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外儲觸及年內新高: 資產估值提升“貢獻巨大”, 自主平衡態勢仍穩
2021年06月08日00:35

原標題:5月外儲觸及年內新高: 資產估值提升“貢獻巨大”, 自主平衡態勢仍穩

隨著人民幣快速升值帶動海外資本持續青睞中國資產,5月中國外彙儲備持續回升。

6月7日,中國央行公佈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5月底,中國外彙儲備達到32218億美元,環比增加236.2億美元,迭創年內新高同時,也高於市場預期的32150億美元。

一位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說,5月中國外彙儲備增幅超過市場預期,一是得益於當月人民幣快速升值吸引更多海外資本流入中國資產,比如當月北向資金淨流入557.78億元人民幣(約合87.1億美元),中央結算公司最新數據顯示5月海外資本增持413.17億元人民幣債券(約合65億美元),二是東南亞疫情持續嚴峻令全球訂單繼續湧入中國,令中國外貿高景氣度持續,創造可觀的外貿順差助推外彙儲備增幅超預期。

6月7日,中國海關發佈統計數據顯示,5月中國外貿順差達到455.3億美元。

在他看來,近期中國資本項與貿易項雙雙實現資本淨流入,可能會改變中國資本跨境流動自主平衡格局,再度觸發較強的人民幣彙率升值預期。

中國央行指出,5月外彙市場運行延續穩定態勢,市場交易總體保持理性有序。在國際金融市場,受新冠肺炎疫情和疫苗進展、主要國家貨幣政策及通脹預期、宏觀經濟數據等因素影響,非美元貨幣總體走強,主要國家金融資產價格有所上漲。由於外彙儲備以美元為計價貨幣,非美元貨幣折算成美元後金額上升,加之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共同作用,令當月外彙儲備規模上升。

一位國有銀行外彙交易員表示,5月外彙儲備增幅超預期,很大程度得益於外彙儲備資產估值出現較大幅度上升。尤其是5月美元指數下跌令外彙儲備里的非美資產估值回升,對當月外彙儲備增加起到重要推動作用。

“事實上,5月流入港股的南向資金增加,加之近期外管局批複新的103億美元QDII額度,都有助於推動中國資本跨境流動持續自主平衡,有效緩解資本單邊流入所引發的彙率快速升值預期。”他指出。

外貿順差“貢獻度”走低

在上述國有銀行外彙交易員看來,5月外彙儲備之所以較大幅度高於市場預期,主要原因是外彙儲備里的多項資產估值提升。比如5月美債收益率趨於回落(美債價格上漲),令手握逾萬億美元美債的中國外彙儲備估值增加20-30億美元,此外當月美元指數從91.28回落至89.85,導致大量非美貨幣紛紛上漲,也令外彙儲備的非美資產估值獲益匪淺。

他預計,上述兩項資產估值波動令5月中國外彙儲備累計增加逾200億美元。

但是,海外資本市場更關注中國外貿高景氣度延續對外彙儲備增加的貢獻度。

此前,多數華爾街大型投行預計隨著全球疫情形勢好轉與各國供應鏈持續恢復,二季度中國外貿高景氣度將趨於下降。但印度等東南亞國家疫情驟然嚴峻,令全球訂單繼續湧入中國,令中國外貿高景氣度又將持續一段時間。

海關總署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5月中國外貿順差達到455.3億美元,高於4月的428.5億美元。

“這令華爾街不少對衝基金普遍預計,居高不下的外貿順差疊加人民幣彙率此前快速升值,促使中國外貿企業紛紛選擇結彙,無形間加大了外彙儲備的吸收額。”布魯德曼資產管理公司市場策略師Oliver Pursche指出。

一位股份製銀行對公業務部主管向記者直言,目前在業務實際操作層面,他們並未發現外貿順差正大量轉化成外彙儲備。究其原因,由於5月大宗商品價格上漲,不少外貿企業將新訂單所獲得的美元資金,都用於採購海外原材料,因此他們沒有更多閑置外彙資金“結彙”。

數據顯示,5月中國進口總額達到2183.9億美元,同比大幅增長51.1%。

這位股份製銀行對公業務部主管表示,隨著中國相關部門允許越來越多外貿企業意願結售彙,如今眾多外貿企業都不急於結彙,而是存留部分美元資金用於外貿業務日常運營。尤其在5月份人民幣快速升值期間,外貿企業的逆週期操作力度隨之加大,不少企業紛紛逢高加大購彙力度降低彙兌成本,也令外貿順差未能大幅轉化為外彙儲備。

他強調,儘管去年底以來中國外貿持續保持高景氣度,但外貿順差對外彙儲備增加的貢獻度卻相當低——越來越多企業都在靈活使用外彙資金拓展外貿業務,在降低原材料採購成本同時進一步開闢新的海外市場。

“鏡像關係”沒有動搖

隨著5月人民幣快速升值引發海外資本日益青睞中國資產,部分海外投資機構開始預期中國資本跨境流動的鏡像關係正悄然改變。

此前,中國經常賬戶和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賬戶始終保持著鏡像關係——即經常賬戶呈現順差,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賬戶就呈現逆差;反之,經常賬戶逆差,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賬戶則呈現順差,令市場各類主體的國際收支交易保持有進有出、有來有往的自主平衡態勢。

“隨著此前人民幣快速升值,不少海外投資機構預計中國貿易項(經常賬戶)與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賬戶雙雙實現資本淨流入,進而改變上述鏡像關係。”前述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甚至一些對衝基金認為,隨著貿易順差居高不下與資本項海外資金持續流入,加之外商直接投資(FDI)增加,足以抵消南向資金與中國對外實體投資的資金流出,令中國資本跨境流動從“自主平衡”轉為“單邊流入令人民幣彙率呈現更強的升值預期”。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相關部門正積極採取措施確保中國資本跨境流動延續自主平衡態勢。

近日,外管局批複了新一輪103億美元QDII額度。

“此外,外管局此前批複的廣東省、江蘇省各50億美元QDLP額度也開始使用,都將有效緩解資本流入壓力。”一位參與QDLP額度申請的海外資管機構駐華代表向記者指出。為了確保中國資本跨境流動延續鏡像關係與自主平衡,中國相關部門仍有充足的政策工具,無形間令押注人民幣快速升值的海外投資機構“相當忌憚”。

一位歐洲大型資管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也向記者坦言,5月外彙儲備增幅超預期,沒有激發海外投資機構大舉買漲人民幣的熱情。事實上,隨著中國央行穩預期力度加強,越來越多海外大型投資機構預期人民幣彙率將在雙向波動過程逐步升值,加之中國有能力確保資本跨境流動自主平衡,他們更願意通過押注人民幣彙率雙向波動博取穩健回報。

(作者:陳植 編輯:包芳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