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屈原 還有他們與端午有淵源
2021年06月13日08:40

  原標題:除了屈原,還有他們與端午有淵源

《午瑞圖》郎世寧(清)
《午瑞圖》郎世寧(清)
《畫端陽景》孫克弘(明)
《畫端陽景》孫克弘(明)

  “節分端午自誰言,萬古傳聞為屈原。”每逢端午,人們第一時間想起的曆史名人是屈原。其實,在曆史的長河中,與端午習俗有關的曆史名人不在少數。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鍾葵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鍾葵(翻拍)

  端午紀念屈原

  始於漢,唐代成為主流

  在我國, 端午節至今已有兩千多年曆史,自春秋戰國時期就約定成俗,但當時的習俗是以驅瘟闢邪為主。把紀念屈原融入端午習俗,始於漢代。東漢應劭《風俗通》云:“五月五日,以彩絲系臂者,辟兵及鬼,令人不病瘟,亦因屈原。”

  隨後,人們又將端午划龍舟和吃粽子的習俗和屈原聯繫起來。南朝宗懍《荊楚歲時記》載:“五月五日競渡,俗為屈原投汩羅日,傷其死,故並命舟楫以拯之。”

  南朝吳均《續齊諧記》則說:“屈五月五日投汩羅而死,楚人哀之,每至此日,竹筒貯米投水祭之。”人們將貯米竹筒投入水中,目的是讓水中動物吃飽了,不再傷害屈原的軀體。後來的粽子便是從竹筒貯米演變而來。

  基於上述種種傳聞,自唐代以後,端午節紀念屈原便成為流傳最廣的主流說法。

  不過,端午節作為綜合各種曆史文化因素的重要節日,其涉及的曆史名人還有不少,並非僅僅是紀念屈原這樣單一。

  “濤神”伍子胥

  划龍舟食粽子或源於他  

  伍子胥一夜白頭、五戰破郢等故事,在戲劇舞台上已被演繹了無數次,但他與端午節的關係卻鮮為人知。

  據《吳越春秋》記載,伍子胥自刎後,吳王夫差派人將他的屍首裝入皮革袋,於五月五日投入江中。然而伍子胥的屍首卻不沉沒,而是“隨流揚波,依潮來往,蕩激崩岸”。當地百姓以為是伍子胥顯靈,便尊他為“濤神”“波神”“伍神”。每逢夏曆五月五日,眾人合力划船,逆流而上,迎接“伍神”。這種習俗主要流行於錢塘江流域。

  由於伍子胥屍沉江之事比屈原投江早,有些文獻認為,端午節划龍舟和食粽子的習俗源於伍子胥,而非屈原。如《荊楚歲時記》稱:“邯鄲淳曹娥碑雲,五月五日,時迎伍君。……斯又東吳之俗,事在子胥,不關屈平也。”

  而浙東一帶的曆史文獻,還認為五月五日吃粽子也與屈原無關:“鄉俗午日以粽奉伍大夫,非屈原也。”

  孝女曹娥

  其父之事故與“伍子胥”有關

  自伍子胥被尊為“濤神”後,五月五日划龍舟便相沿成習。此後不久,又發生了一件事。據《後漢書·列女傳》記載:“孝女曹娥者,會稽上虞人也。父盱,……漢安二年五月五日,於縣江溯濤婆娑迎神,溺死,不得屍骸。娥年十四,乃沿江號哭,晝夜不絕聲,旬有七日,遂投江而死。……”

  此外,東漢邯鄲淳《曹娥碑》、晉《會稽典錄》等也有類似記載,並說明曹娥之父所迎之“神”就是“伍君”,即伍子胥。漢安二年為公元143年,可見競渡迎“濤神”之俗在東漢已出現。

  人們感動於曹娥對父親的深情,每年五月五日,舉行競渡活動並投食江中,以示紀念。

  越王勾踐

  以龍舟競渡為名操練水軍

  據曆史文獻記載,越王勾踐戰敗被吳王軟禁三年,回國後立誌報仇雪恥。於是“繕甲兵,治須慮”,積蓄糧草,準備伐吳。“須慮”是當時越人對船的稱呼。《越絕書》云:“越人謂船為須慮。”

  傳說越王勾踐把“須慮”造好後,於五月五日以“競渡之戲”為名操練水軍,而竟渡所用之船正是龍舟。宋代高承的《事物紀原》載:“競渡之事,起於勾踐,今龍舟是也。”

  為何越王勾踐挑此日操練水軍?《吳越春秋》認為:“(龍舟)起於勾踐,蓋憫子胥之忠作。”意思是,越王勾踐造龍舟競渡操練水軍,是為了紀念伍子胥。傳說伍子胥死於五月五日,故於此日操練水軍。

  蒼梧太守陳臨

  因推誠至公深受愛戴

  唐代徐堅《初學記》卷四引《後漢書》云:“陳臨為蒼梧太守,推誠而理,導人以孝悌,臨徵去。後本郡以五月五日祠臨東城門上,令小童潔服舞之。”

  由於陳臨為官推誠至公,心繫百姓,深受百姓愛戴。他卸任後,當地百姓每年五月五月至東城門舉行紀念陳臨的端午文化活動。此事在南北朝仍廣為流傳,如北齊魏收《五日詩》云:“麥涼殊未畢,蜩鳴早欲聞。……因想蒼梧郡,此日祀陳君。”

  介子推

  “不生火做飯”或因他而起  

  有關介子推的傳說,多與寒食節及清明節有關。不知何故,後人又將五月五日一些地方不生火做飯的習俗與他聯繫起來。

  最早記載這種習俗的是東漢蔡邕的《琴操》:“介子綏(推)……抱木而燒死,(晉)文公令民五月五日不得發火。”

  晉代陸翽的《鄴中記》也說:“並州俗以介子推五月五日燒死,世人為其忌,故不舉餉食。”此處的並州指今內蒙古、山西大部及河北部分地區。但宋代的《太平禦覽》卻否認此說:“並州俗以介子推五月五日燒死,……故不舉火食,非也。北方五月五日自作飲食祠神,及作五色縷,五色辛盤相問遺,不為介子推也。”

  來源:廣州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