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拜登來了,“很受傷”的歐洲會全盤買賬嗎?
2021年06月10日08:37

原標題:國際觀察:拜登來了,“很受傷”的歐洲會全盤買賬嗎?

中新網6月10日電 (甘甜、孟湘君)自當地時間9日起,78歲的美國總統拜登動身前往英國,開啟歐洲行。這是他就職以來,首次出訪海外。

  分析稱,拜登希望借此次出訪,修復特朗普執政時期,美國與歐洲惡化的關係。但“新傷舊疾”交織下,美歐關係能迅速回到過去嗎?

資料圖:美國總統拜登。
資料圖:美國總統拜登。

拜登很忙

盼與盟友“重修舊好”

  10日會晤英國首相約翰遜,11日至13日出席在英舉行的七國集團(G7)峰會,14日至15日赴比利時參加北約峰會和美國-歐盟峰會,16日前往瑞士與俄羅斯總統普京舉行雙邊會晤。

  這是拜登的歐洲行程。排期如此之滿,他都想要“推銷”啥?

  外交學院教授李海東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指出,拜登的目的很明確:

  在國際經濟秩序中,他需確保美國及其盟友處在製定規則的位置;公共衛生領域,他研究如何在應對疫情時,確保美國和西方國際影響力的持續;戰略層面上,則是如何修復傳統盟友關係,“與中俄競爭”。

  出訪前,拜登本人在《華盛頓郵報》發表署名文章,勾畫其戰略要領——強調美國“基於實力地位繼續領導世界”,拉攏所謂共享民主理念的盟友。

資料圖:2018年6月9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團隊在推特上發佈了一張在加拿大七國集團峰會第二天拍攝的照片。由於本屆峰會上,美國前總統特朗普一個人把G7其他六國領袖都給“得罪”了,這張照片也被國外網友奉為本屆G7峰會的“全場最佳”。

表面示好、背後插刀

歐洲對美國還剩多少信任?

  跟特朗普時期相比,拜登想要修復跨大西洋關係的願望很強烈。入主白宮以來,拜登政府也動作頻頻。

  2月19日,拜登以視頻會議形式先後出席G7領導人會議與慕尼黑安全會議,高呼“美國回來了,跨大西洋聯盟回來了”。

  美國國務卿、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等執政團隊核心成員,接連與盟國的外交安全事務官員電話互動。

  歐美一度劍拔弩張的經貿關係,隨著對歐關稅戰似乎進入“休戰期”,也將成為搬上桌面的議題。

  但多名專家指出,從氣候變化、網絡安全、地緣政治等多領域來講,美歐間存在的諸多老問題,拜登在有限的任期內,很難一一化解,修復美歐關係,並非是“遊說”那麼簡單。

  《紐約時報》6日援引歐洲官員的話稱,德國官員認為,拜登宣佈將在9月11日前撤出所有駐阿富汗美軍的決定,是按照“舊模式”單方面自行做出的,並未通知所謂“盟友”,他們只能緊隨其後。

  不止如此,歐洲領導人對拜登支持放棄新冠疫苗知識產權的決定,也“感到憤怒和尷尬”。因為美國的舉動同樣是在沒有告知盟友的情況下進行的。

  此外,在德國與俄羅斯合作進行的“北溪2號”項目方面,儘管美國上週宣佈取消對俄德相關公司和負責人的製裁,但美國兩黨議員均對拜登均對拜登的做法感到不滿,共和黨更藉機指責拜登“對俄軟弱”。

  更嚴重的是“基本信任”的缺失。過去四年,歐洲人剛剛目睹了美國75年的外交政策是如何隨著像特朗普這樣的總統上台而“一夜間消失”,如今,對美國的要求,歐洲將審慎對待。

  前不久,美國被踢爆利用丹麥情報部門,對包括德國總理默克爾在內的歐洲多國政要,進行長期監控。從斯諾登爆出“棱鏡”監聽計劃至今,美國總統已幾度易人,然而,監聽仍在繼續。

  口口聲聲說要修復盟友關係,背地裡卻捅刀子,對於歐洲來說,這樣的“盟友”還值得繼續交往嗎?

  拜登希望“物有所值”,他為自己的戰略貼上“標籤”。他對歐洲“不是無條件的愛,而是有利益的朋友”。《紐約時報》援引專家分析稱,歐美之間存在一系列分歧,受到美國前任政府“重創”的歐洲,傷口或無法很快癒合。

資料圖: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2018年10月25日開始在挪威及其周邊地區舉行為期兩週的“三叉戟接點2018”聯合軍事演習。圖為美國第24海軍陸戰隊遠征隊向目標開進。
資料圖: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2018年10月25日開始在挪威及其周邊地區舉行為期兩週的“三叉戟接點2018”聯合軍事演習。圖為美國第24海軍陸戰隊遠征隊向目標開進。

“美式傲慢”令歐洲失望

歐美已劃為新舊“兩個世界”?

  拜登的“兜售”計劃,會如他所願嗎?歐洲會不會全盤買單?

  7日,美歐兩家智庫聯合發佈的民意調查結果就給拜登“潑了冷水”。

  結果顯示,拜登就職以來,“德國人和法國人對美國國際影響力的看法沒有改變”。

  德國《焦點》週刊8日也指出,“美歐已經回不到過去”。分析稱,拜登希望開啟新的跨大西洋關係,但是美國已經發生變化,歐洲希望獲得更多“戰略自主”的願望,愈發強烈。

  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認為,拜登團隊“在表面的禮貌之下,對歐洲的關切毫不在意。”而在歐洲人看來,美國這種“禮貌的傲慢”令人失望。

  美國的舉動背後,仍奉行的是“美國優先”。李海東認為,美國希望從戰略層面,把歐洲拉到跟中俄等國搞戰略競爭角度的“舊世界”,而歐洲國家更傾向於從自身實際利益考慮問題,希望生活在“新世界”。

  更何況,黨派政治的陰影仍籠罩著美國,就算美歐關繫在當下得以推進,其成果仍有可能在未來付之東流。李海東還指出。(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