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書寫百年 電影《1921》以真實感人
2021年06月13日14:11

原標題:用青春書寫百年 電影《1921》以真實感人

中新社北京6月13日電 題:用青春書寫百年 電影《1921》以真實感人

中新社記者 應妮

  電影《1921》於11日晚亮相第二十四屆上海國際電影節。兩個多小時的影片,聚焦先輩青年時代,立體、豐滿、細膩地塑造人物,令當代年輕人有機會“身臨其境”體會百年前的同齡人,是如何在危機四伏的形勢下建立中國共產黨的。

6月11日,第24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開幕式紅毯儀式在上海隆重舉行,紅毯上星光熠熠,張藝謀、陳凱歌、周冬雨、甄子丹、謝霆鋒、倪妮等眾星雲集。圖為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開幕影片《1921》劇組走上紅毯。 張亨偉 攝

真實源自細節

  劇組1:1重建了一大會址、二大會址、博文女校、新青年編輯部等上海石庫門老建築,在聯合導演鄭大聖眼中,這樣對史實細節的精益求精是必要的:“黃建新導演在片場反複重申‘大事不虛,小節不拘’,所以為了儘可能再現和還原曆史現場,我們複刻搭建了包括各種曆史原址的石庫門建築群落,甚至連磚頭都是手工鋪就,呈現自然錯落的起伏。”

  為了呈現出1921年建黨前後的真貌,主創人員花了四年多去世界各地深入挖掘珍貴史料。據製片人任寧介紹,他們從日本警視廳檔案資料里找到了日本特高課曾計劃破壞“一大會議”、上海法租界工部局曾接到過警戒來上海的共產國際代表的信息等鮮為人知的記載。基於此,《1921》的劇本引入了日本和歐洲視角,在史實基礎上,對代表們在“一大會議”前後化險為夷的過程進行影視化表達。

  演員們為了有血有肉塑造先輩鮮為人知的青年時代,下苦功研究史料、設計細節。黃軒為展現百年前先輩在家國存亡之際改變民族命運的壯誌,提前幾個月深挖資料,豐富角色人物性格,讓其扮演的李達有參與籌備“一大會議”、徹夜編輯《共產黨》雜誌的熱血一面;也有感性浪漫的一面,憂思國家命運甚至落淚。

人性抒發情感

  青年時期的毛澤東,不僅有對革命的熱情和改變中國的壯誌,他同樣是個普通青年人。導演黃建新說,“他們當時的狀態其實和現在的很多年輕人一樣,積極向上,對未來充滿了憧憬和希望。”1920年,毛澤東從北京來到上海,和幾位誌同道合的朋友租住在哈同路(今安義路)“工讀互助”,每人每月才3元零用錢,常吃蠶豆煮米飯和青菜豆腐湯,但他還會省下錢去買進步雜誌,不斷研讀馬克思主義思想,探索中國該往何處去的道路。

  因此,導演希望王仁君能夠拋開演繹偉人的思想包袱,真正進入主席二十七八歲時青年人的狀態:熱血,朝氣蓬勃。影片中一段寫意的跑步鏡頭,更是讓青年毛澤東這一形象,更加意涵深刻而雋永。

  黃軒和倪妮在片中飾演李達、王會悟夫妻。百年前,李達作為中國共產黨上海發起組的代表,參與了籌辦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王會悟則擔負大會召開的食宿、守衛等工作。

  片中,李達因為內心苦悶在天台抽菸,按劇本設計是黃軒和倪妮搭完一段台詞就結束了,“我說完‘偌大的一個國家,我們連自己的火種都沒有’,突然之間人物的感受湧上來,忍不住流下眼淚,回頭看倪妮也已經激動得發抖”,兩人的感受瞬間同頻呼應,黃軒認為就這樣結束太突兀了。

  最終的電影呈現中,李達擦了擦兩人的眼淚,說“我給你唱首歌吧”,便開始小聲唱《國際歌》,王會悟隨即跟著哼唱——這樣一段即興表演,讓監視器前的導演和製片人眼淚汪汪。“大家都覺得是非常感動的一天”,任寧說。

青春書寫百年

  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13位演員致力於詮釋“一大代表”的青年時代。為了展現先輩們接地氣、生活化的一面,他們在開拍前閱讀了大量相關曆史資料及人物傳記,在拍攝現場也經常和導演編劇徹夜討論劇本。

  劉昊然飾演的代表劉仁靜年紀最小,理論知識豐富,有“小馬克思”之美譽。他在塑造角色時融入了少年人的銳氣,一場號召支援工人運動的戲,即使是預演,劉昊然也以到位的眼神和台詞感染現場,以致導演都忘記是預演而喊了“cut”。

  王仁君二度出演毛澤東,在廣閱資料之餘,還與導演大量探討,更好地呈現青年時代的主席狀態。除了堅持晨跑、夜跑外,還加入了很多生活化細節,比如毛澤東對湖南同鄉李達“不吃辣”的調侃等,都頗具“煙火氣”。當時毛澤東是“一大”會議的書記員,字體獨具一格,王仁君為了鏡頭前“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這行字,苦練了幾個月的毛筆字,只為了由內而外更貼近“能文能武”的青年毛澤東。

  張頌文以他獨特的表演方式,賦予了年紀最大的“一大代表”何叔衡天真的一面,這種反差式處理,令人物一出場就性格鮮明。

  中國電影評論學會會長饒曙光認為,《1921》以微觀視角介入宏觀講述,探索主旋律的類型化之路,挖掘主旋律的吸引力和魅力,革新了革命曆史題材影視劇的創作慣例,進而實現了革命曆史題材創作的創新性表達。(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