

  短短幾日,夏威夷海灘空了,州政府慌了,椰子樹不夠用了。

  沒辦法,為了杜絕再次產生幸運遊客,夏威夷州政府最終組建了收割大隊,一個不留的把海灘上還沒滿月的小椰子們悉數砍掉。

  時至今日,夏威夷的海灘上“不孕不育”的椰子樹還是一道靚麗的風景。

  作為“打頭”殺手中的新貴,急著上分的芒果這兩年也引發了不少血案。

  泉州的小陳,2018年正常出門上班時,在豐澤廣場旁被一個芒果迎面砸中。當下他就感覺有個黑影子在右眼前面緩慢下線。

  感覺眼睛不舒服的小陳,在附近醫院開了瓶眼藥水應付了過去。誰知道幾天后,病情發展到目不視物的小陳被醫生通知需要緊急手術。

  原來被芒果砸到下線的是他的視網膜!

  在進行了右眼玻璃體切除及視網膜脫離複位等聯合手術,小陳的右眼恢復了視力,但他也同時患上了芒果恐懼症。

  廣東的一對夫妻,去年也被芒果砸的人仰馬翻,傷勢還都不輕。可怕的是,當天砸中他們的不止一個芒果,而是一片芒果。

  就在這個路段,每年到了成熟期都會發生芒果傷人的“大概率事件”。就在採訪取材時,忘了帶裝備的記者手臂上也被砸出了一塊勞力士。

  為了避免成熟的綠化水果再傷人,廣東地區的環衛部門不得不提前將道路兩邊的果樹薅乾淨。

  在“打頭界”具有體重占比優勢的菠蘿蜜,算是重量級的一把好手了。

  在自家小區飯後百步走的小謝,被一個碩大的黑影撲面擊中後,當場昏迷不醒。

  醒來後已經在ICU的小謝,此時才明白原來自己被一顆5公斤的成熟菠蘿蜜打成了腦震盪。

  萬幸的是,打中小謝的菠蘿蜜還未全部成熟,不然他的腦袋可能和這些被砸的私家車一樣,後果不堪設想。

  看完了這些血淋淋的案例後,除了會飛的蟑螂、三寸長的大蝸牛之外,隨時喜從天降的水果盲盒已成為北方人的南方新噩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