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訴書:四川廳官夫妻雙雙落馬,妻子夥同丈夫、弟弟受賄千萬
2021年06月12日20:04

原標題:起訴書:四川廳官夫妻雙雙落馬,妻子夥同丈夫、弟弟受賄千萬

四川一對廳官夫妻雙雙落馬,妻子被指控夥同丈夫、弟弟受賄財物價值超千萬元。12309中國檢察網近日發佈的《梅榕受賄案起訴書》(簡稱起訴書)披露了上述內容。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注意到,梅榕曾任達州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等職,其丈夫肖雷曾任廣安市政協黨組書記、主席等職,兩人分別於2020年9月1日和2021年1月5日通報被查。

根據起訴書內容,梅榕曾多次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單獨或夥同肖雷(另案處理)、其弟梅某甲(另案處理)收受他人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788.7454萬元。此外,梅榕還利用肖雷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多次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收受他人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270.6萬元。

落馬女廳官被通報“超計劃生育”

公開資料顯示,梅榕,曾用名梅蓉,女,漢族,1965年4月生,四川鄰水人,中央黨校在職研究生學曆,1984年7月參加工作。

梅榕曾長期在四川達州國資系統工作,曾任達州市國有資產管理局副局長、達州市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副主任、達州市國資委副主任等職,2011年7月躋身副廳,出任達州市政協副主席,並於同年9月不再擔任市國資委副主任。

2016年10月,梅榕轉任達州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2020年9月1日因涉嫌嚴重職務違法接受監察調查。

2021年5月,梅榕被開除公職。紀檢部門通報指出,經查,梅榕法律意識淡薄,收受可能影響公正行使公權力的禮金,與管理和服務對象打牌贏取錢財,既想當官,又想發財,違規從事或參與營利活動;違反計劃生育相關規定,超計劃生育;將公權力淪為謀取私利的工具,親清不分,甘於被“圍獵”,利用本人的職務便利或他人的職務影響力,為他人在職務晉陞、項目承攬等方面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數額特別巨大。

梅榕落馬4個月後,她的丈夫、正廳級官員肖雷也宣告被查。

公開資料顯示,肖雷,男,漢族,1959年3月生,四川鄰水人,中央黨校在職研究生學曆,1982年8月參加工作,1985年8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肖雷早年在達州下轄的區縣工作,曾任宣漢縣長、宣漢縣委書記、通川區委書記等職,2007年1月赴廣安出任副市長。

2009年10月,肖雷躋身廣安市委常委之列,並繼續擔任副市長,期間還兼任過市總工會主席。

2011年11月,肖雷轉任廣安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2016年11月任廣安市政協黨組書記、為市政協主席提名人選,次年1月擔任市政協黨組書記、主席,2021年1月5日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約七成受賄財物為開發商所送

肖雷、梅榕夫婦因何被查?2021年4月,攀枝花市人民檢察院就梅榕受賄案提起公訴。澎湃新聞梳理起訴書發現,梅榕單獨及夥同丈夫、弟弟受賄所得的1059.3454萬元財物中,約七成來自開發商。

檢方依法審查查明,2013年底至2014年初,梅榕利用職務便利,夥同弟弟梅某甲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某項目在土地違規變性(劃撥轉出讓)、少繳土地出讓金等方面謀取不正當利益,多次收受開發商宋某某等人所送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800萬元。在為土地違規變性(劃撥轉出讓)、少繳土地出讓金等過程中,梅某甲支付土地評估公司中介謝某某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242萬元,賸餘558萬元由梅榕姐弟二人獲得。

起訴書還披露,2016年6月,梅榕夥同肖雷以低於市場價163.4154萬元的價格,向房地產開發商伍某某購買位於廣安市的房屋2套、車位使用權2個。伍某某之所以這麼做,是為感謝肖雷對其公司人員涉及的刑事案件提供幫助及謀求肖雷長期關照。

此外,早在2013年春節後,梅榕就在肖雷授意下,收受房地產開發商張某某送的廣安某房產一套,價值27.33萬元。

除夥同丈夫、弟弟收受他人財物,梅榕還被指控利用影響力受賄。

起訴書顯示,2019年下半年,梅榕利用肖雷職務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廣安市某公司謀取辦理石材開採延期許可以及與國有企業合作開採石材等不正當利益,並收受該公司實際控制人陳某某現金150萬元。

2010年,梅榕利用肖雷職務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某公司設立運營提供幫助。2013年5月,梅榕非法收受該公司20%的股份(價值65.6萬元),並安排其妹梅某乙代持,2015年變更為梅某甲代持。2016年至2019年期間,梅榕收受股份分紅現金133.025萬元。

起訴書顯示,被告人梅榕到案後,主動交代了大部分同種犯罪事實,並自願認罪認罰。

檢方認為,被告人梅榕利用自身及其丈夫肖雷的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單獨或夥同肖雷、其弟梅某甲共同收受他人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788.7454萬元,數額特別巨大;利用肖雷的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託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收受他人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270.6萬元,數額巨大。該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分別以受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截至澎湃新聞發稿,有關梅榕的實際獲刑情況尚未公開發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