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鳥改個名,咋跟美國種族歧視扯上了關係?
2021年06月09日19:22

  原標題:給鳥改個名,咋跟美國種族歧視扯上了關係?

  據美國媒體報導,美國鳥類學會近來正圍繞是否為大約150種鳥改名進行辯論,因為這關乎美國的種族歧視問題。

  一些人認為,這些以人名命名的鳥,與一些曆史人物同名,而這些人和殖民主義、種族主義有聯繫。因此,他們致力於給這大約150種鳥改名,清除鳥的名字帶有的種族歧視痕跡。

  不過,有些鳥的名字由來已久,要改名並非易事。

  改名之意不在名

  美國民間環保組織奧杜邦學會的一篇科普帖提到,一些鳥類的命名,不僅為了紀唸著名的鳥類學家,也為了紀念探險家、士兵和首次發現某種鳥的人。

  美國公共廣播公司的報導也提及,早期的博物學家,像美國著名博物學家奧杜邦,每發現一種新的鳥,就會以他們某個朋友或同事的名字給鳥取名。

  這樣給鳥命名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不妥,那美國鳥類學會為什麼要給大約150種鳥改名?事情的起因還要從這些名字背後的故事說起。

以人名命名的鳥/《華盛頓郵報》報導截圖
以人名命名的鳥/《華盛頓郵報》報導截圖

  詹姆森火雀、巴赫曼麻雀、華萊士果鴿……這些是以人名命名的鳥,換句話說,它們與一些人同名。《華盛頓郵報》報導指出,這些人和殖民主義、種族主義有聯繫。他們有的買賣黑人,有的煽動暴力、參與暴力而不顧後果,有的從印第安人的墳墓中盜取頭骨用於偽科學研究。

  以詹姆森火雀為例。據美國新聞媒體網站The Verge報導,它是以一位英國博物學家斯萊戈·詹姆森的名字命名的,但他在1888年對一個年輕女孩的行為令人髮指。那一年,他在非洲探險,把買下一個年輕女孩當作玩笑。他在日記中寫道,這個女孩後來被送給了一群被他描述為食人者的土著人,還畫下了她被刺傷和肢解的畫面。

  瞭解了背後的故事及曆史人物,鳥的名字就有了險惡意味。人們認為,如果不給這大約150種鳥改名,清除鳥的名字帶有的種族歧視痕跡,會讓人以為今日的美國還推崇種族歧視的價值觀。

  “曾經的殖民主義、白人至上主義通過大約150種以人名命名的鳥延續下來。”美國觀鳥協會的活動家泰基·詹姆斯在接受美國公共廣播公司採訪時說。

“為鳥取名”運動官網截圖
“為鳥取名”運動官網截圖

  “為鳥取名”運動(旨在改變以人命名的美國鳥類名稱)的人在其官網上刊文稱,為了紀念一個人而給某項事物起名是有問題的,因為其中的一些名字延續了殖民主義和與之相關的種族主義。

  殖民主義盛行時期,主要歐洲國家征服、占領了非白人的領土。為了使其行為合法化,出現了白人至上主義,宣稱白人種族優於所有其他種族。

  更名之路漫漫

  雖然美國愛鳥人士一直在推進為鳥改名事宜,但遇到了不少阻力。有些鳥的名字由來已久,要改名並不容易。

  例如,麥考恩鐵爪鵐是以一名為南方邦聯的軍官命名的,但他捍衛奴隸製,也與多個美國原住民部落作戰。

  2018年,美國鳥類學協會(確定鳥類名稱的協會)的北美分類委員會給鐵爪鵐重新命名的提案未能通過。

  美國民間環保組織奧杜邦學會指出,其原因是,過去的政策非常重視鳥類名稱的穩定性。

  2020年7月和8月,數百名鳥類愛好者簽署了一份請願書,並在社交媒體上加了#BirdNamesForBirds標籤,旨在推動美國鳥類學協會的北美分類委員會同意為鳥更名,不僅要更改麥考恩鐵爪鵐的名字,還要更改北美鳥類中所有以種族主義者命名的鳥的名稱,也就是重新命名從加拿大到巴拿馬的大約150種鳥。

以人名命名的鳥/《華盛頓郵報》報導截圖
以人名命名的鳥/《華盛頓郵報》報導截圖

  在眾多愛鳥人士的努力下,美國鳥類學會於2020年9月通過了給鐵爪鵐重新命名的提案,但是,關於更改大約150種鳥的名稱的討論還在繼續。

  為鳥改名不過是美國努力清除種族主義的一個例子。

  從美國南部密西西比州新的州旗去除美國內戰時期維護奴隸製的南方邦聯旗幟圖案,到北美四大職業聯盟之一的職業橄欖球大聯盟(NFL)球隊更改隊名,再到內華達州多個涉種族歧視的標誌性雕像被拆除……美國反種族歧視的行動一個接一個,彙入美國反種族歧視浪潮中。

  不過,美國社會上上下下竭力清除種族主義烙印的努力恐怕是徒勞的。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美國著名華人民權活動家王靈智(Ling-chi Wang)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曾說,從1776年建國至今,種族主義一直是美國難以治癒的癌症。

  曾寫過多本鳥類野外指南的肯恩·考夫曼說,給鳥重新命名會讓社會更包容。但現實中為鳥改名是否真的能夠達到這一效果並未可知。

  文/朱月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