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快評 | G7不敢給“美國病”把脈,中俄可以提供藥方!
2021年06月16日12:31

原標題:參考快評 | G7不敢給“美國病”把脈,中俄可以提供藥方!

參考消息網6月16日報導(文/向洋)

“美國病了,病得不輕。七國集團(G7)還是給美國把把脈,開藥方吧。”針對G7公報在新疆、香港等問題上對中國橫加指責,中國外交部發言人15日一針見血地回應。

如今的美國疾病纏身,除了國內沉屙積弊積重難返外,在國際上則表現為“霸權焦慮症”。美國自身國力相對衰落,面對中國等新興國家的快速發展,一些美國政客如坐針氈,在心理上產生了霸權焦慮,擔心美國的霸主地位難以維繫。

不止G7峰會,在隨後舉行的北約峰會和美歐峰會上,美國的“霸權焦慮症”反複發作。美國一次又一次地糾集其他國家對中方蓄意污衊詆毀,干涉中國內政,人為製造對立隔閡,處心積慮地擴大分歧矛盾。美國跳得越凶,遏製中國的意圖便越明顯,其霸權焦慮則暴露得越徹底。

對於自身的“霸權焦慮症”,美國不願意正視,更不願意承認。而G7的其他成員,向來唯美國馬首是瞻,恐怕也沒有給“美國病”把脈的勇氣,更遑論開藥方了,至少從目前來看是如此。實際上,給美國把脈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畢竟,“霸權焦慮症”的病根已經找到,其表徵也是異常明顯。

6月11日,參加七國集團峰會的領導人在英國康沃爾郡卡比斯貝合影。新華社發(英國首相府供圖)

表徵之一是無視世界現實,仍然活在過去。世界多極化、國際關係民主化是不可抗拒的時代潮流。世界上只有一個體系、一種秩序,那就是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和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而不是少數國家主張的所謂體系和秩序;只有一套規則,那就是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基礎的國際關係基本準則,而不是少數國家製定的所謂規則。不管是美國,還是美國主導的G7,都不是世界體系、世界秩序和世界規則的製定者和代言人。一國或一個國家集團號令天下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表徵之二是漠視時代需求,迷戀單邊主義。新冠肺炎疫情仍在世界肆虐,全球經濟低迷、複蘇乏力,氣候變化等全球性挑戰日益突出,這都亟待國際社會團結合作、攜手應對,踐行真正的多邊主義。世界上只有一種多邊主義,那就是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國際法為基礎,平等相待、合作共贏、真正的多邊主義。美國基於G7、北約等“小圈子”利益大搞“集團政治”,說白了就是偽多邊主義,是在以多邊之名行單邊之實。

表徵之三是以意識形態劃線,冷戰思維附體。不管是G7峰會,還是北約峰會,抑或是美歐峰會,美國領導人經常把“價值觀”一詞掛在嘴邊,試圖以意識形態劃線,打壓不同發展模式,刻意渲染國際關係中所謂的“民主和威權”之爭,通過人權民主等虛偽的問題來蠱惑人心,實際上是冷戰零和思維在作祟。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是全人類的共同價值,但絕不是以美西方的標準來定義的,更不應成為美國維護霸權的幌子。否則的話,只會重蹈冷戰覆轍,為之埋單的是全人類。

表徵之四是癡迷於甩鍋推責,毫無是非觀念。內政是外交的延續。美國在G7等峰會上無視是非曲直和事實真相,瘋狂推銷“中國威脅論”,恰恰是在轉移美國民眾的視線,掩蓋美國政府的治理無能。美國新冠死亡人數依然高居全球榜首,目前已經突破60萬,超過了上世紀美國參與的多次大戰死亡人數之和。弗洛伊德之死已經一年有餘,種族主義痼疾仍然沒有緩解。美國社會仍然走在對立和撕裂的不歸路上,貧富差距在不斷拉大,大規模槍擊事件此起彼伏……在此背景下,一些美國政客試圖找到其他國家來“背鍋”,於是處處把中國當作“假想敵”,甚至還要為此拉幫結派為自己壯膽。

美國的“霸權焦慮症”深入肌理,但也並非無藥可治,中俄就能給美國開出藥方。就在美國“霸權焦慮症”在布魯塞爾發作時,中俄均參與其中的上海合作組織15日迎來了成立20週年紀念日。在美國等西方國家,一些人喜歡將上合組織稱為“東方北約”。然而,實際上,上合組織與北約、G7等“小圈子”完全不能相提並論。上合組織提出了先進合作理念,促進了雙邊關係發展,維護了地區安全穩定,推動了各國共同發展,樹立了多邊主義標杆,為構建新型國際關係和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重要實踐探索。

其中最為重要的是,上合組織順應和平、發展的時代潮流,創造性提出以“互信、互利、平等、協商、尊重多樣文明、謀求共同發展”為內容的“上海精神”,形成了不同社會製度和發展道路國家和睦相處的全新合作模式。對於美國的“霸權焦慮症”,上合組織的這劑藥方剛好可以對症下藥。問題在於,美國有正視自身疾病、自我刮骨療傷的勇氣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