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蒸發200億,創始人重新出山 呷哺呷哺會不會“變便宜”?
2021年06月19日10:36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侯雋 | 北京報導

  炒掉高管、業績暴雷、創始人親自出山,曾經在電視劇中的橋段成為連鎖火鍋品牌呷哺呷哺現實中的一系列動作。

  6月14日晚間,呷哺呷哺餐飲管理(中國)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呷哺呷哺”)發佈公告稱,董事會決定召開股東特別大會以罷免趙怡的執行董事職務。

  關於趙怡的職務變動在5月已發生過一次。5月21日,呷哺呷哺發佈公告,宣佈解任趙怡作為行政總裁的職務,理由為“若干子品牌表現未達到董事會預期”。董事長賀光啟獲委任為行政總裁。

  加上之前離職的呷哺呷哺旗下湊湊的品牌CEO張振緯和其他幾位高層,巨大的人事動盪讓呷哺呷哺的股價從2月11日的27.15港元持續下跌至6月18日的8.30港元,4個月內股價跌了七成,市值蒸發200多億港元。

  這個讓曾經讓海底撈等一眾火鍋明星都得叫一聲“大哥”的平價連鎖火鍋品牌到底發生了什麼?

呷哺呷哺門店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侯雋 | 攝
呷哺呷哺門店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侯雋 | 攝

  是“卸磨殺驢”還是另有隱情

  “集團建議罷免的理由為,趙怡的管理方式及理念與董事會其他成員存在重大差異,且允許趙怡繼續參與本公司的管理,將不符合本公司及股東的整體最佳利益。”相對比其他上市公司的高層變動,呷哺呷哺發佈的解聘公告顯得非常“不留情面”,不僅對往昔業績一個字也沒提,而且措辭相當嚴厲,這在上市公司解職高管曆史上極為少見。

  “原始出身的高度決定了眼界改變的時間進程。”被解僱的趙怡在自己的朋友圈對昔日老東家也沒客氣。

  在2020年接受《中國經濟週刊》採訪時,時任行政總裁的趙怡談起呷哺呷哺董事長賀光啟時,還充滿讚譽。“董事長是一個有夢想的人,用你們年輕人的話來說就是有情懷,我希望可以幫助他把呷哺做成第二個麥當勞或者肯德基。”

  也許,彼時雙方都沒想到會用如此不體面的方式分手。

  資料顯示,趙怡曾從事證券投資行業,先後擔任聯合利華服務有限公司商務經理、索尼愛立信零售運營總監及麥當勞北區財務總監。她在2012年受賀光啟邀請擔任CFO;僅僅兩年後,即2014年,呷哺呷哺就在港交所成功上市。

  2019年8月,呷哺呷哺公告稱,集團首席財務官趙怡已獲委任集團行政總裁,呷哺呷哺認為,憑藉趙怡的背景資曆及於集團的廣泛經驗,本集團將可從中受惠。董事會亦認為委任趙怡擔任上述職務將有助於促進本集團發展。

  很多網友認為如此解聘一個美女總裁,顯示出資本家 “卸磨殺驢”,非常無情。不過,也有網友提出,從財務數字上來看,在趙怡在任行政總裁期間,呷哺呷哺的業績確實不甚理想。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認為,像呷哺呷哺這樣公開雙方分歧的方式屬於極端化處置,說明雙方關係已到冰點,甚至還可能存在激烈交鋒。結合呷哺呷哺的業績表現和之前高管離職,都說明其內部問題嚴重,所以才選擇如此激烈的方式。

呷哺呷哺創始人賀光啟(左)與前行政總裁趙怡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侯雋 | 攝
呷哺呷哺創始人賀光啟(左)與前行政總裁趙怡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侯雋 | 攝

  實際上,雙方不合早有端倪。

  2021年初賀光啟和趙怡同框接受媒體採訪曾表示,對子品牌業績並不滿意,自己將會有70%~80%的工作重心放在企業後台上,包括集團資源整合、薪酬製度調整、開放內部合夥方式、文化建設和人員培養、以及晉陞渠道設計等。

  更為微妙的是,2020年10月28日,權益披露信息顯示,趙怡以每股13.77港元均價,減持呷哺呷哺91.28萬股股份,套現1256.93萬港元。2021年1月、4月,趙怡兩度減持,套現合計約3000萬港元。

  6月1日,賀光啟在集團內部發出“致全體夥伴們的一封信”,稱2021年上半年呷哺集團內部經曆重大人事變動,屬於“對於不適合的人進行適當的流動”。

  從台灣小清新到年輕人嫌棄

  當然,呷哺呷哺股價頹勢也不全是因為高管減持,機構減持也是其股價大跌的重要因素。

  2021年3月,高瓴資本將旗下兩大基金合計持有的近1.14億股呷哺呷哺股份全部清倉;同期,摩根士丹利也將持有的1.04億股減持到0.12億股,持股比例由9.25%降至0.93%。

  此外,中金公司分析師林思婕、郭海燕也在研報中表示呷哺呷哺品牌恢復乏力、開店空間存在不確定性,因此下調評級。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對《中國經濟週刊》記者說,現在是呷哺呷哺的至暗時刻,作為最早上市的火鍋企業,呷哺呷哺最大的問題是在服務上沒有差異化,品質不行,供應鏈和品牌調性也一般。

  “呷哺呷哺不是沒有努力,但是在主業不強的情況下,難以做好子品牌。必須先做強主品牌,在品質、供應鏈、場景、服務體系和客戶粘性等方面進行提升。因為時代變了,在新生代逐漸掌握消費主動權的情況下,呷哺呷哺陷入了品牌老化和轉型困境,老一代消費者消費需求變遷,呷哺呷哺至今還沒有找到與新一代消費者溝通的方式。”

  實際上,很多網友都吐槽,呷哺呷哺越來越貴,經常更換菜單,已經看不到曾經物美價廉的精品肥牛套餐,毫無吸引力。

  一份肥牛套餐,一份蔬菜套餐,搭配湯底和調料,加上 U型設計的吧檯讓顧客們都是彼此互不幹擾的陌生人,對單身人群或者社恐也很友好,此前的呷哺呷哺一度成為白領和大學生們最愛的火鍋店,巔峰時期翻檯率能達到7倍。

  有業內人士稱,門店大幅擴張,不斷增加的成本,尤其是湊湊的成功,進一步刺激了呷哺呷哺衝擊中高端市場的野心。

  2017年,賀光啟在上海宣佈呷哺呷哺從“快餐”轉型為“輕正餐”,以“火鍋+茶飲”的組合來打造“火鍋界中的星巴克”。

  目前在呷哺呷哺的店裡,“一人一鍋”吧檯桌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多人的座位。升級之後的呷哺呷哺內飾裝修看起來高級了,但客單價也更貴。向上比不過海底撈,向下性價比不如單人火鍋外賣,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不再選擇呷哺呷哺。

  朱丹蓬認為,呷哺呷哺的“一人一鍋”模式已經不再新鮮,因此不僅在資本市場疲態盡顯,在消費市場也不再受青睞。

  財報顯示,2017—2019年呷哺門店總數分別為759、934、1022家,而2020年,呷哺呷哺的門店總數為1061家,增速大幅降低。

  現在,創始人賀光啟重新披甲上陣,他宣佈了多項改革政策,表示改革主要聚焦在人員、資源、技術等領域的整合,也將一改湊湊品牌自創立以來運營相對獨立的狀況。

  他能帶領呷哺呷哺打一場翻身仗嗎?

  責編 | 周琦

  版式 | 孟凡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