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肺復甦!除顫器!隊醫講述讓世界屏息的15分鐘
2021年06月13日13:40

  深度| 新浪體育 #歐國盃專題

  昨夜今晨,足球震動世界。

  全世界的球迷,媒體,和許多不相關的人,都在關注著一名足球運動員的生死。

  在歐國盃小組賽丹麥與芬蘭上半場踢到41分鐘時,丹麥隊核心艾歷臣於前場邊線處無對抗的情況下,突然前撲倒地。

  接下來15分鐘令人揪心的救援過程中,全世界的球迷都在祈禱,希望艾歷臣請醒過來。

  01 電擊後顫抖的腿

  03年洲際國家盃維維安-福倒在球場的一幕,再次像過電影一般,於不少老球迷的腦海中閃現。

  這位孫繼海在曼城的隊友倒在球場後,沒能再次站起來。

維維安-福被擔架抬走
維維安-福被擔架抬走
  

  西維爾的希望之星佩爾塔在2007年8月25日的西甲聯賽,西維爾和基達菲的比賽中,突然倒地昏迷。

  雖然經過隊友德拉古迪諾域治的救治,他一度恢復了知覺,但在回到休息室之後不久,佩爾塔就再度不省人事。

  之後的緊急送醫,也未能挽回他年僅23歲的生命。

  與之相似的,還有費倫天拿的前隊長阿斯托里。他在家遭遇突發性心臟病,猝然長逝。

  這一次,艾歷臣同樣遭遇了心臟問題,他能挺過來嗎?

  在關於心臟猝死的救援中,有「黃金4分鐘」的急救法則。

  當除顫不及時時,存活率每分鐘減少10%,但如果進行及時的心肺復甦和除顫,球員的存活率可以超過60%。

  英格蘭球證安東尼-泰萊在看到艾歷臣倒地後,迅速要求隊醫進場。

  丹麥隊隊長卡查看出了苗頭不對,他在隊醫入場前第一時間擺正了艾歷臣脖子的位置,然後檢查了艾歷臣是否在無意識狀態中,吞下了自己的舌頭,並幫他清理了氣道。

  8秒後隊醫全力奔跑,橫跨了綠茵場,14秒內,球員們為急救騰出了足夠的空間。

  37秒,搶救設備入場……52秒AED(心臟除顫)設備抵達。

  54秒,四名身著特殊標識的擔架員抬著擔架進入。

  丹麥球員們在艾歷臣倒地的地點周圍,圍成了一圈,嚴峻的形勢讓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充滿了緊張和悲傷。

  通過這些長人的腿縫,你能看到隊醫正在擠壓艾歷臣的胸部。

  1分36秒開始,他們給心臟停跳的丹麥核心進行了CPR心肺復甦。這包括每分鐘100-120次的專業胸外按壓,以及胸外按壓30次後的2次人工呼吸。

  芬蘭和丹麥隊的相關人員開始退場……歐洲足協宣佈說:比賽暫停。

  世界的焦點,都集中在了球場草坪那個角旗區附近的臨時急救場上。

  可以在現場看到艾歷臣露出的腿出現了一次跳躍式的痙攣——這是電擊除顫帶來的。

  人們能夠看到小舒米高在場邊安慰一位女士,那是艾歷臣的女友薩布麗娜-延森(Sabrina Kvist Jensen)……

  13分12秒,艾歷臣在隊友和救護人員撐起的圍擋遮蓋下,被放置於急救擔架上,推出了球場,送往醫院。

  一名路透社的記者拍攝了一張艾歷臣被送出球場的照片,在照片中,他睜開了眼睛,甚至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丹麥主流媒體《貝林時報》(Berlingske) 的現場攝影師 Søren Bidstrup 也在隨後向讀者報告說,他看到艾歷臣已經有了意識。  

  02 醫生談現場

  丹麥足協在艾歷臣被送往醫院後,確認了球員意識清醒、可以說話,艾歷臣甚至還和隊友打了電話。隊友確認其沒事後,才決定恢復比賽。

  丹麥國家隊的隊醫莫滕-博伊森在新聞記者會上通報了艾歷臣的情況。

  他說道:「當基斯坦奴摔倒後,我們被叫到場上。我沒能看到(他倒下的)那一幕,但很快就知道他摔倒了。」

  「當我趕到那裡時,他側躺著,還有呼吸。但很快情況就發生了變化,然後我們開始了心肺復甦的治療。有球場醫生和其他急救人員的快速幫助真是太棒了。」

  最重要的是,博伊森給球迷們帶來了好消息:「我們把基斯坦奴救回來了。在他被送往醫院之前,他跟我說過話。」

  西班牙負責轉播本次歐國盃的電視四台請到了西班牙的高血壓協會會長荷西-安東尼奧-多納雷,他對艾歷臣的情況做了一個簡單的評估。

  多納雷說:「按常理來說,(艾歷臣可能)是心律不齊的問題,而且是遺傳的。他到現在二十多歲了,在工作強度非常高的情況下才會發作,也就是說,壓力也是有影響的。」

  「艾歷臣之所以得救是因為搶救及時,他的心臟停止跳動後,第一件事就是要幫助他的心臟恢復跳動,事發非常突然,球員們當時都驚呆了,都很慌,但是在出事的開始那幾秒是最關鍵的。」

  「如果這事是發生在自己的寓所,沒辦法有那麼及時的急救措施,那麼後果可想而知,結果也會跟現在完全不同。」

  哥本哈根足球球會的前主教練索爾巴肯在看到電視後,立即意識到艾歷臣發生了嚴重的事情。

  索爾巴肯說:「這很嚴重,我在 2001 年在 FCK 訓練期間也出現過心臟驟停,這讓我不得不做出掛靴的決定。」

  索爾巴肯通過視頻接受挪威電視2台採訪時說,艾歷臣可能要做出同樣的考慮。

  「基斯坦奴需要問,我的足球生涯該如何?」索爾巴肯讚揚了丹麥國家隊隊員圍成一個圈對選手的保護,以及醫生的快速干預。

  「這看起來很專業。球證給與了立即回應,醫療服務也顯得超級專業。」

  索爾巴肯說:「基斯坦奴應該可以康復,醫院的專家會給與他足夠的照顧,我希望基斯坦奴能夠感到寬慰並再次投入生活。我知道他有小孩,但他也處於職業生涯的頂峰,他將經歷一些艱難的選擇。」

  不過,索爾巴肯不認為艾歷臣必須退役,他不建議拿這次的賽場事件和自己2001年的情況相提並論。當時33歲的索爾巴肯選擇聽從醫生的建議掛靴。

  「無論是在年齡還是素質上,我和艾歷臣都有很大的不同。我認為他的身體和精神都非常強壯,他需要問自己是否還要當一名足球運動員,還是應該改變現在的生活。」  

  03 足球也很「危險」

  C.朗拿度在 Facebook 上分享了他和艾歷臣比賽中的照片。

  C.朗拿度寫道:「我們的思念和祈禱與基斯坦奴-艾歷臣及其家人同在。足球界團結一致,期待好消息。我期待很快在球場上見到你,克里斯!要堅強!」

  國際米蘭寫道「Forza Chris,我們所有的思念都與你同在!」

  從艾歷臣倒地失去知覺到完成急救恢復自主呼吸,歐國盃賽場上的這個「生死15分鐘」,堪稱一次經典的急救案例。

丹麥童話構築起了最美的人牆
丹麥童話構築起了最美的人牆
  

  在搶救過程中,最令人動容的時刻——無疑是卡查組織隊友們排成了一圈人牆,防止攝像機拍到一些隱私畫面,為自己的隊友保留了尊嚴。

  見證了一個大家熟悉的球星從鬼門關走過來的生死時速,這種震驚和觸動絕不是平時看到一條文字新聞播放運動員猝死可以感覺的到的。

  生命健康是一切體育運動的基礎。足球可以讓不相干,乃至敵對的人們在緊要的時刻團結起來。

  艾歷臣被送醫後,現場的丹麥球迷和芬蘭球迷一邊高喊:基斯坦奴;另一邊則回應:艾歷臣。球場上對立的雙方,此刻因為人類共通的人性站在了一起,共同為一個人大聲呼喊。

  在大屏幕播報球員確認脫離危險後,球迷爆發出了熱烈的歡呼——比自己的球隊入球還要熱烈的多。

球迷高舉艾歷臣波衫
球迷高舉艾歷臣波衫
 

  比賽恢復前,兩隊球員更是圍成了一個圈,他們互相鼓勵,溫暖了彼此,也溫暖了全世界。足球是和平年代的戰爭,但即便人們身處戰爭,也無法泯滅人性,更何況體育。這一幕幕,怎能不讓人感動。

  足球並不能算是競技體育里最危險的一項運動,但心臟驟停和猝死卻是危及運動員生命最凶狠的殺手。

  1996年,科學家在英國舉行的歐洲心血管學會會議上公佈了一個數據:從1981年到1994年,各球會中猝死的運動員達2000名,其中足球運動員628名,是所有運動員中猝死率最高的,佔猝死總數的30%以上;其次是網球運動員151名,再次是單車運動員124名,兩者相加佔13%左右。

  與10年甚至20年前相比,現在球員的參賽密集程度遠非當年所能相比。

  以美斯為例,09/10賽季,22歲的阿根廷人在巴塞共參加了52場球會比賽,國家隊比賽12場,總計64場比賽。97/98賽季,朗拿度參加了47場球會比賽,10場國家隊比賽,總計57場。

  而85/86賽季,馬勒當拿共參加了31場球會比賽,國家隊比賽10場,總計41場。

  這還只是正式比賽。國際足協07年的一項調查顯示,頂級球星每年參加的各種比賽場次可達到90場,他們幾乎每4天就要經歷一場高強度的奔跑。

  據法國媒體的統計,足球運動員特別是豪門球星每年要比20年前多踢一倍的比賽,而與比賽場次增多相對應的還有比賽激烈程度的增加。當今球壇的身體對抗程度和快速的比賽節奏,都要求球員付出更多。

  在上世紀60年代的足球比賽中,平均每名球員的奔跑距離不過6000米出頭,而如今的中場球員跑個1.2萬米是家常便飯。

  2006年,國際足協引入了強製性的國際足協賽前醫學評估(PCMA)程序,對運動員的健康進行管理。

  賽前醫學評估包括心電圖(ECG)和超聲心動圖的檢查,目的是檢測嚴重的遺傳病和獲得異常的心臟狀況數據。

  同時FIFA也強調了現場準備AED(除顫器)並對之使用的重要性。所有訓練和比賽必須配備受過充分培訓的醫療人員,他們要會進行心肺復甦(CPR)。

  相信艾歷臣這起案例和救援成功的經驗,會進一步促進FIFA製訂更為嚴格的球場安全細則,力求挽救更多人的生命。

  (葛思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