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重奧運佈局遇史上最大煩惱 能否突破5金瓶頸?
2021年06月12日21:36
侯誌慧
侯誌慧

  中國舉重隊東京奧運會陣容今天對外公佈。新世紀以來的每屆奧運會前夕,中國舉重隊在決定奧運人選時總會遇到“甜蜜的煩惱”,這次同樣是一批世界冠軍乃至奧運冠軍落選,而且還無奈放棄了男舉大級別,堪稱歷史上最大一次煩惱。

  上世紀參加的幾屆奧運會,中國舉重隊選拔隊員幾無煩惱,因為當時女舉不是奧運項目,中國男舉又存在著小級別強、大級別弱的情況,全部10個參賽名額讓決策層可以從容地排兵佈陣。以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為例,當時中國男舉在前4個級別均安排了2名選手,75公斤級和82.5公斤級各安排了1名選手,放棄了4個大級別比賽。

  中國舉重隊出現“甜蜜的煩惱”,緣於女子舉重進入奧運會。2000年增添了女子舉重項目,當時國際奧委會已經啟動“奧運瘦身”,國際舉重聯合會讓女子項目進入奧運賽場,是以“犧牲”男子項目為代價的,具體情況是:每支代表隊參賽隊員人數仍然不能超過10人,其中男舉、女舉上限分別為6人、4人。參賽人數明顯少於級別數,對於具有“夢之隊”級別的中國舉重隊來說,自然就有了煩惱。

陳豔青
陳豔青

  起初,中國舉重的“煩惱”僅限於女舉,因為女舉幾乎所有級別的尖子均有衝擊奧運冠軍的實力,奧運選拔只能是“優中選優”+“綜合平衡”。所謂“優中選優”+“綜合平衡”,絕非做算術題那麼容易,因為既要考慮到每位運動員的過往戰績、心理素質、當前狀態和地區平衡,還要考慮到奧運比賽期間可能出現的各種變數,選對了萬事大吉,反之則會承受不小壓力。當年,李卓丟失金牌、周俊戲劇性入選,都讓舉重隊決策層為人詬病。

  2004年雅典奧運會後,隨著中大級別的先後崛起,中國男舉越來越體會到這種煩惱。當然,和女舉相比,男舉的“煩惱”還不這麼明顯,畢竟男舉6個名額的分配額,餘地要比女舉的4個大得多,因此前幾屆中國男舉可以把其中1個名額向大級別傾斜,以鼓勵大級別選手衝擊世界頂尖水平的信心。於是,近三屆奧運會大級別國手陸永、田濤先後有幸參加奧運大賽,還創造了摘金奪銀的壯舉。

  如今,中國男舉連這一點“自由”也沒有了。

  前些年,舉重一直是興奮劑高發地,加上近幾年國際奧委會倡導“男女平等”,兩大背景下,國際奧委會要求國際舉聯調整級別的同時,將每支隊伍參賽名額上限從10人下調到8人,即男女各4人。

陸永
陸永

  男女各4人,對人才濟濟的中國舉重隊有多痛苦?請看:

  東京奧運會前的最後一次世界大賽是2019年世錦賽,當時舉重國手共奪得10個級別總成績冠軍,男女各5個。這意味著,10位總成績冠軍至少會有2人無緣東京奧運會,最終結果是田濤(男子96公斤級)、蔣慧花(49公斤級)、鄧薇(64公斤級)3人落選。田鄧二人是所在級別沒有派人參賽,蔣慧花則是被近來狀態更好的侯誌慧取代,侯是2019年世錦賽該級別亞軍。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鄧薇入選,她將成為中國女舉陣容中唯一有過奧運參賽經驗的選手,但傷病讓她無法重演奧運奪金的好戲。田濤落選,傷病只是一方面原因,另一因素是中國男舉在96公斤級優勢有限,參賽名額從6個減少到4個,中國男舉不可能繼續採用以往“優惠”大級別的政策,所有級別一視同仁。

鄧薇
鄧薇

  最近10多年,中國男舉整體實力達到歷史最高水平。然而,由於臨場發揮不佳,近兩屆奧運會男舉均各獲2金,此結果導致中國舉重隊單屆奧運戰績一直沒有突破5金的歷史最佳戰績。出征東京奧運會,中國舉重隊陣容稱得上超豪華,8位奧運國手均是所在級別的世界第一人,中國舉重隊此行能否超5破6,必然是一個看點。 (王全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