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人生,我想說的其實是……張國強
2021年06月09日13:29

不只村上春樹,六十四歲的張國強,也說人生有如一場馬拉松。

「後生 時候,有無限 青春、無限 體力,可以唔留力去衝, 家就會控制力度,保持鬥志。」

球員出身的他,轉眼已入行四十五年,張國強由球場走到片場,從未停步。訪問這天,他身穿的風衣,就是剛播畢的《大步走》中,由他創辦的跑會制服,其嫻熟的起跑動作,則是日積月累的功架,並非為套劇那麼簡單。

「拍劇又好,拍電影都好,不論戲份多少,我都會好有熱誠咁做,咁樣我先會做得開心、有滿足感。我入行 初心,都係因為對呢個圈有熱情,要保持初心先會Enjoy。」

享受每個當下,是他近年對人生的感悟。

「無常先係正常, 家我先懂得呢樣 ,要做 係點 無常入面,識得珍惜。以前 ,無得返轉頭;以後 ,冇人知係點,所以當下先係最重要,諗通呢一點,我個人就會自在 ,先可以行得更遠。我從來冇諗過自己 年紀,只要我當下仲做到,我就隨時都準備好。」

即使未知終點所在,張國強也從容應付這場馬拉松,是閱歷帶來的睿智。

撰文☆吳靜 攝影、錄影☆何國豪 設計☆李浩然

跳出舒適區

《大步走》剛於上周播畢,接檔的《伙記辦大事》,也會見到張國強,即使不是主角,他也全力以赴。「每一個角色,就算得一場戲,我都要做好佢,只要我做好每一部戲 本份,我就已經好滿足。以前機會太多,我會揀角色,酬勞少唔做、要剃光頭 又唔做,有時千揀萬揀,揀 個爛燈盞都未定,於是錯失 唔少機會。

「以前我唔拍清裝劇,因為要剃光頭,我呢 年紀,剃 頭髮都唔知會唔會生得番,同埋我驚自己 頭形唔靚、左邊又多疤痕,就一直冇演清裝劇。」

終於,一個好角色令他跳出comfort zone。「我 八年返番TVB,就 一○年拍《萬凰之王》 時候,我覺得要克服呢個恐懼,於是就豁出去,剃頭演出,就係行前 呢一步,多 唔同 緣份,連之後拍時裝劇、拍廣告,都用番光頭 造型。原來我一直好怕 ,只要克服 、肯嘗試 話,我都有好大 滿足感。」

雖然今年已是張國強入行的第四十五個年頭,但TVB的「十年金牌」(長期服務獎牌),他於一八年才得到第一個。「我由球員轉做演員,就係入TVB,但係逢八(年)我就要出一出去,來來去去好幾次,到 八年入番 ,就冇再走過,我諗因為我 度得到安全感、使命感,甚至王維基叫我走 時候,我都冇走。 拎到獎牌 時候,都好開心。」

磅數無長進

今年十一月便六十五歲,但張國強仍然保持到一副運動員身形,「都唔係 ,有時我跑步,覺得辛苦都知自己唔Fit 。所以都要慳住食,即係唔好食太多冇益 食物。我好少保養,咁多年都係保持 一百四十磅左右,一定唔會超過一百五十磅,我 磅數同樣貌,都冇乜長進,哈哈!

「不過,從年輕 時候開始,我都盡量少 應酬, 家仲少食多餐,多飲水,日日都做運動,跑步、跳繩、行山,要持之以恆去做。」

保持狀態,其中一個原因,是他還有演藝夢想。「近年我多數都係演奸角,每個角色我都鍾意 ,但我都想演 溫情 、浪漫 角色,我好少演愛情戲,畢竟我一把年紀,演黃昏戀、忘年戀,觀眾好似冇咁易接受。」

有進步空間

渴望演愛情戲,但現實中的張國強,跟太太拍拖七年,至八八年拉埋天窗,至今已攜手走過四十載,十分專一。

「我係波牛,好怕醜,踢波 時候,如果有隊友帶女朋友 ,輸 波一定賴佢,所以好多時我都係得把口去撩人。到入 行,就好怕 女仔因為我 名氣去結識我,所以都錯過 好多誘惑,哈哈!直至朋友介紹我太太俾我識,佢冇當我係明星,大家一齊好自然。

「拍拖 時候,佢考到入懲教署,要去赤柱返工,好遠,都幾辛苦,當時我都有一個穩陣 事業,於是我就提議佢唔好做。」

笑他大男人,他笑 回應:「我將經濟大權交晒俾佢 ,有佢幫我把關,我先可以全心全意做 。」

張國強的手機Wallpaper,是跟太太的自拍照,相中二人一致的四萬笑容,更見夫妻相。當記者提出拍下這個暖心畫面時,他即稱:「唔好 ,我太太好低調 。」保護力極強。

二人結婚三十三年,育有三名子女,長子寶軒為導演,次女寶洋跟孻女寶藏則在加拿大工作,談及子女,張國強即一臉慈愛。「我開IG都係佢 教我 !雖然三個仔女都係我 『產品』,但係佢 都有唔同 性格、喜好,所以有唔同 教法。為人父母 ,我都係期望佢 身體健康。

「做人爸爸,我都係邊做邊學 ,有人話我係好爸爸,我聽到都有 慚愧,我只係一個稱職 爸爸,仲有好大 進步空間。」

話雖如此,但他仍把兒女所送的賀卡、禮物,甚至長子所給的第一份家用(支票),好好保存。「 女 (家用),佢 自己keep得 ,我 講 唔需要佢 俾,阿哥做 佢 唔一定要做,但佢 都請 我食飯,同埋買 禮物,我 都好欣慰。」

被「指責」的玫瑰

浪漫,從來都是主觀的感受,跟太太相知四十年的張國強,當然有所體會。

「我覺得自己都算係一個浪漫 人,但好可惜,我太太話我一 都唔浪漫 我成日都以為,講 細聲 、拖住佢、斟茶遞水,兩個人相處開開心心,已經好浪漫 啦,但原來係錯晒 !」

於是,他學會了花錢、花心思。

「呢個道理,隔 好耐我先至懂,所以最近佢生日,我送 一紮好大 玫瑰俾佢,驚喜 ,又唔可以俾佢知我 邊度訂,又要趁佢未起身去拎,等佢一起身就隊俾佢。哈哈!點知佢話:『嘩!真係好多喎,咁擺出 做咩呢?我仲要搵花樽插 』但係我真係覺得好浪漫喎。」

表面上的「指責」,充份表現出張太的受落程度,至於浪漫與否,純屬次要。

▲▲剛播畢的《大步走》(上圖),與接檔的《伙記辦大事》(右圖),都有張國強的身影,他稱,不論戲份多少,每個角色也會用心演出。

▲曾經一度抗拒剃頭演清裝劇,但一 年他終於克服恐懼,剃光頭演《萬凰之王》,更因而以光頭look拍廣告,打開另一片天。

▲球員時期的他(左),已甚有明星相。

▲罕見的反串造型,是他於八十年代的另一個新嘗試。

▲▲七六年入行的他(後左三),八一年跟黃日華、石修等合演《風雨晴》,與陳玉蓮飾演情侶。其後差不多每八年離開TVB一次,因此至一八年,才拿到第一個「十年金牌」。

▲即使已共處四十年,他跟太太仍會外出拍拖,享受二人世界。

▲長子為導演,次女(中)於加拿大當廚師,孻女則為藝術家,張國強稱,與太太早已達成共識,讓子女自由發展。

▲他指三個子女性格各異,所以夫婦二人對三人的教法也各有不同。「咁先可以發揮到佢 能力。」

▲張國強感激太太的無微不至,令他可專注事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