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誌願者“魏姐”:有人叫我“閨女”,有人叫我“傻子”
2021年06月15日18:30

原標題:蘭州誌願者“魏姐”:有人叫我“閨女”,有人叫我“傻子”

中新網蘭州6月15日電 (記者 魏建軍)“有人就直接叫我‘傻子’!你看,那‘傻子’又來了!”談及這麼多年誌願服務的經曆,“蘭州好人”魏幸菊有時也覺得憋屈,但讓她更欣慰的是,有一批孤寡老人,都叫她“閨女”。

  51歲的魏幸菊,是蘭州市七里河區土門墩街道西津西路社區綜治員、金太陽誌願服務團隊隊長,2020年被評為蘭州市2019年度百佳“蘭州好人”稱號。

  因性格直爽、大大咧咧,在誌願服務“圈內”,大家都叫她“魏姐”;不僅如此,她還是典型的“女漢子”,“只要有輪胎的中小型車我都能開”。魏幸菊此前還經常開著“三馬子”拉垃圾。然而,上世紀90年代,她可是一位自己開店的“小女人”,是香水瀰漫的理髮師。

  走進魏幸菊家裡,約70平米大的房屋,收拾得乾淨整潔。客廳靠窗戶邊擺放了兩張辦公桌,她經常趴在這裏,加班工作。“別看我沒文化,我也算一個導演”,魏幸菊言談舉止中,透露出她藏不住的才華。

圖為魏幸菊和同行誌願者為老人理髮,並暖心暢聊。 魏建軍 攝
圖為魏幸菊和同行誌願者為老人理髮,並暖心暢聊。 魏建軍 攝

  “誌願演出,導演、編劇、策劃大多都是我來幹,當然,還有劇務、茶水之類打雜的活我也攬下來。”魏幸菊說,雖然看著簡單,但幕後工作實屬不易。儘管也有人說“演的什麼破節目,一點不專業”,但在她看來,誌願者們用他們的笑容,給老年人帶去歡樂,就夠了。

  “幫助別人的時間,感覺要比照顧自己家人的時間還要多。”魏幸菊言語間,有點停頓。2000年,魏幸菊的愛人,不幸遭遇大型車禍,康複後又患上了骨髓炎,系肢體三級殘疾,面對家庭遭遇的突如其來的變故,她選擇了堅強。“虧欠最多的,就是老公和孩子。”

  2014年5月一天,魏幸菊像往常一樣清掃區域衛生,看到街邊綠化帶里有一個黑色皮包,她撿起打開一看,裡面裝有6萬元現金!“第一次見這麼多錢,說實話,我也缺錢,我也猶豫過,丈夫治病需要用錢,兒子讀書需要用錢……”

  但最終說服她的,還是她那顆善良的心。“如果換成我丟了那麼多錢,我肯定急瘋了!”魏幸菊試著想了想這6萬元失主的處境,最後決定,“這個錢不屬於我,我要盡快找到失主。”她從皮包翻出一張電話費單據後,撥通了“送錢”電話。

  當失主接到魏幸菊打來的電話時,激動不已,語無倫次……失主拿出一萬元給魏幸菊表達對她的敬意和衷心感謝時,被魏幸菊當場婉言謝絕了。“我要是收你這一萬塊,就不會還你這六萬元了!”

  2016年,魏幸菊號召組建了“金太陽愛心誌願者團隊”,這支隊伍從剛開始幾人,慢慢已經壯大到現在的百餘人,他們經常性開展“三關愛”誌願服務活動,2018年被共青團七里河區委授予“優秀青年誌願者組織”稱號。

  數十年來,她從到家中為行動不便的老人、到路邊為過路的行人、到轄區環衛室的環衛工人、到醫院為住院病人、到部隊為戰士等,共為700餘人義務理髮,並為轄區行動不便的12位老人提供陪護等誌願服務。

  今年83歲的老人李吉祥和老伴張英蘭,最近終於盼來了“閨女”魏幸菊,與往常一樣,魏幸菊和同行的誌願者王玉玲、趙桂芬、吳金怡、閆海線一起與老人們暖心暢聊後,便開始了他們的理髮工作。隨著天氣逐漸變熱,李吉祥說,“給我來個光頭”!

  張英蘭握著魏幸菊的手,久久不肯放下,幾度欲哭。雖然老人行走不便,眼睛也幾乎失明,但她能感受到,這些“閨女”們對他們老兩口的悉心關愛。李吉祥說,社區每天中午送一頓愛心午餐,其餘都是他來照顧老伴,“我現在就擀麵條不行,其它還湊合。”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最嚴重時,魏幸菊還組織了一批誌願者們,前往轄區背街小巷開展疫情防控工作。通過多種方式宣傳相關防預知識,勸告居民不要出門、減少出門,通過打電話的方式挨家挨戶進行回訪登記及宣導自行隔離,對居民不厭其煩地解釋。

  她也知道,自己也是血肉之軀,也存在被感染的風險,但作為一名社區工作者,必須時刻衝鋒在前。然而不幸的事情又降臨在魏幸菊身上,春節期間她老公因在上班途中,又出了車禍,身體多處骨折,她既要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又要照顧好出車禍的老公。

  “贈人玫瑰、手有餘香”,魏幸菊不知道這句話的出處,但她覺得,這就是一名誌願者生活的真實寫照。儘管也曾飽受委屈,但誌願者身份,帶給她更多的是快樂。實在很累的時候,她就靠在牆上,唱幾句,給自己打氣,“陽光總在風雨後,請相信有彩虹……” (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