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元吹風機代表“生活態度”?這屆年輕人有點迷
2021年06月10日00:42

  本文來自中國家電網

  自從戴森高價吹風機在中國市場打開局面,嗅到商機的各路品牌紛紛湧入,前有Panasonic、TESCOM、飛利浦等外資品牌,後有萊克、直白、追覓等本土品牌,掘金高價吹風機市場,漸成風氣。

  小產品,大產業

  儘管“身材”小小,卻是家庭必備個人護理產品,吹風機產業規模不容小覷。據中國家用電器協會發佈的《2018美健(個護)行業研究報告》顯示,我國吹風機市場正以每年20%-30%的復合增長率擴容。而據奧維雲網線上監測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吹風機市場實現銷售量3290萬台,零售額約55億元,其中1-5月行業整體規模同比下降20%,下半年開始回升,全年同比增長3.4%。

  大概10年前,國人對吹風機產品的定位一直是“平價小家電”,市場主流價位段集中在百十元左右。據GFK數據記載,在2011年400元以上吹風機產品零售額僅佔比約5%,而千元以上產品零售額佔比約等於0%;但到2017年,這一數據開始跳躍發展,千元級吹風機零售額激增至29%,吹風機高端化市場端倪初顯。而其中的重要原因是吹風機開始從簡單的功能型電器,進化為代表消費者個性與態度以及潮流理念的表達方式。

  行業分析人士認為,目前吹風機已經開始進入“二次升級”階段,恒溫、負離子漸成產品標配,以技術為核心賣點的產品不再具有絕對優勢,潮流、時尚等賣點順勢而上,價格高昂、顏值至上的高速吹風機漸成年輕消費者“新寵”。

  儘管關於千元吹風機是“智商稅”的聲音一直存在,但無可否認高價吹風機存在的合理性。據悉,普通吹風機的結構為加熱元件+風扇,依靠熱風烘乾頭髮水分,但是由於電機轉速較低,約為2萬轉/分鐘,頭髮“烘乾”時間長,髮質損傷較大,還有消費者提到,低價吹風機使用幾分鐘後會產生“糊味”。而高價吹風機的進階路徑之一是提升電機轉速,譬如戴森2021新款吹風機的馬達轉速可達11萬轉/分鐘,大風力能夠快速帶走頭髮表面水分,而負離子功能則負責閉合毛鱗片,防止髮絲內部水分一起流失。此外,高價吹風機的另一大核心技術是溫控系統,在出風口加入了溫度感應器,可以配合芯片調節出風溫度,從而達到恒溫效果,防止風溫過高對頭髮、頭皮造成損傷。

  除了乾髮速度與一定的護髮效果,吹風機產品的噪音水平、工藝細節、握持體驗、使用壽命以及品牌調性也在消費者選購的考慮範圍內,總體上,千元以上高端產品在體驗上能引起消費者的舒適感受。

  體驗經濟時代

  有產品評測博主客觀分析道,從性價比角度而言,千元吹風機的製造成本和護髮效果,肯定不是十倍於普通吹風機的線性相關;其高價更多是消費水平、消費心理、品牌營銷技巧和技術水平的平衡。事實上,消費品在滿足基本功能後,其向上的升級,受眾市場是逐步縮減地,而性能與服務提升帶來的價格提升呈邊際遞增效果,甚至呈幾何級遞增。產品越貴,越接近於定製化產品,戴森吹風機產生之初,便帶有這種“輕奢”屬性,儘管其性價比確實沒有特別高,但其心理溢價也不能完全說是“智商稅”。

  另外,千元吹風機十分注重設計和工藝的細節,還以戴森為例,其盛放吹風機的收納盒採用了愛馬仕同款皮質,盒子兼具設計與美學價值;又如,AIRFLY設計的磁吸式風嘴,可以不靠卡扣鑲嵌,省去了更換風嘴的麻煩,同時不需擔心風口磨損。“對於這些品牌而言,產品之所以‘貴’,是因為他們做了基礎功能外‘沒必要’的事情,而確實有部分用戶願為這些細節買單。”

  此外,在技術細節上,這些品牌也確有獨到之處,譬如,戴森、萊克、追覓等品牌在做吹風機之前,都有吸塵器行業從業經驗,而兩種產品通用的馬達技術是這些企業多年的專利成果,是在其他產品上難以體驗到的。

  該博主最後總結道,“送給女朋友一台戴森吹風機,可能比送同等價位的其他禮物更能討得歡心。”

  奧維雲網分析指出,就2020年吹風機市場表現來看,百元以下吹風機銷售量仍持續領跑,而2000元以上吹風機零售額保持高位水平。此外,吹風機行業競爭日趨激烈化,除了康夫、飛科、飛利浦、Panasonic、戴森等消費者熟知的品牌,小米及其產業鏈品牌,傳統家電跨界品牌,借助互聯網崛起的潮牌等大量湧入分食該市場,前瞻研究院統計的截至2020年2月中國線上市場在售吹風機品牌為49個,391類產品。

  隨著Z時代的崛起,吹風機越來越被冠以“科技”、“潮流”印象,產品除了吹乾功能外,還越來越多融入頭皮護理、肌膚滋養、母嬰適用、安全健康等理念,不斷開闢細分人群賽道,而這也為新品牌的成長與發展提供了好機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