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9驚險通過!以色列新總理是內塔尼亞胡的"徒弟"?
2021年06月14日08:19

  原標題:60:59驚險通過!以色列新總理是內塔尼亞胡的“徒弟”?

  在經過2年內四次大選之後,以色列終於迎來了新一任總理——不是老總理內塔尼亞胡,而是新總理貝內特。

  當地時間6月13日,以色列議會對“擁有未來”黨領導人拉皮德聯合八大政黨組建的新政府進行信任投票,最終以60票讚成、59票反對、1票棄權的票數險險通過。

  當天,以色列新政府宣誓就職。根據聯合政府協議,來自統一右翼聯盟、現年49歲的納夫塔利·貝內特成為新一任總理。他將執政至2023年9月,之後則由拉皮德接任。

以色列新一任總理貝內特。/IC Photo
以色列新一任總理貝內特。/IC Photo

  此前,前總理內塔尼亞胡已在以色列總理的位置上連續待了12年、累計待了15年,是以色列曆史上在任時間、連任時間最長的總理。

  在他之後上台的貝內特,能否擺脫內塔尼亞胡的“政治陰影”?他又將把以色列帶往何方?

  美國猶太移民後代、高科技領域億萬富翁

  納夫塔利·貝內特(Naftali Bennett)1972年3月25日出生於以色列海法市,父母是來自美國的猶太移民。

  受父親工作影響,貝內特孩童時期曾多次隨家人移居美國,因此他可以講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語。10歲時,貝內特一家返回以色列。

  1990年,18歲的貝內特應徵加入以色列國防軍,直到6年後才退役,但他一直保留著預備役身份及少校軍銜。

  服兵役期間,貝內特參加了很多著名行動,包括1996年以色列對黎巴嫩發起的“憤怒葡萄”軍事行動。在這次行動中,貝內特率領的部隊誤傷聯合國難民營,導致106名黎巴嫩難民喪生。這次行動也讓貝內特備受爭議。

  服完兵役後,貝內特在耶路撒冷的希伯來大學獲得法律學位。1999年,貝內特在美國紐約創建了一家軟件公司。據路透社報導,2005年,貝內特將這家生產反詐騙軟件的公司賣給了美國網絡安全公司RSA,售價為1.45億美元,他也因此躋身億萬富豪俱樂部。

  2009年,貝內特還曾出任另一家科技公司Soluto的CEO,Soluto於2013年賣給了美國公司Asurion,售價1億至1.3億美元。2021年6月,福布斯稱,貝內特此前投資了美國金融科技公司Payoneer,預計他將因此獲利500萬美元。

  貝內特目前和妻子、四個孩子居住在以色列特拉維夫。值得關注的是,貝內特信仰的是極端正統派猶太教,他也是以色列第一個正統猶太教總理。

以色列新一任總理貝內特。/IC Photo
以色列新一任總理貝內特。/IC Photo

  從政之路開啟,師從內塔尼亞胡

  出售了自創軟件公司後,貝內特於2006年返回以色列,正式進入政壇。而內塔尼亞胡可以算是他的政治導師。

  2006年至2008年,貝內特擔任以色列時任反對黨派領導人——內塔尼亞胡的幕僚長。其間,他推動了內塔尼亞胡的教育改革計劃。2007年8月,他還參加了內塔尼亞胡競選利庫德集團領袖的活動。

  2010年至2012年,貝內特成為以色列一個最主要的定居點行動——Yesha Council的負責人。這個組織一直推動在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建立猶太人定居點。

  2012年,貝內特退出利庫德集團,加入極右翼政黨“猶太家園黨”,並在當年11月的內部選舉中成為該政黨的領導人。貝內特將“猶太家園黨”塑造為支持猶太人定居點的一個政黨,多次呼籲以色列占領約旦河西岸。

  在2013年的議會選舉中,貝內特領導的“猶太家園黨”獲得了12個議席。加入議會後,貝內特放棄了他的美國公民身份。

  在內塔尼亞胡執政期間,貝內特先後被任命為經濟部長、宗教服務部長、耶路撒冷和離散猶太人事務部長、教育部長、國防部長等職務,被視為內塔尼亞胡的“門徒”。

資料圖:內塔尼亞胡。/IC Photo
資料圖:內塔尼亞胡。/IC Photo

  和內塔尼亞胡從分道揚鑣到互為敵手

  雖然有著近乎“師徒”的情分,但貝內特和內塔尼亞胡早在多年前就分歧不斷。

  2009年,貝內特和內塔尼亞胡因政見不同產生激烈衝突。當時,由於美國積極推動巴以和平談判,內塔尼亞胡放緩了猶太人定居點的建設。而貝內特一直支持建設猶太人定居點,兩人產生分歧。

  但在此後10年間,貝內特在內塔尼亞胡政府中出任過多個重要職務。2018年11月,貝內特曾表示他領導的“猶太家園黨”將退出內塔尼亞胡聯合政府,但後來又取消這一決定。在2019年4月的議會選舉中,貝內特未獲得議會席位,後退出內塔尼亞胡政府。

  在當年9月的第二次選舉中,“猶太家人黨”和一些右翼政黨聯合組成“聯合右翼”,後又改名為Yamina。該黨在此次議會選舉中贏得7個議席。2020年3月,以色列舉行2年來的第三次議會選舉,Yamina贏得6個席位。

  在2021年3月的第四次大選中,Yamina贏得了7個議席。作為該黨領袖的貝內特也搖身一變,成為此次組閣的“造王者”。

  事實上,在幾次大選之後,內塔尼亞胡都曾邀請貝內特聯合組閣,但貝內特拒絕。最終,在左翼政黨領導人拉皮德組閣權到期之前,貝內特同意和拉皮德組建一個由八大黨派聯合的新政府。貝內特將首先出任總理至2023年9月,之後則由拉皮德接任。

  對於貝內特和拉皮德聯合組閣,內塔尼亞胡稱之為“對右翼的背叛”。他痛批貝內特“為了掌權不擇手段”,左翼、右翼組成的聯合政府是“世紀騙局”、“將對以色列國家安全造成威脅”。

  對於內塔尼亞胡的抨擊,貝內特6月6日晚表示,新政府“不是一個災難,而是政府的一次改變——這在任何民主國家都是正常的”。“以色列政府不是君主製,沒有人能有獨裁權”。

  他還直接“喊話”內塔尼亞胡,“放過以色列吧,不要留下一片焦土”,“我們希望記住你當總理時做的好事、達成的好協議,而不是你離任時留下的消極氣氛”。

資料圖:貝內特。/IC Photo
資料圖:貝內特。/IC Photo

  反對巴勒斯坦建國,貝內特時期巴以問題怎麼解?

  作為一名“70後”政治領導人,貝內特自有其政治抱負。從貝內特過往的從政經曆可以看到,他一直將占領巴勒斯坦領土、反對巴勒斯坦建國作為他政治生涯的一個核心目標。

  貝內特曾多次明確表示反對巴勒斯坦建國。2015年,他曾稱允許巴勒斯坦建國對於以色列而言無疑是“自殺”。

  2014年,他警告以色列的阿拉伯人,不要成為“第五縱隊”(指暗中從事顛覆活動的秘密集團)。他還在《紐約時報》上撰文稱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舊的和平模式”已經不適用,反對國際社會普遍支持的巴以“兩國方案”。

  貝內特還曾極端地表示,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應該被殺死,而不是被釋放”。甚至對於加沙地帶的兒童,他也稱之為“恐怖分子”。

  除此之外,貝內特多次表示,支持以色列加強對耶路撒冷老城聖殿山區域的控製。聖殿山一直是個敏感地區,今年以色列警方禁止巴勒斯坦人進入聖殿山進行齋月祈禱多次引發衝突,最終導致以色列和加沙地帶哈馬斯持續11天的戰爭。

  貝內特在巴以問題上的這些表態,引發了外界對於他上台後巴以局勢是否會惡化的擔憂。

  中國社科院西亞非洲研究所研究員餘國慶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貝內特是一個極右翼分子,他也將自己定位為以色列的強硬右翼。因此,貝內特上台之後,首先肯定不會在巴勒斯坦問題上讓步,也不大可能會做出緩和巴以關係的一些舉動。

  但是,他應該也不會做出激化巴以矛盾的行為。餘國慶表示,貝內特上台之後重點還是會放在國內問題上,譬如疫情防控、恢復經濟等,對於巴以問題這類“難啃的骨頭”,他沒辦法一下子解決,所以可能會暫時擱置。此外,美國總統拜登在巴以問題上可能會調整政策,貝內特也需要和美國進行協調。

  “所以整體而言,貝內特在任的2年時間內,巴以問題可能會保持現有狀態。貝內特雖然有占領加沙地帶和約旦河西岸的想法,但短期內不可能做到。”餘國慶說道。

  《華盛頓郵報》報導也指出,由於以色列新政府涵蓋從左至右8個政黨,甚至首次納入了代表阿拉伯人的拉姆黨,預計貝內特短期內無法推進他的“占領計劃”。

  貝內特本人去年11月曾表示,未來幾年內,需要先擱置以色列政治爭議以及占領巴勒斯坦或是讓巴勒斯坦建國等事宜,專注於控製疫情、複蘇經濟、修復內部分歧。

資料圖:拉皮德。/IC Photo
資料圖:拉皮德。/IC Photo

  “70後”領導人上台,以色列政局將走向何方?

  從2009年至2021年,內塔尼亞胡連續執政12年,給以色列政治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影響。事實上,在內塔尼亞胡時代,以色列已經高度極化,支持內塔尼亞胡的一派和反對內塔尼亞胡的一派涇渭分明。

  據以色列《國土報》報導,以色列反對派聯合組閣成功後,以色列國家安全局曾指出,社交媒體上的政治討論中的仇恨和煽動已達到危險程度,這可能導致該國發生政治暗殺事件。有人認為,這是給內塔尼亞胡的一個“警告”。

  那麼,貝內特上台後,他能夠擺脫內塔尼亞胡時代的影響嗎?

  餘國慶認為,作為曾經在內塔尼亞胡陣營工作過很長時間的一個新生代政治家,貝內特的執政風格肯定有受到內塔尼亞胡的影響,某種程度上他可能會延續內塔尼亞胡時代的一些做法,以保持政治穩定。這可能也是作為組閣人的拉皮德,同意讓貝內特先擔任總理的一個原因。

  但是,貝內特本身具有很強的政治抱負。“他會抓住一切機會展示自己的政治價值,不讓其他人覺得他是內塔尼亞胡的傀儡或影子。”餘國慶稱。

  事實上,內塔尼亞胡下台之後將成為最大反對派的領導人。但是,他本人還面臨著很多的問題,包括貪腐指控。失去作為總理的影響力和特權,內塔尼亞胡甚至可能面臨牢獄之災。

  此外,據《衛報》報導,有消息稱,以色列新政府將向議會提出幾個新的提案,包括限製總理任期至2屆——若是通過,已經出任5屆總理的內塔尼亞胡未來將無法再次擔任總理職位。還有消息稱,貝內特和拉皮德正在考慮立法禁止曾擔任過總理的人8年內進入議會,這一法案則可能直接終結內塔尼亞胡的政治未來。

  因此,內塔尼亞胡下台之後對於以色列政局的影響還會有多大,目前尚不好說。那麼,作為內塔尼亞胡時代的“接班人”,貝內特將把以色列帶往何方?

  餘國慶指出,以色列政治右傾化,從上世紀90年代就開始了,此後這二十餘年間一直在延續。作為新上台的領導人,貝內特可能會優先處理國內問題,包括疫情、經濟以及政治穩定等。以色列新政府由八大黨派組成,其內部分歧仍然很大,因此保持政治穩定、將聯合政府延續下去就是一項艱難的任務。

  在對外方面,貝內特也會儘量維持現狀,避免做一些更極端的行動。但他會努力維持以色列和美國的關係,同時改善以色列和其他阿拉伯國家的關係。

  “在以色列政壇上,真正能夠冒出頭的新生代領導人還是比較少的,因為此前一直被內塔尼亞胡壓著。貝內特上台之後,他會藉機展現自己的特長,努力做出一些嚐試和改變。但是,他很難真正改變以色列社會的右傾趨勢以及以色列政治的僵化局面。”餘國慶指出。

  文/謝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