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胎家庭 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2021年06月14日10:39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口述:吉麗 攝影:《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肖翊

  “媽媽,你再給我生個弟弟吧!”這段時間老大總是嫌家裡女孩太多,讓我再給他生個弟弟陪他玩。我還真動了再生一個的念頭。

  我叫吉麗,三胎媽媽。5年前,我和先生賣了北京城里的房子,花140多萬在北京六環外的村里建了一棟理想中的家,在這裏養育著我們的三個孩子、一條狗、一隻貓,經營著自己創辦的生活品牌。

  當年,我是家裡超生的孩子,因為生我,父母雙雙失去了工作。但是我在成長過程中體會到了和姐姐一起成長的親密關係。現在我的每個孩子過生日,我都不會準備生日禮物,他們唯一能收到的生日禮物是來自每個家人的親親和抱抱。

  每天早上7:30姥姥準時把早餐擺上餐桌。三個孩子換好前一天晚上我精心為他們挑選好的衣服,排隊洗漱。別問怎麼做到這麼管理有序的,都是長期鬥智鬥勇的結果。

  吃完早餐,先生送哥哥去學校,順便遛狗。我騎自行車馱著妹妹,姐姐騎自己的小自行車跟在後面,一起去幼兒園。

  但是每個年齡段的孩子都有自己的特點,對,讓大人崩潰的辦法。

  老大剛10歲,正處在小叛逆期,經常故意挑戰大人的極限。但是,他能在接收到“媽媽馬上要崩潰”的信息後,有所收斂。村里的家長不“雞娃”,寧願讓孩子們把時間浪費在射箭和練習毛筆字上。

  老二7歲,準備上小學,經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你跟她說什麼,她都無動於衷,這也很崩潰。小女孩喜歡唱歌跳舞,放學後她會去小閨蜜家串門,小閨蜜的媽媽正好是聲樂老師,全程免費指導。

  更崩潰的是4歲的老三,正是什麼道理也沒法講的年紀,當她用盡全力哭的時候,你只能陪在身邊等她心情平複。但是,老三又是家裡求生欲最強的,她能知道家裡每個人的需求是什麼,並很好地配合大人,吃飯洗漱都特別幹脆。

  剛決定來村里養娃的時候,還沒有老三。我們和房東簽了15年的租期,正好老大、老二可以在這裏完整地度過從幼兒園到高中時期。

  在房屋的空間設計上,吉麗希望能讓孩子在任何空間都可以看到大人,大人也可以隨時觀察到孩子的一舉一動。

  為了拴住寶藏姥姥繼續幫忙帶娃,我們讓設計師把樓頂設計成空中菜園。這也讓本來認為把老大帶到上幼兒園的年紀,她就可以回山東老家的姥姥,待到了把老三都送進了幼兒園。

  為了減輕姥姥的工作量,我們在村里請了一個鍾點工阿姨,每天上午來幫忙收拾家,姥姥也可以安心地打理她的菜園。

  雖然村里的房租比城里低,全年吃的蔬菜都是姥姥自己種的,但三胎家庭的開銷還是不低,孩子在村里不上補習班,我不用化妝品,不買名牌包,我先生喜歡淘些木頭,但現在基本靠撿,除去每年三個孩子16萬多元的學費,一年的生活費大概在20萬元左右。

  三個孩子年齡離得近,很多東西都可以接上繼續使用,妹妹們還在用哥哥當年用過的澡盆。

  多年後,等他們長大了,他們一定會想起某個黃昏日落前,和兄弟姐妹在爸爸媽媽的院子裡,躺在草地上聽著音樂、吃著燒烤的家庭時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