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疫情時代 全球經濟合作如何推進
2021年06月15日09:58

  原標題:後疫情時代,全球經濟合作如何推進

  來源:國際金融報

  6月10日下午,第十三屆陸家嘴金融論壇全體大會三:全球抗疫背景下的經濟合作與發展——夥伴城市專場·巴黎如期舉行。

  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給人類經濟社會造成重大沖擊,全球經濟下滑,金融市場劇烈波動,經濟體之間的貧富差距進一步加大。推動全球協調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及其對經濟社會的影響成為各國關注重點。

  那麼,在全球經濟複蘇的背景下,與會人士都關注哪些要點?又該如何以更加平等、包容、互惠的方式推動國家間的經濟合作?

  全球經濟合作“大勢所趨”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理事長屠光紹指出,近年來各方面原因使全球化發展面臨著變局,而應對這些局面的關鍵在於要形成共識,需要全球共同努力不斷開拓經濟合作,促進經濟增長和社會發展的新局。

  屠光紹強調,全球經濟合作特別是投資合作是“大勢所趨”。儘管近年來全球貿易投資受到了保護主義、極端主義等方面的阻礙,但全球經濟合作特別是投資合作的趨勢不可阻擋,並且從總的方向上看一定還會繼續前進,因為這符合全球各個國家、各個地區的共同利益。

  圖盧茲經濟學院名譽主席讓·梯若爾也進一步強調了多邊主義的重要性,未來不是要不要全球化的問題,最主要的是如何應對新變化,並抓住相關機遇。“在疫苗、氣候變化方面都要這樣做。此外,我們需要有一個合理的碳價格,並且更加綠色”。

  交通銀行董事長任德奇指出,疫情背景下的全球格局中,中法深化合作空間很大,合作領域和模式也可能會有新的變化。

  事實上,儘管去年疫情阻礙了中法兩國人員的交往,但是從最新相關統計數據來看,雙方經貿往來實際數據非常亮眼。

  “我們認為目前正是構建雙方合作新格局的重要窗口期或者戰略機遇期。”任德奇進一步指出,“要把握好這個戰略機遇期,還是需要我們繼續堅持開放互利原則,尋找、打造、擦亮雙方優勢,這對金融業深化合作創新,助力雙方開放共贏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在任德奇看來,中法兩國發揮各自比較優勢可以互補,未來中法兩國合作空間領域主要有航空、養老服務、智慧城市建設等。

  金融中心建設邁出新步伐

  在第十三屆陸家嘴論壇上,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表示,下一步,人民銀行將一如既往地支持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工作。支持上海強化全球金融資源配置功能,打造促進雙循環的綠色金融樞紐,推動長三角一體化高質量發展,助力上海成為新發展格局下聯通國際市場和國內市場的重要樞紐和橋樑。

  與會人士指出,通過上海和巴黎的金融合作可以更多促進、帶動中國和法國甚至包括全球金融的相互合作。

  在屠光紹看來,上海和巴黎的進一步合作能夠“大顯身手”。據屠光紹介紹,通過持續努力,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已經取得了很好的成就。下一步“十四五”期間根據新發展階段構建新發展格局要求,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必須邁出新步伐。

  “巴黎金融市場在整個歐洲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屠光紹表示,無論在金融監管、金融行業發展還是市場生態環境方面,巴黎金融市場在歐洲、在全球都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屠光紹補充稱,如果巴黎和上海兩個城市之間在金融合作方面進一步深化——越來越多法國金融機構的合作方參與到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越來越多的中國金融機構也在法國開展金融業務,將會對全球金融發展、全球金融治理起到重要的推進作用。

  “智慧城市建設方面,上海和巴黎各具優勢,拓展互利合作空間非常巨大。”任德奇表示,和巴黎一樣,上海也很早就提出了智慧城市建設的戰略。近年來在推進經濟、生活和治理全面數字化轉型上進度很快。“如何利用好數字化思維方式持續改進生產效率和生活品質,對於提升兩個城市的發展能級意義重大”。

  綠色金融合作“大有可為”

  在全球經濟、金融合作之外,與會人士對於金融如何助力碳達峰、碳中和等話題也進行了討論。

  屠光紹指出,全球在綠色金融合作方面是“大有可為”的。綠色發展是全球的共同訴求,涉及到全部地球人共同的利益,不光是現在的利益還有將來的發展。全球應該在綠色金融方面有更多的合作。

  法國興業銀行首席執行官吳棣言指出,氣候變化是一個切實的挑戰,而氣候變化並沒有所謂的邊界之分。在更好地監督氣候變化並進行能源轉換方面,是需要各方進行進一步合作的。

  “在綠色融資、綠色金融等領域,必須要有清晰的定義和路線。”吳棣言強調。

  屠光紹指出,綠色發展是一個系統性、綜合性的問題。綠色金融要發展得好,離不開相互合作與借鑒分享各自的經驗。

  在屠光紹看來,做好綠色金融的過程中,有四個方面需要繼續努力:

  第一,宏觀機製方面,需要有一套綠色賬戶體系和核算體系,建立起綠色發展包括綠色金融發展整體的框架。

  第二,需要更多發揮市場機製,包括碳排放市場、碳金融市場。只有完善市場機製才能真正促進綠色金融可持續發展。

  第三,從微觀層面比如金融機構方面,無論是綠色貸款或綠色債券或者ESG方面的投資,都需要更多把外部綠色發展要求和機構內部風險收益匹配更好地連通起來。這樣才能在微觀機製方面讓金融機構發展和綠色發展更好地融合。

  第四,加強綠色金融、綠色投資方面的基礎設施,包括信息披露、綠色金融標準分類等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