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萬億美元複蘇基金正式啟航,能否“改變歐洲的未來”?
2021年06月15日21:58

原標題:歐盟萬億美元複蘇基金正式啟航,能否“改變歐洲的未來”?

全球經濟已經逐漸從疫情中複蘇,超寬鬆政策即將走到盡頭。但毫無疑問的是,收緊後的政策仍將維持相對寬鬆,全球央媽對經濟的嗬護仍將維持很長一段時間。

本週歐盟已經開始發售首隻為8000億歐元(約1萬億美元)複蘇基金籌資的債券,未來5年計劃每年發債約1500億歐元,推動歐盟經濟更加綠色和數字化。

鯨平台智庫專家、前中信銀行首席金融市場專家、知名經濟學家劉維明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這次發債是對於今年四月份歐盟達成的一致意見的落實,歐盟之前沒有進行過聯合發債,貨幣政策是統一的,財政都是由各國來發,但是這一次是歐盟破天荒打破了歷史的禁忌,採取統一發債這樣的行動,中間有很多波折最後終於達成一致,希望在未來五年內發至少一萬美元的債券用於整個歐盟的建設,其中一部分用於救助,一部分用於發展。”

而“綠色”企業有望從中大幅受益,劉維明表示,“在發債這個事情定下來的時候,就決定將1/3資金用於與氣候變化、環保、減少碳排放息息相關的行業,我們統稱為綠色金融。綠色債券是這樣的一個框架,目前不是說現在才開始要發債,而是說現在要開始正式募集了,向市場詢價,這兩天是這個事情,當然發債是為了歐洲經濟盡快從疫情里恢復。”

“改變歐洲的未來”

歐盟本週已經開始發售首隻為其8000億歐元複蘇基金籌資的債券,這將使歐盟成為全球最大的債券發行人之一,首輪發債或於週二完成,預計將籌資100億歐元。

需要注意的是,這一刺激計劃早在今年4月便已經公佈,約8000億歐元的資金主要被分為兩個部分,一部分用於救助歐盟27個成員國,包括3380億歐元撥款和3860億歐元貸款,其餘部分用於一些歐盟聯合計劃。這筆資金將在未來五年內分批發放,其中三分之一將用於減少歐盟27個經濟體的二氧化碳排放。

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在週一接受採訪時對此評價頗高,稱這一刺激計劃將“改變歐洲的未來”。

此外,在上週歐洲央行放鴿之後,歐洲央行總裁拉加德本週再度表示,儘管歐元區經濟正處於轉折點,但必須出現強勁且可持續的經濟複蘇,央行才能就撤回緊急支援展開辯論。

與此同時,歐洲央行管理委員會成員Francois Villeroy de Galhau也表示,歐洲央行寬鬆政策至少要跟美聯儲一樣持久,並且務實。為了應對疫情危機,我們實施了1.85萬億歐元緊急抗疫購債計劃(PEPP)等一系列舉措,現在還沒到退出寬鬆政策的時候。

劉維明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未來歐盟什麼時候會收緊政策或者結束政策?我們要看經濟恢復的情況,但是總體來講有一點是相對比較肯定,如果要按目前的狀況發展下去的話,因為歐洲經濟落後於美國,那麼歐洲央行收緊政策一定會在美國後面,一定會在美國先收緊以後才會收緊。所以我們從觀察層面看,美國什麼時候收緊,接下來歐洲可能就很快就跟上,大致是這樣的情況,目前看歐洲經濟複蘇的步伐比先前預期的還要相對好一點,所以這個時間也不會特別漫長。”

“綠色”企業迎來發展機遇

與8000億歐元複蘇基金中有三分之一用於綠色經濟相呼應的是,歐洲央行理事會成員Isabel Schnabel週一也在一場演講指出,歐洲央行可能會將購買企業債券的目標轉向於那些汙染較少,或者正在竭力減排的公司。

央行在氣候變遷當中應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這一問題已經在全球主要央行引發了熱烈討論。Schnabel力倡歐洲央行大規模購債刺激計劃應該考慮環保,可能會採取“傾斜策略”,歐洲央行可以根據持續性考量來逐步調整貨幣政策。

對此Schnabel解釋稱,這意味著歐洲央行將購買更多綠色債券,並且支援那些在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有明確承諾的公司。

需要注意的是,德國央行行長Jens Weidmann原本反對從汙染企業購買較少債券,但在本月稍早放棄了該立場,Schnabel陣營獲得了勝利。歐洲央行官員正在就此事進行辯論,計劃在秋季前完成策略評估。

劉維明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未來碳中和進度領先的企業當然優勢很大,歐盟複蘇基金1/3的資金是用在這些企業上面。而且當前如果說有一件事情是全世界所有的政府和國家都達成一致,那麼就是應對氣候變化,尤其是在美國重新回來以後,所以不只是歐盟,綠色企業中走的比較好的一些企業會受益,全球都是一樣,未來在清潔能源、減排這方面的行業的發展空間很大。”

歐股揚眉吐氣

隨著歐洲疫情好轉,歐洲經濟體開始結束防疫封鎖,同時歐洲央行仍決心提供大量貨幣刺激為複蘇助力,市場目前對歐股的看法普遍比美股更樂觀。

從交易所交易基金上就可以看出這些變化,過去三個月歐洲ETF以2017年以來最快速度吸引資金,而流入美國ETF的資金卻在減少。

“這與美國已經處於複蘇高峰的觀點一致,”行業研究首席股票策略師Gina Martin Adams在一份報告中寫道,“美國已經變得昂貴,遠期收益增長可能會落後於其他國家,因為它要應對高通脹和緩慢但勢必到來的政策支援逆轉。”

從另一個角度看,歐股和美股結構不同也是導致前者表現更加優異的原因。在通脹擔憂導致科技股受挫的情況下,歐洲指數更高比例的價值股和週期股、更低比例的科技股吸引了投資者,標普500指數今年已經落後於斯托克歐洲600指數,為2015年來首次。

對比來看,美國的週期性股票敞口相對較小,這曾幫助美股在防疫封鎖期間表現更好,但現在卻適得其反。受益於經濟複蘇的大宗商品生產商和銀行股等公司占標普500指數的17%,但在斯托克歐洲600指數的權重接近30%。

這使得美國在企業盈利方面全面落後於歐洲。行業研究彙總的分析師預測顯示,標普500指數收益今年將可能增長35%,低於歐洲的46%。而標普500指數的市盈率更高,有25%的溢價。

嘉信理財首席投資策略師Liz Ann Sonders表示,“歐洲的盈利狀況實際上要更強一些,與美國相比,這些經濟體的週期性更強,因此在整體收益增長等方面的表現會更加強勁,再加上估值也較低。”

而在歐洲經濟向好的背景下,空頭正在迅速轉變為多頭。DoubleLine Capital LP創始人Jeffrey Gundlach本月表示,他12年來首次看漲歐洲股市。“從估值到技術圖形來看,標普500指數長達十年的全球領先行情即將結束。”

(作者:吳斌 編輯:陳慶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