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債的“90後、00後”日益增多 他們在網上抱團自救
2021年06月18日05:51

  原標題:“負債青年”的網絡抱團自救

  在北京工作的90後陳亮,總感覺口袋里的錢不知不覺就花掉了。只要花唄、借唄、信用卡有額度,他就覺得自己還有錢,結果越貸越多,讓他加入“英年早負”的大軍中。

  隨著層出不窮的借貸陷阱、無節製的超前消費引導,像陳亮這樣背負著“負債青年”標籤的90後、00後日益增多。

  為了擺脫越陷越深的債務泥潭,負債青年們在網絡上展開了抱團自救。在豆瓣網,一個名為“負債者聯盟”的小組,成立1年多時間就吸引了4萬多人。在知乎上,名為“負債青年”的圈子有2365人加入。此外,還有“努力還債聯盟”“90後負債交流”等討論組層出不窮。

  這些網絡社群內不斷更新的帖子裡,青年們傾訴著自己的掉坑經曆,互相宣泄欠債壓力,交流討論該如何應對催債電話以及怎樣跟平台協商,或是列出還款計劃,彼此監督以期能早日“上岸”(意為改邪歸正、還清貸款——記者注)。

  越滾越大的債務壓力需要有個釋放出口

  在廣西南寧上學的大三學生劉越去年疫情在家期間,父母沒有給他生活費,他卻像往常那樣不斷買衣服、鞋子和送女朋友禮物。開學後,為了購買一部價值近6000元的新款手機,他向至少4個網貸平台和朋友求助,結果以貸還貸導致債務越滾越大,僅僅1年多,他的債務總額就達到了3萬多元。

  負債後的劉越脾氣變得暴躁,經常怨天尤人,總想逃避。每次借貸平台發來還款提醒消息,他總是情緒極不穩定,甚至一度懷疑自我價值,焦慮、失眠也接踵而來。

  劉越向女友坦白他的債務危機後,女朋友因為不想他有負擔而不敢約他外出吃飯、遊玩,女友主動提出幫他還錢,劉越又拉不下面子,兩人為此經常爭吵。

  感覺無處傾訴的劉越在網絡搜索時,無意間發現了“負債者聯盟”的小組,組內也有很多同樣遭遇網貸套路的年輕人。看到很多同齡人也經曆著負債後的焦慮,糾結著是否該向家人坦白時,劉越頓時覺得心裡的壓力釋放了不少,也讓他多了一些面對現實的勇氣。

  今年5月,劉越終於決定向父母坦白他的負債情況,父母核實了他的借貸流水後,幫他還清了所有欠款並關掉了所有借款平台。

  27歲的汪敏在廣東深圳工作,因為超前消費,而工資不足以支撐還款,她在各平台上的欠債達9萬元,後來在家裡人的幫助下,加上自己節約攢錢,終於還清欠債。近1年的煎熬過程中,上網分享自己的還款進度記錄成了她紓解壓力的一個渠道。

  此前,汪敏總認為“花唄的錢就是自己的錢”,超前消費不過是提前享受,但經曆了負債的壓力,她感到深深的“後悔”,雖然用預支的錢換來一時購物的快感,但她卻為此付出了更大的代價——比如機會。

  去年4月,有一家初創公司向汪敏發出邀約,儘管工作崗位是她喜歡的,但考慮到公司創業之初收入不太穩定,為了每月還債她不得不推辭了對方的邀約。她感歎道:“哪怕當時我有2萬元的積蓄,我都會獲得一次非常難得的轉行機會,因為負債,我錯失良機。”

  汪敏在網絡分享中寫道:一個有規劃的人,應該相信自己的人生有更高的地方要走,有更多精彩的人和事物要遇見。那時的快樂,一定會遠比因虛榮而借錢買雙限量版的球鞋、買個最新款的手機要快樂得多。

  小組中魚龍混雜,有精華的交流,也有騙局

  豆瓣小組“負債者聯盟”及類似網絡社區集結了不少分享負債和上岸經曆的年輕人。這些年輕人面臨的債務數額從幾千元至幾百萬元不等,欠債原因包括投資失誤、網賭成癮、超前消費、生活周轉等。花唄、借唄、京東、攜程、美團、分期樂、微粒貸等平台以及各大銀行都成為他們欠款的來源,逾期、催收、協商、徵信等成為討論中高頻出現的熱詞。

  欠款平台、日期、已還數額、待還數額、月工資、日常開銷等門類,被記錄在筆記本或記賬軟件上,供大家參考和相互打卡監督;信用逾期、徵信記錄或催債的短信、電話截圖等被組員分享,回覆區是其他組員的建議和鼓勵。上岸過後,回頭一望,反省帖更多的是總結經驗,避免重蹈覆轍,和過去的自己告別。

  去年3月,處在創業階段的陝西人王兵,突然發現一直滾動借款的網貸平台對他不再下款了,信用卡的臨時額度也到期了。突如其來的資金周轉問題,讓他不得不冷靜下來統計自己究竟欠了多少錢。粗略計算後他發現,這幾年自己為了投資多個創業項目、裝修房屋在各平台欠下的資金累計下來竟然有50多萬元。

  “當時我徹底慌了。”沒有穩定收入的王兵,在朋友介紹下到江蘇省崑山市一家工廠工作,幾個月後他發現工資壓根兒不夠還貸款,便改行做電商運營。為了多完成業績,他每天加班到淩晨。

  在努力工作的同時,王兵低價賣掉了才買了2年的準新車,並嚴格控製自己的生活開銷,連每天必抽的煙也都強製戒掉了。每次成功還款後註銷一個App借貸平台,王兵都會發到“負債者聯盟”的社群裡與網友共勉。

  “截至2021年5月29日還剩各信用卡及網商貸共計30萬元。加油!”這個記錄王兵負債時的落魄,並鼓勵有同樣遭遇的網友不要放棄的帖子,很快吸引了很多網友的留言回覆和點讚。他總結的不能以貸養貸導致越陷越深、暫時找不到好工作時就多學習提升能力等經驗,讓網友感到勵誌的同時也頗受啟發。

  小組中魚龍混雜,有精華的交流,也有騙局。在一些組員發佈求助帖後,“釣魚”者便主動邀約。“我有辦法幫你”的引子拋來,接著就是“給你錢,你陪我”“我跟著黑客做Python數據賺錢”“你可以用智能還款”等回帖。一些釣魚帖用“高額負債+所受之苦+短時還債+心靈雞湯”的模板,引人上鉤。以至於小組的管理員不斷髮出提醒,“私信幫你還債的都是騙子”。

  青年要努力養成理性的消費觀

  廣西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閉偉寧認為,就整個社會而言,適度的超前消費對擴大內需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但要以“理性”為基礎。一般來講,負債對每個人都是一種壓力,但由於每個人的先天條件、教育背景、技能水平、職業特徵等多方面的差異,抗壓能力和解決方式不同,結果自然也不同。

  在閉偉寧看來,有益的負債可以幫助負債者渡過眼前難關,為發展提供更多更好的機會;而有的恰恰相反,債務越滾越大,信用越來越差,發展空間越來越小,生活越過越難。

  閉偉寧表示,那些背景條件一般甚至較差,目前工作、事業都還很不確定的年輕人,通過網貸超前消費,其動機多出於攀比,或是出於投機,也可能是由於不瞭解網貸、同時又對未來過於樂觀。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的貸款行為導致的負債壓力,處理不好很可能會帶來心理失序、行為失範等後果。他建議青年要努力養成理性的消費觀,學會量力而行,尤其不要為了滿足某種虛榮而相互攀比,同時對網貸平台要始終持謹慎態度,謹防上當受騙。

  大學生劉越在經曆了負債風波後,決心從思想上調整自己。他認識到無論是父母的錢還是日後自己賺的錢都是來之不易的。現在,他會根據自己每週餐飲、購物、娛樂的花銷製訂詳細的消費計劃。每月父母打來生活費後,他會先存20%的錢到餘額寶或零錢通里,其餘用來日常開銷,久而久之養成勤儉節約、適度消費的習慣。

  作為“負債者聯盟”小組成員之一的王兵看到組里很多人“病急亂投醫”“拆東牆補西牆”,甚至僅剩的錢都被騙走了,他認為這是沒有調整好心態和缺乏專業知識導致的。負債經曆給他最大的教訓是,懂得了平時要存錢,不要因過度消費而讓自己處於被動狀態;無論順境還是逆境,人始終要保持奮鬥的心態,積極工作,不要因為一時的不如意,給自己帶來更多的傷害。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除閉偉寧外均為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謝洋 實習生 羅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