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酸檢測上河圖背後 一座GDP萬億之城的崛起
2021年06月12日08:19

  原標題:新城市誌|核酸檢測上河圖背後,一座GDP萬億之城的崛起

  這兩天,一幅“核酸檢測上河圖”火了。

  90後美術工作者陳誌傑,模仿清明上河圖的風格,手繪了一張長圖。在這幅長1.37m、寬0.75m的畫作中,一共有340多個人物,包括醫護人員、誌願者、媒體記者、政府部門工作人員和市民等。

  圖畫的背景,就是廣東佛山。畫中有嶺南明珠體育館、佛山祖廟、南風古灶等當地的地標建築。

  這幅長圖,記錄了佛山人面對疫情時的堅韌與擔當,也讓人重新認識了佛山這座城市。在2020年,佛山GDP突破一萬億,達到10816.47億元,位列廣東第三,成為全國第17個“萬億俱樂部”成員。

  那麼佛山,未來會不會成為“廣東第三城”?

  佛山確實很“能打”

  佛山是國家曆史文化名城,武術之鄉。近代赫赫有名的康有為、黃飛鴻,都是佛山人,著名的“佛山無影腳”就出自這裏。

  佛山人不光有“武功”,從經濟實力看,佛山也確實很“能打”。除了高居廣東第三的GDP總量,佛山的人均GDP也接近2萬美元,在全國城市里排名第12。

  佛山的A股上市企業達到了39家,總市值超過了1萬億。美的、碧桂園、海天、格蘭仕、健力寶,這些全國知名的企業總部都在佛山。

  佛山的王牌是製造業。光是世界產量第一的頭銜,佛山就有很多:陶瓷、電風扇、微波爐產量、冰箱產、空調、鋁型材、消毒碗櫃、熱水器……包括醬油產量,都是世界第一。

  甚至這樣的說法:有家就有佛山家電、有建築工地就有佛山建材、有廚房就有佛山醬油。

  這些成績,基本都是民營經濟帶來的。2020年,佛山企業百強榜中,81家是民營企業。在佛山,民營經濟貢獻了60%的GDP、70%的稅收、80%的工業增加值、90%的企業數量。

  另一個並不常見的統計口徑,也可以側面反映佛山的藏富於民。據胡潤研究院統計,2019年佛山有3萬戶家庭資產過1000萬元,位於全國第9,在地級市里排名第一。

  然而,佛山雖“能打”,能不能坐穩“廣東第三”的位置,還有諸多考驗。

  與東莞的“瑜亮之爭”

  從人均GDP來說,珠海其實領先佛山不少。當然,珠海和佛山可能不在同一個跑道上。而讓佛山最有危機感的,是另一個重量級地級市——東莞。

  東莞的人口比佛山更多。2020年,東莞常住人口1046萬,佛山則是949萬。2020年,東莞GDP達到9650億元,已經到了萬億俱樂部的門口,緊隨佛山。

  從區位來說,佛山緊緊依靠廣州,而東莞則毗鄰廣州、深圳,距離香港更近,能大幅度接收核心城市的經濟輻射。

  目前,東莞大量承接從深圳外溢的高新技術產業,華為、大疆、藍思科技紛紛在東莞落子,再加上東莞還有本地巨頭步步高。截至2021年3月底,東莞鬆山湖共有高新技術企業366家,鬆山湖也被稱為“小南山”。

  數據上東莞與佛山雖有差距,但相比於佛山的製造業,東莞的產業整體更加“高精尖”。在全球電子工業市場,甚至有“東莞堵車,全球缺貨”的說法。這也是為什麼有些觀察者認為,未來幾年“東莞超過佛山是大概率事件”。

  當然,有競爭才有動力。對佛山來說,如何做好產業升級,實現從製造到“智造”的轉變,是個值得研究的課題。

  2019年,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發佈《廣東產業轉型升級指數評價研究報告(2019)》,很直白地指出——“江門、佛山由於高技術製造業和生產性服務業比重較低,導致結構優化指數得分排名在全省較為靠後”。

  轉型升級、結構優化,佛山還得繼續快馬加鞭。

  與廣州的“同城化”

  在佛山,坐地鐵半個小時即可到達廣州。

  2008年“廣佛同城化”被首次寫進國家級發展規劃《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2008-2020年)》,2020年廣佛兩市編製了《廣佛高質量發展融合試驗區建設總體規劃》。廣佛同城化可謂已經曆經考驗,實現了蛻變。到今天,廣州和佛山實在太像一個城市了,中間幾乎看不到明顯的界限。

  二者有多近?廣州和佛山的核心區,相距只有20公里左右,以至於二者經常並列提起。兩個GDP破萬億的城市,距離卻如此之近,這種區位條件放在全國都是罕見的。

  在越來越強調城市集群競爭的今天,廣州和佛山的融合效果可以說是非常顯著,在很多當地人看來“這就是一座城市”。目前,已經有150萬廣州人居住在佛山。

  總體來看,廣州的主要優勢是第三產業,是汽車製造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製造業;佛山的主要優勢是第二產業,電氣機械和器材製造業。可以說二者的互補性很強,這也是廣佛同城化的底氣所在。

  廣州面臨的競爭很激烈,內有深圳壓一頭,外有重慶甚至蘇州的緊逼。而廣佛的同城化相當於造就了一個“大廣州”:廣佛合計GDP超過3.5萬億元,這個體量,在國內城市群中也是罕見的。

  當然,廣佛同城對佛山也有重大利好。

  就以人才為例。中國GDP百強城市的前35名里,佛山的“每萬人在校大學生人數”排名墊底,被稱為“中國最缺大學生的城市”。體量如此巨大、製造業如此發達的佛山,居然只有5所本科院校。

  對於急需實現產業升級、向高精尖挺進的佛山來說,智力資源如果成短板,無疑影響太大了。

  而廣州則大不一樣,高校雲集,在校生更是達到113.96 萬,是佛山的10倍之多。廣佛同城化無疑大大便利了人才流動,佛山相對廣州更加便宜的置業成本,也能吸引大批廣州的高學曆人才前來,對於急缺尖端人才的佛山來說至關重要。

  所以,看待佛山的未來,一定不能脫離廣州這個大背景。在日益強調都市圈競爭的今天,未來二者將如何破圈,實現更深層次的融合,依然值得期待。而佛山如何在這種互動中借力助跑,解決自身的發展瓶頸,也是值得深思的。

  融入粵港澳大灣區

  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絕對是近幾年中國區域發展戰略濃墨重彩的一筆。而如何抓住機遇,融入粵港澳大灣區戰略,是佛山未來的發展看點之一。

  佛山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里,被定位成“重要節點城市”。《綱要》還提出“支持佛山深入開展製造業轉型升級綜合改革試點”。

  這對佛山來說當然是利好消息,轉型升級就是佛山當前主攻的發展方向。而隨著大灣區的發展和繁榮,佛山從廣州、深圳甚至香港、澳門吸納資金人才用於改革破題,也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未來,大灣區將成為世界級的城市群,城市之間的經濟聯繫、人員往來、政策互通也將達到空前的水平。

  屆時,也許“廣東第三城”的名號也就不再那麼重要。不管是佛山還是東莞,既然身在同一個城市集群內,大家就應該把目光共同投向世界。

  當然,對於佛山來說,依然需要明確自己在大灣區內的功能定位。畢竟大灣區內強手如林,如何刷出自己的存在感,佛山必須認真思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