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文苑|不是宿命,是殖民時代的遺禍
2021年06月15日20:19

原標題:世界文苑|不是宿命,是殖民時代的遺禍

參考消息網6月15日報導 (文/西爾維亞娜·哈姆達尼)

在1998年5月騷亂和群體強姦暴行發生期間,維查揚蒂·“因赫”·達莫維約諾接到了她同事打來的告急電話。

因赫被告知,人群——主要是抗議時任總統蘇哈托統治的示威者——已經湧到了她家附近的街道上。

無法釋懷的悲劇

因赫5月26日通過Zoom視頻會議軟件接受《雅加達郵報》採訪時回憶道:“我同事告訴我要小心。”現年73歲的因赫當時是三寶壟市1945年8月17日語言學院荷蘭語系的講師兼系主任。

因赫向窗外望去。沒有抗議者。往日繁忙的街道空曠得讓人覺得可怕。

她說:“我們的房子就在市中心附近。一群群抗議者通常會路過我們的房子,高聲呼喊他們的訴求。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他們在變得越來越暴力。”

因赫還有另一個害怕的理由。幾週前,她曾收到一封讓人不寒而慄的電子郵件。

這位語言學者說:“我沒有辨認出電子郵件的發件人,但郵件的內容很嚇人。”

據因赫說,電子郵件的匿名發件人寫道,他們將強姦所有華人女性並“搗毀她們(的私處),這樣她們就再也不能懷孩子了”。

“我們不是膽小鬼,但我們決定做好準備,”這位有三個孩子的母親說。

這位前大學老師說:“1998年5月的悲劇真的讓我無法釋懷。(從那以後)我查閱了大量討論這些事件的文章和書籍,試圖瞭解究竟發生了什麼。”

她從著名經濟學家郭建義(曾任印尼國務部長、國家發展計劃委員會主席——本報注)的一篇文章中瞭解到,印尼華人與當地土著居民之間的衝突是荷蘭殖民時代的遺禍。因赫還瞭解到,一些人認為,種族仇恨源自於這樣一種看法,即印尼華人在殖民時期曾站在荷蘭人一邊。

因赫想知道,殖民時期的文獻是如何描述印尼華人的,於是她對殖民時期荷蘭語文件和文學作品進行了研究,作為自己2004年在阿姆斯特丹大學攻讀博士時的論文課題。

在五年時間里,因赫研讀了荷蘭政府在1880年至1950年間刊印的200多種官方文件、專題論文、雜誌、小說、詩歌和旅行期刊。這些文獻保存在萊登大學圖書館、荷蘭皇家語文、地理與民俗學學會以及在海牙的荷蘭皇家圖書館的檔案庫里。

畢業後,因赫把自己的學位論文翻譯成印尼文,並將其作為一本書出版,書名為《不是宿命:印尼華人形象溯源》。

因赫說:“宿命是某種我們無法迴避的上天賦予的東西,但針對印尼華人的偏見和仇恨罪行並不是宿命,而是殖民時代的刻板印象和汙名化的結果。”

這部由奧姆巴克出版社出版的663頁著作提供了荷蘭官員、曆史學家和作家撰寫的涉及印尼華人的真實檔案以及文件和文學作品的摘錄。

阿姆斯特丹大學榮譽退休教授、因赫的博士生導師貝爾特·帕斯曼5月24日在通過Zoom視頻會議軟件舉行的該書首發儀式上說:“這是關於印尼華人曆史——尤其是在殖民時期——的一項重要且令人印象深刻的研究。”

“被懼怕又被需要”

因赫的著作披露,雖然不知道華人究竟最早是何時來到印尼的,但曆史記錄顯示,中國移民早在荷蘭人到來前的公元7世紀就生活在印尼的原住民中。他們大多是逃避本國戰爭、天災和饑荒的商人。

當時,婦女是被禁止離開中國的,這意味著最早的華人移民大多是男性。他們與當地婦女結婚、生兒育女,並決定留在這個群島。

16世紀初,當荷蘭東印度公司在群島設立其總部時,他們招募了更多中國勞工幫助建設城市和基礎設施。

成千上萬的移民被哄騙到了爪哇和加里曼丹的種植園和礦山,在奴役般的狀況下從事勞作。他們嚴重營養不良。許多人因為試圖逃跑而被鞭打致死,另一些人則死於腳氣病、霍亂和其他疾病。

荷蘭人認為,這些中國勞工受這樣的待遇是咎由自取,因為他們原本就是自己國家的賤民。

帕斯曼說:“在種族主義和其他形式的歧視中,模式化的成見占主導地位。成見的普遍化通常會導致敵意和仇恨,其結果是統治、剝削、強迫勞動和奴役。”

另一方面,城市中富裕的華人後裔在荷蘭語小說和旅行筆記中常常被表現或描述為毒蛇、鬣狗或禿鷲。他們被刻畫成狡詐和陰謀者的形象。例如,他們的商店以更低的價格提供更為豐富的商品。一些人認為,他們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點,是因為他們通過非法手段進貨。

因赫說:“當時華人既被懼怕又被需要。在任何行業,他們總是以更低的價格提供更好、更快的服務。他們成為荷蘭人的強勁競爭對手。”

荷蘭人中間流傳謠言稱,華人正在密謀推翻他們並把他們趕出群島。為了控製不斷增長的華人人口,荷蘭人對每個華人及他們的財產徵收重稅。荷蘭人從富裕而且人脈廣泛的中國家族中挑選出“頭領”,以確保每個人都繳納稅款。

因赫在她的書中解釋說,這些稅賦定期增加,而且是對每一個印尼華人——不管他們經濟地位如何——徵收的。許多窮人為逃稅躲藏起來,但荷蘭人組織搜捕行動捉拿他們。被抓到的人遭受嚴懲並鋃鐺入獄。

這種狀況導致了1740年荷蘭士兵勾結當地人對華人鄉區(今唐格朗和茂物)發動的巴達維亞大屠殺。有時也被稱為“華埠慘案”的這起事件導致大約1萬名華人男子、婦女和兒童喪生。

荷蘭人當時許諾向那些砍下華人叛亂者頭顱的人發放巨額賞金。殖民政府還致信井裡汶的蘇丹們,命令他們為數千人配發武器並把他們派往巴達維亞。

幾百年的“外來者”

在以後的許多年里,荷蘭人對華人實施的統治變得更加嚴厲。有華人血統者必須穿著中國傳統服飾,包括男子要留辮子。

按照居住區規定,他們只被允許在指定的華埠建造房屋並居住。每次離開華埠,他們都要申請一種很難獲得的許可證。

種族間通婚被嚴格禁止。因赫說:“荷蘭人這樣做是為了確保他們當時在這個國家的統治和權威。”

在幾百年的時間里,華裔與當地人的隔離變得越來越嚴重。他們被視為生活在當地人中但仍是局外人的“外來者”。在殖民政府歧視性對待的推波助瀾下,誤解和偏見也肆無忌憚地愈演愈烈。

在華人頭領和他們的幫手的監督下,華人仍得繳納最高的稅賦。在認識到那些有影響力的華人的賺錢癖好後,東印度公司也指派他們管理一些港口和市場,以增加殖民政府的收入。

這種情況在當地人看來就是華人與荷蘭人勾結起來壓迫他們。因赫解釋說,仇恨由此加劇。

因赫的著作解釋說,這種仇恨十分嚴重,以至於在1942年荷蘭人離開和日本人到來統治群島之後,有許多華人住宅遭到洗劫,華人受到攻擊,因為他們被視為荷蘭人的幫兇。

因赫論文的原件目前正在南唐格朗的印尼華人文學博物館展出。該博物館還陳列有4萬多種照片、書籍和文件,這些展品展示了印尼華人對於爭取獨立的支持以及他們在其他方面的重要成就。

因赫希望她的著作能幫助人們覺醒起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