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搭檔亮相國際舞:哈里斯南下維穩 拜登北上趕考
2021年06月10日11:56

  原標題:偉偉道來 | 最強搭檔亮相國際舞台,哈里斯南下維穩,拜登北上趕考

  來源:經濟觀察網

(圖片來源:IC Photo)
(圖片來源:IC Photo)

  王義偉/文 本週最大的國際新聞,毫無疑問就是美國總統和副總統前後腳走出美國、走上國際舞台。這一組地表最強搭檔,分工協作、無縫鏈接。6月6日至8日,副總統哈里斯南下,旋風般訪問美國的兩個後院國家危地馬拉和墨西哥。哈里斯外訪歸來,總統拜登接著北上,於6月9日開始其歐洲之行。

  在筆者看來,哈里斯的南巡,屬於應急性的維穩之舉,因為美墨邊境的非法移民問題愈演愈烈,再不化解,是有可能釀成重大的人道主義災難的。而拜登北上,則是一次典型的“進京趕考”,G7、北約、美歐、美俄,4場峰會就是4場大考。夥伴和對手打多少分倒在其次,以拜登虛歲80的高齡,連續8天的長時間飛行加舟車勞頓,體力能否跟得上,會不會在疲憊不堪之際又一次出現腦袋短路短暫失憶、或發出驚人之語,真是讓人捏一把汗。

  對於哈里斯的南巡,國內不少媒體將焦點集中在了危地馬拉民眾的抗議、以及墨西哥“飛車黨”浩浩蕩蕩騎著摩托車圍觀、起鬨,殊不知,哈里斯的出訪標誌著美國移民政策的重大轉變,其影響十分深遠。

  如果說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是以“堵”為主的話,那麼拜登的移民政策則偏向於“疏”。拜登的“疏”,又分為國內和國外兩個方面。

  在國內,對於那些已經在美國生活多年的非法移民,拜登所屬的民主黨一直在尋求一條讓這些非法移民成為美國合法公民的途徑。這條途徑如果打通,有兩方面效果。第一是道義,這些非法移民,為美國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也為美國社會、所屬社區所接受,遲遲不給合法身份,確實不公平。第二是選票,如果這些非法移民成了合法公民,擁有了投票權,那麼在未來的選舉中,這些新公民的票會投給誰,就不言而喻了。根據媒體的報導,長時間生活在美國的非法移民數量至少以千萬計,在幾百、上千張選票就能決定一場選舉勝負的美國,這可不是小數目。

  在國外,尤其是美墨邊境,如何化解源源不斷的移民大軍,用特朗普修建邊境牆、用“堵”的辦法,顯然是不行了。但是目前看,如何化解這個問題,美國也好、墨西哥也好、危地馬拉也好,顯然都還沒有想出一個行之有效的、一勞永逸的好辦法。這也是哈里斯此次南巡最重要的目的。雖然好的辦法、措施沒有出來,但是通過哈里斯的南巡,美國、墨西哥、危地馬拉以及其他相關國家,從此就建立起了一個新的溝通、協調機製,將有可能通過一系列措施緩解、化解這一矛盾。

  回過頭說拜登的歐洲之行。

  拜登的歐洲之行可用8個字概括:協同發展,對付中俄。

  關於協同發展,主要包括兩方面內容,一個是抗疫,一個是經濟。在這裏就不展開了。

  關於對付中俄,需要指出的是,中國和俄羅斯,雖然都是美國及其盟國的對手,但是性質稍有不同。俄羅斯是敵對性的對手,中國是競爭性對手。所以,美國及其盟國與俄羅斯的對抗,尤其是軍事上的對抗,從天上、到地面、再到海面,是全方位的。而中國和美國,這麼多年來,無論是軍事上、還是經濟上,不但對抗程度沒有美、俄那麼激烈,而且,基本上都是美國單挑。軍事上,是美軍常年沿中國海岸線偵查飛行,其他國家很少參與。經濟上,也是美國與中國摩擦不斷,甚至爆發貿易戰,其他國家也很少參與。這個“缺陷”,被拜登“發現”了,所以他就任美國總統之後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將盟友拉進對付中國的陣營中。於是大家就看到,G7外長聯合聲明、美日、美韓,甚至於日本和澳州聯合聲明,都開始拿中國的人權、棉花、台海、南海說事兒。

  這一次拜登赴歐,還是這些任務,還是這些老調門。

  有一種觀點認為,拜登這是開啟了一場新的冷戰。

  筆者不認同這個說法。

  所謂冷戰,是鐵幕落下、柏林牆立起,是核武器擴容、星球大戰上馬,是兩套經濟體系格格不入,是兩種意識形態尖銳對立。

  現在的世界,已經回不到那個時代了。

  僅憑一組簡單的數據,就能支持筆者的觀點。整個2020年,中美雙邊貿易額為5867.2億美元,同比增長8.3%。今年1月到5月,中美雙邊貿易額為2796.44億美元,同比增長52.3%。

  如此龐大的貿易額,如此高的增長速度,有這樣的冷戰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