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神秘富豪:400元闖深圳 如今身家近千億
2021年06月12日10:02

  原標題:安徽神秘富豪:400元闖深圳,如今身家近千億

  來源:市界

  作者丨黃瑩

  2017年的福布斯華人富豪榜發佈後,大家發現前十位的富豪中,出現了一個大多數人都很陌生的名字——王文銀。他以140億美元(約合910億元人民幣)的身家,超過李彥宏,進入榜單第10名,但大家都不太認識他。

  在隨後每年的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上,王文銀仍然是常客。不過,大家對他和他的公司業務,都知之甚少。

  從26年前揣著400元錢隻身闖蕩深圳,到如今坐擁近千億身家,王文銀的崛起過程十分低調。

  幾百元起家的銅業巨頭

  王文銀是安徽安慶人,出生在大山裡一戶貧苦的農家。

  他從小家境就很窮,從沒有穿過新衣服,第一次穿新衣服是小學四五年級時,作文比賽得獎去省城合肥領獎。

  家庭貧困,對王文銀的打擊很大。讀高中時,最疼愛王文銀的爺爺因家裡缺錢看不起病而離世。當時,他在心裡立誌要成為大人物、有錢人,最起碼能給家人看得起病。

  對於大山裡的孩子來說,讀書是改變命運的唯一辦法。

  王文銀學習刻苦,最終考上了南京大學。1993年大學畢業後,王文銀被分配到上海國企上海高橋石油化工公司,當時一個月工資400元。

  根據《農村財務會計》記載,當年,農民人均年所得收入838元。王文銀兩個月的工資,就能抵上老鄉們一年的收入,是人們眼中的鐵飯碗。

  日子過得順風順水,但王文銀卻不太滿意,這距離他成為大人物的夢想太遠了。

  在國企工作,事情不多,每天上班泡一杯茶,看看報紙就下班了,這樣人人羨慕的工作,王文銀卻覺得一眼能看到頭,幹了幾個月就辭職了。

  1992年鄧小平南方講話後,改革開放事業進入了一個全新階段,快速發展期間的深圳,是很多年輕人眼中的天堂,很多年輕人成群結隊到深圳淘金。

  帶著400塊錢,王文銀一路坐火車、汽車、拖拉機,折騰了小半個月南下深圳,成為了淘金隊伍中的一員。

  到了深圳的王文銀,經曆了幾年為別人打工的時期。

  他做過燈泡廠的車間主任,擔任過底層的搬貨員,還被日企高薪挖去做銷售。他有自己的過人之處,根據《中國企業家》雜誌報導,在日立公司的第二年,王文銀單是提成,就拿到了2000萬。

  但王文銀的打工從來不是為了打工,而是為了創業積累原始資金。日後,王文銀把自己的成功歸結為抓住了三次“危機”。也是有了這筆原始積累,使得其抓住了第一次成功的機會。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很多工廠被低價拋售。1997年,王文銀創立了深圳攜威電線製品廠。和別人拋售工廠不同,王文銀囤房囤設備。

  之後,危機過去,趕上電源線旺銷期,很快公司從每個月幾百萬的業績,做到了千萬的業績。

  不過,一件事情給了王文銀很大打擊。

  對於王文銀的工廠來說,上下遊廠商都很強勢。一次,一家下遊企業訂購了很多插頭、電源線,剛開始是現金交易,後來有一筆幾百萬的交易變成了賒賬,結果資金就沒回得來,公司陷入危機之中。後來,王文銀和供應商協商分期付款,取得供應商信任,才得以度過危機。

  度過危機之後,王意識到了打通全產業鏈的重要性。於是,從這時候開始,他開始建設自己的產業鏈。1999年王文銀將攜威電線製品廠,改名為正威國際集團,2003年,正威集團產品覆蓋了從電線、電纜、塑膠到銅材加工等,但始終還差那麼一點。

  當時正逢非典爆發,經濟波動從消費市場蔓延至原材料,資源價格走入低穀,王文銀的第二次機會來了。

  當時,王文銀把所有的錢都拿去投資,先後買下國內幾座大的銅礦山、鎢礦山。與此同時,正威集團低價拿下了一塊平時拿不到的地——深圳園區30萬平方米的地塊。

  等非典過去之後,國際銅價連創新高,王文銀也在銅價上漲之後,身價倍增。他心心唸唸的產業鏈也做起來了,正威集團徹底實現了從礦到產品的全產業鏈發展。

  這一次的成功經驗,在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時被再次複製。

  2008年,倫敦銅價跌至10年來最低點。正威買入十幾萬噸現貨和30萬噸銅期貨 ,成交價僅2萬多元每噸,這已經低於銅的開採成本。不久後,銅價急速反彈,王文銀以4萬至8萬元一噸的價格出手,獲利豐厚。

  之後,王文銀陸續完成十幾單併購,包括將美國、歐洲的一些銅加工企業收入囊中,設立了三個海外總部。

  自此,王文銀開始走上一路開掛的人生。

  隱形富豪到底有什麼資產

  由於旗下公司未上市,正威集團鮮少在公眾面前曝光信息,一直給人以低調的形象。

  不過,根據正威國際官網介紹,2019年,集團實現營業額逾6000億元,位列2020年世界500強第91名。總部在深圳,在國內成立了華東、北方、西北部,還在亞洲、歐洲、美洲等地設有國際部。

  從具體擁有的資源來看,正威官網顯示,其在全球擁有超過十平方公里的商業開發園區,一百平方公里工業開發園區,一萬平方公里礦區面積,十萬平方公里探礦權面積。其已探明礦產資源儲量總價值逾10萬億元,銅礦儲量在2400萬噸到3000萬噸之間。而據美國資源調查局顯示,2015年全球銅儲量在7億噸左右。

  關於正威的礦都有哪些,行業媒體有這樣的描述。

  據《中國有色金屬報》記載,2003年,正威集團收購在江西贛州鎢銅礦(中國儲量第四的鎢礦),並在雲南、內蒙古、青海、安徽及澳州、新西蘭等地購買了大量礦產資源。2008年之後,王文銀陸續完成十幾單併購,其中包括美國、歐洲的一些銅加工企業。

  各類工業開發園區比較好找。正威的此類項目多和政府部門進行合作,其官網資料顯示的產業園名稱不勝枚舉,遍佈中國所有省份,最著名、最早的要數廣東深圳金屬新材料產業園、江西贛州金屬新材料產業園、安徽銅陵金屬新材料產業園等。

  在新近的新聞報導中,關於正威產業園的新聞也一直沒有中止過,例如2020年12月投產的正威郴州新材料科技城項目、2020年10月簽約的哈爾濱新一代材料技術產業園項目,此前江蘇如皋、山西運城的產業園項目也在如火如荼地建設中。

  除了這些官網上明確記載的投資之外,通過天眼查,市界發現,正威還有不少房地產公司,多在產業園所在的城市。

  正威不僅僅自己做房地產,還是恒大地產的戰投。

  2017年,中國恒大公告,其間接附屬公司恒大地產集團,與正威集團、蘇寧、山東高速等6家戰投簽訂增資協議,合共引入投資600億元人民幣,其中正威集團向恒大地產投資50億元人民幣,相當於持有恒大地產1.18%的股權。

  從以往的報導來看,王文銀和許家印的關係很好,王文銀曾經兩次為許家印題字。

  除此之外,此前,正威集團的主體公司深圳正威(集團)有限公司,曾經發行過一些債務,因此公開過一些資料。根據Wind顯示,2018年,深圳正威的營收是1586.14億元,總資產655.42億元,淨利潤只有38.17億元。

  不過,相比之下,根據同年中國民營企業500強報告顯示,正威集團營收是5051.18億元,為深圳正威營收的3倍還要多,這可能意味著一大部分營收是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

  此前,正威集團高管在2013年曾接受採訪時表示,自2008年以來,正威集團的業績之所以近年來能以每年翻番的速度增長,實則是通過銅期貨交易換來的。

  以前,這家不差錢的公司一直非常低調,沒有上市計劃。

  2017年12月,一家主營玻璃纖維的上市公司九鼎新材公告稱,公司將引入西安正威作為戰略投資者。與此同時,正威集團還約定要借10億元給九鼎新材。這一度被視為其走向資本市場的開端。

  這場收購在2019年成功完成,王文銀成為了九鼎新材的實際控製人。外界相當看好這場股權收購案,2019年7月中旬開始,九鼎新材在14個交易日內暴漲171%,期間收穫8個漲停。

  一切看起來都非常美好。

  王文銀的野心

  不過,因為尚未上市,外界對這個隱形的龐然大物充滿了好奇,也存在著很多疑惑。

  在業務上,關於正威去各地興建產業園,外界就曾質疑其雷聲大雨點小。

  例如,2018年4月,深圳正威國際與徐州簽約,投資建設一個新材料產業園項目;2019年,正威在江蘇海安投資100億元,建立光電顯示偏光板產業基地等。

  但幾年過去了,項目卻遲遲沒有落地的消息,這樣的產業園項目在正威還有很多。有人質疑,房地產業務更是像正威藉著投資去圈地。

  另外,從深圳正威公佈的財務數據來看,其利潤率高於毛利率,和行業里其他公司相反。

  毛利率只算上了人工成本以及材料成本,利潤率則包含營銷等其他成本,一般來說,毛利率是高於利潤率的。

  或許,深圳正威的利潤來源中可能還存在著非經常性的收益,例如政府補貼、投資收益等。

  在股市上,當初計劃借10億元給九鼎新材的舉動,更像在割韭菜。

  2019年,九鼎新材公告稱,西安正威以“宏觀經濟環境變化、國內金融政策調控”為由,終止了對九鼎新材的10億借款。而趕在九鼎新材股價下跌之前,遊資已經成功逃頂。

  一系列疑惑,讓王文銀看起來沒有說起來的那麼有錢。

  2017年到2019年福布斯富豪榜顯示,王文銀的財富分別為893.7億元、772.8億元和650.5億元,不斷縮水。

  從2019年開始,正威集團旗下的公司,陸續出現了股權質押與動產抵押等事件。

  2019年9月,山東正威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5億元的價格被抵押給山東國惠投資有限公司,2020年1月,安徽宿鬆漢玉礦業有限公司以2.3億的價格被抵押給龍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哈爾濱香江支行,10月,珠海還未使用而有限公司被抵押給中國東方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等。

  一切美好的背後,可能比我們想像中更複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