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L春決移師上海:電競靈活性凸顯
2021年06月14日21:27

  6月11日,KPL聯盟賽事委員會宣佈,2021年KPL春季賽總決賽舉辦地由廣東佛山變更為上海,這也是繼去年春季賽後,KPL春決又一次在上海舉辦。

  本屆春決移師上海舉辦

  由於廣東省仍處於疫情防控關鍵時期,為了保障觀眾、選手及工作人員的安全,助力疫情防控工作有序進行,KPL聯盟做出了更換總決賽舉辦地的決定,雖然佛山乃至大灣區的電競觀眾們這次留下了一些遺憾,但特殊時期仍能快速對突發情況作出調整,保障關鍵賽事及時更換城市仍可如期舉行,電子競技優秀的抗危機性和靈活性,體現得十分明顯。

  KPL官方公告

  線上賽、線下空場、常態線下賽靈活切換 KPL完成競技賽事新樣板

  回望2020年上半年,新冠疫情爆發後,全球體育賽事幾乎全部陷入停擺,而電子競技行業作為新型競技的代表,因為天然具備互聯網基因,採用線上賽複賽的辦賽模式應運而生,在文體娛樂活動大幅減少的情況下繼續為觀眾提供服務。

  2020年2月21日,KPL聯盟在電競行業率先提出通過線上賽的模式舉辦春季賽,並發佈了詳細的線上賽規則。

  短短數週之內,春節假期後散落在各地的選手紛紛返回上海和成都的球會所在地,16傢俱樂部也按照聯盟標準完成了網絡、監控等基礎設施的升級,保障了辦賽基礎,而聯盟的裁判團隊也多次往返於各球會基地進行數據監測,快速完成了線上賽的準備工作。

  去年線上賽期間聯盟裁判在球會基地完成線上賽監督

  選手們完成了隔離後,返回基地進行集訓,而對於刺痛、青楓等身在湖北當時還無法返回基地的主力選手,聯盟也寄去了比賽用機、並指導選手在家中佈置好可供監督的比賽環境,保障了公平性的同時,完成了多地互聯參賽,甚至遠程採訪這種細節也可以順利進行,儘可能還原了之前的直播觀賽體驗。

  線上賽時的遠程採訪環節

  春季賽開賽後,KPL舉辦也很順利,疫情防控進入平穩階段後,季後賽階段聯盟又率先採用了線下空場無觀眾的比賽模式,並創新性地採用了觀眾位選手加油視頻現場上牆的助威法,為選手們也帶來了久違的臨場激勵。

  通過多方的通力合作,2020年KPL春季賽季後賽、世界冠軍杯等比賽順利完成,也誕生了TS(現北京WB)一路13連勝奪冠的奇蹟,以及世冠總決賽讓三追四奪冠的壯舉,為觀眾們留下了難忘的回憶。

  KPL作為頂級電競賽事代表,通過迅速的實踐為電競乃至傳統體育行業樹立了特殊時期的辦賽樣板,抗疫工作成熟且完善,常規賽線上賽制+總決賽線下空場雙模式,也引發了很多賽事的效仿。

  球會主場逆勢落成 更多城市看好電競發展

  在2020年秋季賽,南京Hero久競、武漢eStarPro、廣州TTG以及重慶QGhappy的球會主場紛紛啟用,在很多傳統體育球會節衣縮食“過冬”的背景下,KPL引領的球會逆勢發育引發了全行業的高度關注。

  本屆春決備受期待

  從上海成都雙城模式,到如今的6城辦賽,越來越多的城市迎來了自己的KPL球會主場,這些主場既成為了觀眾們近距離接觸頂級賽事的場所,也為當地帶去了更完善的電競產業配套,並培養了更多電競人才。

  2021年的KPL春決原本計劃在佛山舉辦,本屆聯賽佛山GK戰隊成績進步明顯,他們和同屬大灣區的廣州TTG、深圳DYG都進入了季後賽,雖然佛山GK止步敗者組第二輪,但他們極強的韌性依然博得了觀眾的喝彩。此前官方並未正式宣佈春決落地佛山,但已經有很多相關小道消息傳出,因為總決賽的落地,對於提升當地電競氛圍、為尚在商議主場選址的球會帶來生態紅利,都有所幫助,佛山及周邊的KPL觀眾對此有所期待,也不難理解。

  實際上,隨著KPL地域化戰略的不斷加深,越來越多的球會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冠名城市,一些隊伍的主場已經快速投用,還有一些已經有城市冠名,但場館尚未落實的隊伍,也在斟酌選址。目前KPL隊伍中,只有5支隊伍還未落戶具體城市,像TES這樣成長速度很快的黑馬戰隊將結緣哪座城市,也成為了觀眾們津津樂道的話題,東北、西北等尚無球會落戶的城市,也成了粉絲們呼聲最高的地區,大眾對戰隊主場化信息的關心,以及本地落地主場戰隊的渴求都在日益增長。

  作為KPL發源地、聯盟主場所在地,今年上海再次迎來了聯賽總決賽的落地,屆時會有怎樣的視聽包裝升級、互動方式創新,都令觀眾們有所期待。而遺憾錯過總決賽的佛山,不必著急,2020年與春決擦肩而過的南京,幾個月後就喜迎球會主場開張,南京Hero久競又在年底的冬冠成功奪冠,佛山GK已經認準了這座城市發展,好事不嫌晚。

  目前季後賽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敗者組的禦三家中能否有隊伍殺出重圍闖進春決,南京Hero久競和廣州TTG的碰撞又會擦出怎樣的火花,本屆春決的看點,將異常豐富。

  (轉載自封面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