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去世後留下8根金條!浙江仨兄妹爭了5年後終於“熄火”
2021年06月09日11:04

  父母省吃儉用攢下8根金條,想著黃金保值將來可以作為生活保障,沒想到日子慢慢好起來,母親沒來得及享福就因病去世了,傍身的金條變成了子女矛盾的導火索,原本和睦的家庭為此鬧得不可開交。

  杭州市拱墅區司法局石橋司法所調解員吳俊趕來“滅火”,促成這家人達成調解協議,重歸平靜生活。

  不料,父親去世後,“戰火”又起,這家人又向吳俊“搬救兵”。

  近日,吳俊不負所望,為這起跨度長達5年之久的繼承糾紛劃上了句號。

  家住杭州拱墅區的吳大伯和妻子膝下育有3個子女,分別是大兒子吳強、二女兒吳娟和三兒子吳明。

  2017年,吳大伯的妻子因病去世,留下15萬現金、8根金條和年邁的吳大伯。因為繼承和贍養問題,3個子女吵得不可開交。

  “一根金條100克,值好幾萬呢,不能一個人都拿。”“誰來養爸,誰就拿財產。”“不行,兒女都一樣,應該平分!”……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子女們爭了很久,卻一直沒有談攏。

  “本來8根金條是我和老太婆存下來防老的,沒想到孩子們爭來搶去傷了感情。”吳大伯傷心地說。走投無路之下,他找到石橋司法所,希望幫忙解開一家人的心結。

  調解員吳俊深入瞭解了一家人的情況,認為吳大伯的贍養問題是首先要解決的,至於遺產,只要確認了具體金額,即使暫時擱置不作分配,也不會影響日後子女繼承的份額。“做兒女的,理應以孝順父母為重,大家都有穩定的收入來源,遺產繼承也不急於一時,現在應該考慮的是怎樣好好照顧老人,讓他頤養天年。”

  “我是大兒子,我願意來養爸。”聽了調解員一席話,吳強主動提出贍養,但要求15萬現金要交給他,用於父親的醫療費用。吳娟、吳明看到大哥表態,也表示願意每月拿出一定的贍養費。

  最終,三人簽訂了一份調解協議:遺產不作分配,父親由吳強贍養,父親的日常醫療費用超出500元的,從15萬存款中扣除,所有開支明細需告知弟妹;吳娟每月支付贍養費500元,吳明支付800元;8根金條由吳娟來保管,如吳大伯要使用金條,需子女三人共同見證。

  這一次調解後的數年間,吳家再未有過爭執,一家人都按照調解協議執行,相安無事。

  直到2個月前,吳大伯去世,吳強拿著當年簽訂的調解協議,再一次找到石橋司法所,請吳俊主持對父母的遺產進行分配。

  調解現場,吳強拿出了一份父親手寫的遺囑,並提供了父親寫遺囑時的錄像。遺囑中寫明:現金全部歸吳強所有,而8根金條歸孫女(吳強的女兒)所有。

  這一分配立馬引起了吳娟和吳明的不滿,他們懷疑遺囑是大哥偽造的,一家人再起爭執,調解陷入僵局。

  此後,吳俊多次上門一對一溝通,並建議吳強去做筆跡鑒定,“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七條中有規定,以錄音錄像形式立的遺囑,應當有兩個以上見證人在場見證。你手上父親寫遺囑的錄像沒有第三人在場,只有筆跡鑒定證實是你父親親筆才有效。”

  對於吳娟和吳明,吳俊也再三說明其父親生前是大哥吳強在照顧,根據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條規定,對被繼承人盡了主要扶養義務或者與被繼承人共同生活的繼承人,分配遺產時,可以多分,“你們這些年對父親也孝順,我會和吳強溝通,拿出一部分遺產分給你們,都是一家兄弟姐妹,沒有什麼心結解不開的。”

  見到吳強拿出的筆跡鑒定後,吳娟和吳明終於認可了遺囑內容。吳強也在吳俊法理並用的勸說下,願意分出一部分遺產:“這些年爸治病花錢,原先15萬現金現在還有8萬左右,都是一家人,咱也別鬧了,聽聽調解員意見,看看怎麼分。”

  吳俊以吳大伯的遺囑和2017年簽訂的第一份調解協議為基礎,確定了最終的遺產分配方案:吳娟和吳明每人分得現金1.9萬元、金條1根以及部分金器;吳強分得現金4萬元;賸餘6根金條根據遺囑由孫女(吳強的女兒)繼承。吳家三兄妹在石橋司法所現場履行了協議內容,至此,這場跨度5年的家庭糾紛圓滿化解。

  (文中除吳俊外,均為化名)

  來源:浙江法製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