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汽車賣爆了,造車大佬們還是很焦慮
2021年06月11日15:45

  再來合肥,蔚來CEO李斌已經是半個“東道主”了。

  他說,“合肥對蔚來有‘救命之恩’,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合肥伸出援手,把我們從‘重症監護室’搶救回來。”

  李斌知恩圖報。6月10日,第十三屆中國汽車藍皮書論壇在合肥開幕,他對台下數百名同行呼籲“大家快來合肥投資吧!”。

  這屆論壇以“先手”為主題,邀請李斌、小鵬汽車CEO何小鵬、高合汽車CEO丁磊等一眾造車大咖,圍繞新汽車產業革命,探討汽車行業的未來。

  上一屆,大家還在探討如何在“冬天”尋找機會,如今新能源汽車產業在資本市場揚眉吐氣,生存已經不是問題,他們更聚焦未來,頻繁談起自動駕駛,以及對未來汽車的想像。

  合肥投資蔚來變現55億元

  台上呼籲大家來投資的李斌,在2019年還是“年度最慘的人”,蔚來股價最低的時候只有1.19美元,李斌到處尋找投資,在北京、湖州都碰壁,最後等來合肥出手相救。

  2020年4月底,合肥市政府斥資70億元投資蔚來,把蔚來從破產邊緣拉了回來,一年過去,蔚來市值已經達到700億美元,合肥投資浮盈超過1000億元。

  李斌透露,合肥市政府已經退出一部分。2021年2月,蔚來曾公告以55億元向兩名戰略投資者回購蔚來中國3.305%的股權,這正是合肥市政府的變現之舉。

  合肥套現後,把投資收益繼續用在支援智能電動汽車產業鏈上,跟蔚來簽訂了《深化合作協議》,雙方在合肥新橋機場附近建立了NeoPark,打造一個智能電動汽車完整產業鏈的園區。

  李斌提到,目前,第二個工廠已經開工了,明年三季度就能夠投產。NeoPark正是他瘋狂向同行推薦的園區。

  合肥和蔚來的佳話在前,越來越多的公司加入造車的行列,百度、滴滴、小米紛紛入局,哪吒也得到周鴻禕的青睞,得到30億元的投資。

  哪吒CEO張勇在獲得投資後首次露面,他講到哪吒第一要“結硬寨、打呆仗”,第二“不搞軍備競賽”。他計劃哪吒在智能技術的發展上,要投入100億元,建立起1000個的隊伍,一步一步從L2+向L4進發。

  自動駕駛和智能汽車,是所有造車“大佬”都關心的話題。何小鵬提到,過去一線城市用戶購置新車,新能源汽車只占5%-6%,2021年一季度新能源汽車佔比已經超過20%。

  他相信汽車行業即將迎來智能汽車時代,雖然現在智能汽車在一線城市用戶購置新車中,佔比不到10%,但他認為到2030年會迎來智能汽車的第一個拐點。

  到那時,“所有人覺得買車不配高級別自動輔助駕駛就等於沒買車”。

  智能汽車對造車“大佬”們來說是機遇,但也是挑戰,因為有太多的不確定性,以及更多的玩家正在進入這個行業。

  李斌自嘲:“蔚來還是小學生,還沒有坐上智能汽車的飯桌上,只是剛剛入門”。

  把汽車變回“馬”

  造車大咖們對智能汽車的終極暢想,是人車合一。

  李斌作了一個比喻,“我們花了很多時間把馬變成車,現在也要花很長的時間重新把車變成馬,這個馬是抽像的馬,是通人性的。”

  江汽集團董事長項興初認為,“車最終會回到人的情感上,車會成為我們的陪伴,屬於車主的專屬生活空間和私人領地,它最懂我,甚至比我自己還要懂”。

  從人的情感出發,打造個性化的汽車產品,就要求車企去瞭解用戶,服務用戶,做更深入、細緻的用戶運營。

  同濟大學汽車學院和設計創意學院雙聘教授馬鈞教授提到:“讓人感覺很舒適,讓用戶感受不到的設計,這是最設計師最大的挑戰。”

  他分享了美國的一個調研顯示80%的CEO、設計總監、產品總監,都認為他的產品給用戶傳遞了卓越的體驗,但是我們去問客戶,只有8%的客戶同意。

  高合汽車創始人丁磊說,“我過去賣過400萬台車,可是沒有車主朋友,今天賣三位數的車,已經有百餘位車主直接和我聯繫,這個時代要求你必須要有車主思維。”

  他提到,過去把車批發給經銷商,他們是我們的緩衝,他們去應對客戶,當時產品太簡單了,它只是商品,而現在智能汽車已經是一個平台,你必須進行運營。

  在丁磊看來,用戶和主機廠的關係已經徹底被改變,“用戶永遠是我們的先手,他永遠在挑戰我們,他們是我的‘棋友’,我們要學會跟用戶一起共創品牌。”

  小鵬汽車則在智能汽車的基礎上走得更遠,何小鵬透露,“今年下半年,我們會推出在一款全新的概念交通工具,車既可以開也可以飛。”

  他提到,“從飛控、運控、電動、材料學全套,我們已經做了八年測試,相信在未來幾年裡面,我們會把真正能夠既開又能夠飛的汽車商業化落地。”

  自動駕駛爬“北坡”還是“南坡”

  人車合一也好,飛行汽車也罷,前提條件是解放雙手,即實現自動駕駛。

  智行者聯合創始人李曉飛把實現自動駕駛視為爬珠峰,而現在我們還在只爬了一段路,目前真正投入商用的只是L2級別,還沒到L3,到L5還需要漫長的過程。

  張勇有過並不愉快的智能駕駛體驗,前段時間,他嚐試了某品牌車的智能輔助功能,“過紅綠燈時,我發現體驗非常不好,因為你無法充分信任,兩個手虛握方向盤,把自己搞得很累。”

  他覺得,“一個新的技術,可以讓嚐鮮者測試,但大規模的推廣還是需要特別慎重,安全至上”。

  在自動駕駛路徑上,有“南坡”,“北坡”之說。“南坡”容易一點,借助感應器件如激光雷達,再加上視覺感知,一步步迭代,張勇更傾向爬“南坡”。

  “北坡”則是一步到位,只使用視覺感知來實現自動駕駛。Tesla在5月宣佈,北美市場的Model 3和Model Y車輛的輔助駕駛AutoPilot系統中,將放棄使用雷達傳感器,轉而聚焦鏡頭視覺為中心的自動駕駛解決方案。

  TeslaCEO埃隆·馬斯克曾嘲諷激光雷達為“枴杖”,認為這種器件太貴且難以使用。

  贏徹科技CEO馬喆人不認可Tesla的激進行為,他覺得“Tesla直接採用視覺感覺,就相當於爬珠峰既不要嚮導,也不要枴杖,太危險了”。他提到,“現在車規級的傳感器很便宜,一顆幾千塊錢,成本上沒有增加很多,但多了一重保險。”

  李曉飛認可馬斯克的第一性原理,堅信視覺感知是自動駕駛的最終形態,但是他也認為“現在還是拋棄激光雷達還太早,要走穩一點”。

  來源: 財經汽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