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歐洲大罵特朗普“江湖騙子” 拜登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2021年06月16日13:32

  原標題:在歐洲大罵特朗普“江湖騙子”,拜登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拜登在北約峰會上仍然不忘前任特朗普。圖片來源:IC Photo
▲拜登在北約峰會上仍然不忘前任特朗普。圖片來源:IC Photo

  文| 陶短房

  當地時間6月15日,美國總統拜登在會晤歐盟領導人之際突然“脫稿”痛斥其前任特朗普。

  突然“放飛自我”

  因新冠疫情因素等多方面影響,此次歐洲之行是拜登上任近半年以來首次大規模外事出訪,在6月14日抵達布魯塞爾之前,他已在英國待了5天,到訪了倫敦,並出席了在卡斯比灣舉辦的G7峰會。

  6月15日的會晤是雙方第二天密集高層會談的一部分,會前,參加會談的美歐高層官員集體在媒體前亮相,這原本是個例行公事的“套路環節”。

  出人意料的是,素來給人以機變不足的拜登,卻在這樣一個環節中突然“放飛自我”。

  他先是大談了一番愛爾蘭詩人葉芝,而後猛烈抨擊前任特朗普“未能與北約保持良好關係”,是“類似江湖騙子的虛假民粹主義者”。他警告“這些虛假民粹主義者正試圖利用人們對經濟和技術變化的擔憂”,希望歐美各國“警惕這種虛假民粹主義的蔓延”。

  “我不是特朗普”

  此前美國廣播公司(ABC)曾言簡意賅地指出,此次拜登歐洲之行一舉一動無不意在向世人大聲表明“我不是特朗普”,即希望借此清算“特朗普主義”,並趁勢樹立自己的“政治人設”。

  不論對G7、對北約,拜登都不厭其煩強調“美國回來了”,試圖通過“正面鼓勵”,激發歐洲夥伴國“共建美好新世界”的熱情,促使這些國家服從美國應對“全球競爭對手”的“大棋”。

  於此同時,他也試圖利用盟國領導人對特朗普政策的不滿,借抨擊、貶損前任給自己和今日的美國“加分”。

  就在不久前,拜登在百忙之中暗示,大選後美國共和黨人“明顯減少”;在布魯塞爾,他抱怨國會共和黨人在很多問題上“不配合”,尤其不願積極配合對“1月6日衝擊國會山事件”的調查清算。

  他一方面極力為《北約憲章》第五條(即“北約集體防衛公約”)唱讚歌,另一方面卻批評了“強迫北約歐洲盟國防務費達到本國GDP2%占比”的美國舊政策,渾不顧這兩個表態自相矛盾。

  之所以如此,只因“北約集體防衛”即“讓美國負擔保護歐洲盟國安全義務”是特朗普所反對的,而“逼迫北約盟國增加防務開支”則是特朗普所提倡的,他只是單純在針對特朗普“下反棋”而已。

  由於國力和“胃口”越來越不相稱,美國越來越仰賴盟友“捧場”以實現自己的全球戰略目標,因此拜登急於修補因特朗普“占便宜”而損害的盟友關係。但其派系林立的政府,卻又不願(事實上也不能)捨棄特朗普多占的小便宜,在“讓利”、“派糖”方面也是雷聲大雨點小,甚至口惠而實不至。

  在這種情況下他更欲通過抨擊盟友普遍反感的特朗普來換取好感——畢竟這比“讓利”便宜得多。

  不過拜登人雖在歐洲,這番話更多卻是說給大西洋彼岸的美國選民聽的:清算“江湖騙子”也好,暗示共和黨“日薄西山”、指責他們“不合作”也罷,說到底,是希望借許多美國人對特朗普餘怒未消,進一步擠壓共和黨的選民空間。

  畢竟,2022年中期選舉也為時不遠了,而共和黨顯然已擺出“至少在中期選舉前不會徹底清算特朗普主義”的陣勢。

  正因如此,拜登才會在遙遠的布魯塞爾不厭其煩地提及在歐洲早已過氣的“1.6事件”。

  仍舊是“特朗普遺風”

  然而正如許多歐洲分析家近日所紛紛指出的,拜登時代的美國對外政策,只是換了個“外包裝”,內核仍然是特朗普時代的一套。

  拜登此次歐洲之行反複兜售和強調的“美國回來”和“以中俄為戰略競爭對手”,實際上都是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國家安全政策》里的舊“台詞”,只是去掉了特朗普語氣十足的“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而已;不論在倫敦、卡斯比灣或布魯塞爾,他的套路也如出一轍的“聯英製歐”,這和特朗普別無二致。

  拜登仍然不打算為“保衛歐洲”多花錢。他照樣希望歐洲盟國為美國的全球戰略出錢出力,照例打算“空手套白狼”,只是換了些政治術語。拜登的美國政府一樣不喜歡“北溪-2”,只是換個掣肘的方式。他們照樣會支持波音對抗空客,只是打算用“攻守同盟”代替“砸盤搶市”。

  事實上這個套路特朗普不是沒想過,只不過被諸如737MAX事件等一系列意外耽誤了而已。

  甚至,口口聲聲打著“我在這個問題上和特朗普根本不同”的拜登,在涉及俄美關係方面也只是說的好聽:在布魯塞爾罵完特朗普及其涉俄政策後,他就要趕赴瑞士,和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雙邊會談。擺出一副“我只會堅持原則”姿態的拜登在被問及“美國對俄政策導向”這一關鍵問題時,卻滿口“我不能馬上告訴你,馬上告訴你,你印象不深”的車軲轆話。

  正如布魯塞爾外交人士指出的,這仍然是“特朗普遺風”,即“美俄關係歐洲不配享有知情權”,“只是扯掉了特朗普‘美國第一’的標籤罷了。

  當然,盤算是一回事,能否實現則是另一回事。

  共和黨雖元氣大傷,但拜登上台以來的支持率“穩中有降”,目前美國社會“二元對立”、非黑即白趨勢依舊,拜登一味貶斥特朗普固然可討好本方核心選民,卻也會促使對手的核心選民更加團結。

  正如許多觀察家所言,拜登的“脫稿”表現似乎不佳,此次在歐洲也一再“跑題”:此前在和英國首相約翰遜互動時他同樣大貶“民粹主義”和特朗普,而後者和特朗普交情不錯,本人也正是靠“脫歐”激起的民粹上台執政;這次布魯塞爾“脫稿”即興表演則更誇張——和歐盟領導人互動,卻一再談北約(NATO)難免讓其“盟友”尷尬。

  □陶短房(專欄作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