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歐洲盃上這一次滑跪 37歲的潘德夫等了整整20年
2021年06月14日17:38

  原標題:為了歐洲盃上這一次滑跪,37歲的潘德夫等了整整20年

潘德夫進球後滑跪慶祝。圖/IC photo
潘德夫進球後滑跪慶祝。圖/IC photo

  6月14日淩晨,羅馬尼亞的布加勒斯特國家體育場,奧地利和北馬其頓雙雙創造了曆史。

  3比1,奧地利擊敗北馬其頓,收穫3次歐洲盃之旅的第一場勝利。

  不過,這場球對於輸家北馬其頓來說意義更為重大。這是他們曆史上第一場歐洲盃決賽圈的比賽,37歲零321天的潘德夫,打進了這個國家曆史上的第一個世界大賽進球,同時成為歐洲盃曆史上進球第二老的球員。

  說巧不巧,歐洲盃曆史上進球最老的球員正是來自北馬其頓本場比賽的對手奧地利。奧地利前鋒瓦斯蒂奇2008年歐洲盃與波蘭的比賽取得進球時,年齡是38歲零257天。

  潘德夫的足球故事,不僅是他個人的足球故事,也是北馬其頓國家隊的足球故事,更是北馬其頓這個國家的故事。

  “他是國家隊的領袖,也像是這個國家的領袖”

  歐洲盃開始前,尤戈斯拉夫·特倫喬夫斯基接到了戈蘭·潘德夫打來的電話,他準備小小地捉弄一下這個老朋友。

  今年早些時候,潘德夫曾經說過,他踢完這次歐洲盃就要退役。特倫喬夫斯基“唆使”他推遲退役時間,比如等到2022年卡塔爾世界盃後再說。“教練也許會選我(去踢世界盃)。”潘德夫說,“但那個時候我會比現在重15公斤。”

  不管從什麼角度講,在北馬其頓,潘德夫已經很“重”了。

  放眼整個歐洲盃的所有球員,沒有哪一個人能像潘德夫一樣在他的祖國獲得如此多的崇敬,也沒有哪一個球員的職業生涯能和其祖國的發展曆程綁定如此緊密。“戈蘭有一種特殊的能量,可以讓人們和他走得很近。” 特倫喬夫斯基說,“他是國家隊的領袖,也像是這個國家的領袖。”

  自從2001年6月開始為北馬其頓踢球,一轉眼潘德夫已經穿上國家隊球衣20年了。

  20年里,他當年交過手的很多人已經歸隱山林,比如大衛碧咸、蘭帕德。20年里,他的球衣號碼也從最開始的4號,變成了現在象徵著核心的10號。20年里,他的國家隊出場次數從1變成了120,他的國家隊進球也從0變成了38。

  “在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他似乎就有一種超能力,能夠提前預判隊友的下一個動作。”德里奧·羅西說,當年他執教拉齊奧時,潘德夫是其手下的關鍵球員,“這就是他與眾不同的原因,也是他在效力過的所有球隊不可替代的原因。戈蘭會比其他人早幾秒看到機會,真是太神奇了。”

  除了這種神奇的技術特質,潘德夫的性格也讓他備受尊敬。

  他不喜歡張揚,更願意沉默著負重前行。即便是在國際米蘭出場了473次,並隨球隊拿到了歐冠冠軍,但在意大利和北馬其頓之外,他也算不上家喻戶曉的人物。“他不是那種會在賽前發表激情演說的人,很多時候只要一個眼神就夠了。”羅西說,“戈蘭是一個沉默的領導者,和其他人不同。他的隊友都很愛他,這絕非巧合。”

潘德夫跟隨國際米蘭奪得過三冠王。圖/IC photo
潘德夫跟隨國際米蘭奪得過三冠王。圖/IC photo

  “北馬其頓對他的投資,他全都還給了北馬其頓”

  1983年7月,潘德夫出生於北馬其頓的斯特魯米察。後來,他加入了當地球隊貝拉西卡的U11少年隊。也就是在那裡,他和特倫喬夫斯基認識了。當時,特倫喬夫斯基效力於貝拉西卡的U18青年隊。

  “我記得他到球隊的第一堂訓練課,” 特倫喬夫斯基說,“教練們課後開了一次會,大家都很開心,‘這小子技術出眾、天賦爆棚,他會成為一個偉大的球員。’”

  教練們似乎過於樂觀了。要知道,當時的北馬其頓是全歐洲最貧窮的6個國家之一,孩子們要想出人頭地太困難了。好在,潘德夫足夠出色。在隨貝拉西卡一線隊去意大利踢著名的維亞雷喬錦標賽時,他給意大利的球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8歲那年,潘德夫加入了國際米蘭。

  亞平寧半島的早期生活並不順利,多隊輾轉後,直到穆里尼奧入主國際米蘭,潘德夫迎來了職業生涯最輝煌的時刻。2010年,他隨著藍黑軍團一起加冕三冠王榮耀,一口氣拿到了意甲冠軍、歐冠冠軍和意大利杯冠軍。

  個人職業生涯取得成功後,潘德夫聯繫了特倫喬夫斯基,後者當時已經成為了一名教練。兩人共同決定,要幹一件大事情。

  “貝拉西卡培養年輕人的水平不高,所以我對戈蘭說:‘我們必須幹點事情,幫助那些有天賦的年輕人。’” 特倫喬夫斯基說,“他告訴我:‘我們一起幹吧,我要把我掙的這些錢,投入到我們的足球建設中去,幫助我的城市、我們的孩子和我的祖國。’”

  很快,一支名叫潘德夫學院的球隊誕生了。是的,這是屬於潘德夫的球隊。球隊第一任主教練名叫伊利亞·馬蒂尼查羅夫,他組建了球隊的教練班子。

  2019-2020賽季,在獲得北馬其頓國內的杯賽冠軍後,他們拿到了歐聯杯資格賽的資格。儘管最後輸給了波黑的莫斯塔爾茲林斯基,但他們的表現還是讓人眼前一亮,畢竟,這支球隊的球員平均年齡只有21.5歲。

  本次歐洲盃,北馬其頓的26人大名單中,中場球員德揚·拉德斯基就來自潘德夫學院。

  放眼全歐洲,除了潘德夫學院,找不到另外一支以現役球員命名的球隊了。這當然並不是潘德夫虛榮的表現,但你要知道,這支球隊每年50%的預算都來自他。

  潘德夫為球隊建造了現代化的訓練設施,這些設施的先進水平超過了北馬其頓國內其他足球設施。球隊擁有13支不同年齡段的青年隊,他們的球員遍佈北馬其頓。

  “北馬其頓當年對潘德夫的投資,現在潘德夫全都還給了北馬其頓。”德拉吉·卡納特拉羅夫斯基說。20年前,正是他把潘德夫招入了北馬其頓國家隊,並讓其在不到18歲就完成了國家隊處子秀。“所有人都知道他為這個國家做了什麼,他是我們的偶像。”

闖進歐洲盃決賽圈那一夜,潘德夫哭成了淚人。圖/IC photo
闖進歐洲盃決賽圈那一夜,潘德夫哭成了淚人。圖/IC photo

  “他是20年前那個人,沒有任何改變”

  每個關於潘德夫的故事都有共同的主題:這個人很好。

  “他是20年前那個人,沒有任何改變。”喬治·赫里斯托夫說。他曾是北馬其頓國家隊的中鋒,和潘德夫一起征戰多年,“他是一個沒有任何汙點的男人。一個人要想保持初心很難,但他真的還是以前那個普通人,沒有任何架子。我的兩個孩子非常崇拜他,他們買了2020年歐洲盃的帕尼尼球星卡,當他們得到潘德夫時開心極了。他對孩子們的影響深遠。”

  羅西心中的潘德夫,是個善良的好人。他講了個故事,來佐證自己的觀點。在羅西手下效力的4個賽季,潘德夫進了60個球,知名度一路飆升。有一天訓練開始前,潘德夫對隊友們說,他被搶劫了。他當時就在家裡,聽到罪犯們破門而入時他並沒有反擊,雖然他完全有能力製止這些人。

  “小偷們拿走了他的車鑰匙,去了車庫,開著他的車揚長而去。”羅西說,“潘德夫沒有做任何事情,他就站在窗戶後面看著整個場景,這太不可思議了。潘德夫講完,更衣室里所有人都笑了。但在我看來,他是一個了不起且謙遜的人。”

  羅西笑著說,他建議大家每年夏天都去潘德夫家做客,“就像你回到祖母家吃飯一樣,吃完不算,還得帶走點什麼東西。”

  在羅西眼裡,世界上只有兩種類型的球員。“98%的人總是需要動力、需要外界的刺激,在事情不順利的時候,他們會責怪別人。還有2%的人,包括戈蘭在內,他們不在乎壓力很大或困難的比賽,當一場重要的比賽擺在面前,他們無所畏懼。”

  所以,在北馬其頓與奧地利這場比賽中,雖然早早落後,但37歲的潘德夫沒有放棄,他繼續奔跑、尋找戰機,當對手失誤時,他果斷出擊,一擊即中。然後,肆意奔跑,忘情滑跪。

  那一刻,37歲零321天的他,是歐洲盃曆史上進球第二老的球員,但也是北馬其頓曆史上歐洲盃進球最年輕的球員。

  新京報記者 肖萬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