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萬億市值高峰後,寧德時代還能不能追?
2021年06月10日08:07

原標題:登上萬億市值高峰後,寧德時代還能不能追?

文 / 七公

出品 / 節點財經

近日,成立十年的寧德時代(300750.SZ))迎來了其發展中的一次里程碑式跨越。

6月5日,寧德時代股份盤中一度達到439.5元/股的歷史最高值,最終收盤於432.21元/股,市值再度突破萬億元。此前不久的5月31日,該公司股價放量大漲超過6%,市值首次破萬億,成為以科技製造業屬性躋身A股“萬億”市值俱樂部的新巨頭。

圖源:東方財富
圖源:東方財富

不過,就在市場為寧德時代“拍手慶賀”的空檔,有人卻看到了“泡沫”。

同一天,摩根士丹利將寧德時代評級下調至“低配”,目標價僅為251元,相當於給目前400多元的股價直接打了六折。

無獨有偶,早在2020年11月,大摩就曾將寧德時代的股票評級從超配下調至平配,當時給出的理由是,新能源電池的中期前景已基本反應在股價中,而且全球的汽車廠能否推出受市場歡迎的新車型情況可能要到明年才能被驗證。

究竟是高了還是低了?站上“山頂”的寧德時代還能不能追?對於投資者來說,至少有三重隱患是需要關注的。

/ 01 /

盈利能力處在下行通道

作為動力電池行業的龍頭,受益於行業景氣度高,市場給予頭部公司較高的估值溢價,寧德時代自上市以來便享受到了被機構“團寵”的待遇,簇擁其股價不斷上揚。

拉長日線可見,從2018年6月11日登陸創業板開始,截止2021年6月4日,公司股價整體呈快速上升趨勢。相較上市之初25.14元/股的發行價,寧德時代近三年的股價漲幅達到1592%。

但在股價節節走高的背後,寧德時代的盈利能力卻在持續下滑。

2020年,公司銷售動力電池系統44.45GWh,同比增長10.43%,帶來收入394.26億元,同比增長2.18%。收入增速不及銷量增速,說明產品價格在下降。

另一邊,囿於2020年下半年以來大宗商品漲價,寧德時代主要生產原材料中碳酸鋰及鈷漲幅都超過20%,成本控制壓力加大。

收入微漲,成本大增,對利潤造成一定擠壓,2020年寧德時代的毛利率為27.76%,同比2019年的29.06%減少1.3個百分點。

節點財經查閱財報發現,這並不是寧德時代毛利率初次下滑。事實上,自上市後,寧德時代的毛利率便一直停留在下行通道。

數據來源:寧德時代財報、東方財富choice
數據來源:寧德時代財報、東方財富choice

如上圖所示,2016年至2020年,公司毛利率從43.7%下降至27.76%,五年少賺15.94個百分點。對比上市前的狀態,2014年至2016年,公司毛利率從25.73%提升到43.7%,其盈利能力在上市前後分化明顯。

對此,寧德時代也在財報中表示,若未來市場競爭加劇或行業政策調整等因素使得公司產品售價及原材料採購價格發生不利變化,公司毛利率存在下降的風險。

2021年一季度,公司毛利率為27.28%,較上年同期增加2.19個百分點,尚未恢復到疫情發生前2019年一季度毛利率水平,環比則減少1.08個百分點。

於此同時,公司對股東的回報能力趨弱,其加權淨資產收益率(ROE)從2016年的69.55%下降至2020年11.27%。

不過,這似乎都沒有影響到資本市場對寧德時代的追捧,估值如脫韁的野馬一路飛奔。

/ 02 /

估值“策馬狂奔”

按照今年一季度淨利潤19.54億元計算,寧德時代對應的滾動市盈率為149倍,處於歷史最高值;按照2020年淨利潤55.83億元計算,寧德時代對應的靜態市盈率為179倍,同樣處於歷史最高值。

即使按照券商給出的一致業績預測,公司2023年淨利潤預計為200億,對應51倍市盈率,這仍是一個處在5年估值中樞區間內的數值。

結合業績,2016年-2020年,五年時間,寧德時代淨利潤從28.52億元到55.83億元,漲了不到1 倍,市盈率從上市之初約23倍到179倍,漲了接近7倍,顯然估值跑的更快,或者說有提前消耗估值的可能。

2020年,公司淨利潤同比增速不過22.43%,但搭上Tesla的“順風車”,疊加新能源產業中長期規劃發佈,碳中和概念等,其年內股價從100多元狂飆到350多元,漲幅超過200%。

對比同行,寧德時代的估值更是不便宜。就拿老對手比亞迪來說,2020年淨利潤42.34億元,市值約5300億元,靜態市盈率125倍,顯著低於寧德時代;再看看Panasonic,2020年淨利潤折合人民幣約102.7億元,靜態市盈率22倍,和寧德時代一比,真的要低到塵埃里了。

更甚者,就算拉來目前A股市值最高的三大主車廠,比亞迪、長城汽車和上汽集團,三者合計市值10881億元,寧德時代以一人之力創出萬億市值,相當彪悍。

節點財經認為,由於新能源行業正處在成長期,寧德時代以龍頭地位下的規模擴張優勢,較容易凸顯出市占率聚集效應,導致發展空間被看遠、看久。

韓國研究機構SNEResearch統計,今年1-4月,全球電動汽車電池銷量65.9Gwh,其中寧德時代占有32.5%的份額。

然而,作為大宗消費品,汽車具有消費頻次低,非剛需等特點,這又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該行業進入成熟期的速度要快於手機、家電等一般消費品,且需求增量有限,隨著產業鏈出貨量增速放緩,寧德時代還有多少估值空間可以透支?

近期,上海證券、財信證券均給予寧德時代“謹慎增持”或“謹慎推薦”評級。

/ 03 /

即將到來的解禁潮

對短期投資者來說,寧德時代即將於6月10日迎來的一波解禁巨浪是需要特別警惕的。

據節點財經瞭解,該筆解禁規模為9.52億股,僅次於2019年6月解禁的9.8億股,占寧德時代流通股比例的70.18%,占總股本比例的40.88%。以5月31日收盤價計算,解禁市值高達4132億元。

一般來說,解禁會形成股東減持預期,迫使盤面股價短期承壓,屬於對散戶們的重大利空。

那麼,巨量解禁之下,寧德時代在萬億市值的關口能夠站得穩嗎?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