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悍的王熙鳳,最悲劇的人生
2021年06月17日00:02

原標題:最強悍的王熙鳳,最悲劇的人生

中新網北京6月17日電(記者 上官雲)能憑藉“潑辣”與“精明強幹”出圈的紅樓人物,王熙鳳大概是獨一無二的那一個。

  她有著超出常人的果決和手腕,誰遇到難纏的人、難纏的事,鳳姐一出手便乾脆了斷,在一群太太小姐中也最接地氣,插科打諢、迎來送往總能看到她,熟悉又親切。

圖片來源:《紅樓夢》視頻截圖
圖片來源:《紅樓夢》視頻截圖

  遺憾的是,如此有趣的一個人,卻沒能管理好自己的人生,落得悲劇收尾。造成這個悲劇的,相當程度上是她自己。

  賈府是個大家族,人口眾多,儼然一個運行中的小社會。在榮國府里,鳳姐頭腦清楚,雷厲風行,把榮國府打理得井井有條,穩坐大管家的位置。

  一大家子的吃穿用度,婚喪嫁娶……基本都要她決斷。周瑞家的帶劉姥姥求個見面,都得掐著鳳姐吃飯的點兒,“若遲一步,回事的人也多了,難說話。”

  最能體現鳳姐超強管理才能的,當屬“協理寧國府”。秦可卿去世,另一位女主人尤氏稱病,閤府上下亂成一團。在寶玉的推薦下,鳳姐拿到了寧國府對牌,幫著料理喪事。

  她迅速理出寧國府一片混亂的原因:人口混雜,遺失東西;事無專管,臨期推諉等等,也很快想到了應對方法,按花名冊將仆人分成不同班次,各司其職。

  對犯錯的人,她立下規矩,“錯我一點兒,管不得誰是有臉的,誰是沒臉的,一例清白處治。”而且言出必行,打了遲到的人二十板子,革掉一個月錢糧。自此,寧國府變得井然有序。

  對榮國府的紛爭以及諸人性格,她看得清清楚楚,也知道要未雨綢繆。

  探春管家時,鳳姐囑咐平兒,“她如今要作筏開端,一定是先拿我開端,倘或她要駁我的事,你可別分辯……千萬別想著怕我沒臉,和她一強就不好了。”

  難怪有人說,她有一顆七竅玲瓏心,是名副其實的“女強人”。

  拋開理家的才能,在賈府的女主人中,王熙鳳也是最有趣的那一個,比王夫人活潑,比邢夫人聰明,比尤氏可愛,比秦可卿更有市井煙火氣。

圖片來源:《紅樓夢》視頻截圖
圖片來源:《紅樓夢》視頻截圖

  只要她在,多冷清的場面都能熱鬧些:過元宵節,講個笑話逗笑全家人;賈母動怒,陪著打牌,插科打諢,最後老太太笑的手裡的牌撒了一桌子,推著鴛鴦,叫“快撕他的嘴!”

  所以,當鳳姐缺席中秋宴會時,賈母大發感慨,“偏又把鳳丫頭病了,有她一個人說說笑笑,還抵得十個人的空兒:可見天下事總難十全!”

  無聲無息間,她可以替別人化解尷尬。李嬤嬤大鬧怡紅院,眾人束手無策。可巧鳳姐在上房算完輸贏賬,聽得後面一片吵嚷,稍一盤算就知道李嬤嬤因為輸了錢,遷怒襲人。

  “好媽媽,別生氣。大節下老太太才喜歡了一日,你是個老人家,別人高聲,你還要管他們呢。難道你反不知道規矩,在這裏嚷起來,叫老太太生氣不成?”

  先誇李嬤嬤年高有德,給足台階,隨後說明利害關係,暗示她別惹老太太不高興,“我家裡燒的滾熱的野雞,快來跟我吃酒去。”迅速解決問題,一場麻煩消失於無形。

  生活中,這樣能夠隨機應變的人,身處任何窘境都能做到“柳暗花明”,往往備受羨慕。

  可是,樣樣拔尖、事事要強的鳳姐,過得卻不怎麼幸福。

圖片來源:《紅樓夢》視頻截圖
圖片來源:《紅樓夢》視頻截圖

  仆人對她又怕又恨,丈夫和她貌合神離,正牌婆婆邢夫人也不待見她,抓住機會就要擠兌一下;在王夫人眼裡,關涉利益衝突時,親侄女受點委屈也不算什麼。

  賈母過生日時,榮國府兩個婆子冒犯了尤氏,鳳姐得知,迅速處置了二人。做法沒錯,可邢夫人知道後,晚間便故意撿人多時當眾求情,給兒媳婦沒臉。

  鳳姐又羞又氣,憋得臉紫漲。尤氏卻不領情,“連我並不知道。你原也太多事了。”權衡了一下複雜的人際關係後,王夫人開口了:

  “你太太說的是。就是珍哥兒媳婦也不是外人,也不用這些虛禮。老太太的千秋要緊,放了他們為是。”說完就命人把那倆婆子給放了。

  原本是好意,倒讓自己裡外不是人。鳳姐越想越難過,不覺心灰意冷,滾下淚來。又不敢讓人知道,只能回到房間躲起來偷偷哭。

  強悍如同鳳姐,也會被生活虐得很慘,崩潰就是一瞬間的事。

  大病一場時,她曾反省過自己,“若按私心藏奸上論,我也太行毒了,也該抽頭退步”。但已經來不及了。冷眼旁觀的尤氏早就看透一切,“我勸你收著些兒好,太滿了就潑出來了。”

  鳳姐的命運,就像判詞中的那幅畫:一隻雌鳳立於冰山之上,看似誌得意滿登上高峰,根基卻不牢靠,自己也不知維護。賈府敗落,冰山消融之際,也是她徹底失勢之時。

  即使如此,許多人羨慕鳳姐的手腕,說她如果生在現代社會,一定是位“職場白骨精”,卻從未意識到,她在性格與做人方面的缺陷:有才無德,不知足、易自滿。

圖片來源:《紅樓夢》視頻截圖
圖片來源:《紅樓夢》視頻截圖

  獲取金錢,她似乎永遠沒什麼原則,在饅頭庵,收了三千銀子,包攬訴訟,逼著李守備家裡退婚,間接害了張金哥和李守備兒子兩條命。

  賣弄權勢之餘,她辜負了王夫人和賈母的信任,提前支取月錢,拿去放貸,再把其他的零零碎碎攢起來,平兒說,“單他這梯己利錢,一年不到,上千的銀子呢。”

  對賈璉的兩位新歡尤二姐、秋桐,鳳姐費盡心機,把尤二姐騙進大觀園,打算借劍殺人,“等秋桐殺了尤二姐,自己再殺秋桐。”一番操作,尤二姐被逼得斷絕所有念想,吞金自盡。

  她不缺乏生活閱曆,卻不懂得爭強好勝也要有原則,幾乎沒有把“寬厚待人”四個字真正放在心上,東窗事發後,只落得眾叛親離,“哭向金陵事更哀”。

  鳳姐的悲劇與所處的封建時代有關,也與自身性格有關。用賈璉的話說,就是“太要強了也不是什麼好事”,更何況她多的是小聰明,卻缺乏大局觀。後來的苦果,早就埋下了伏筆。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凡事用力過猛、貪念不足,很容易坑了自己。在往前走的同時,人生有時候要以退為進,也要雲淡風輕地看開。

  善良永遠是生存法則里的加分項。在漫長的時光里,不管遇到什麼人、什麼事,有所敬畏、懂得盈虧有度,才能收放自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