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部:一些國家經濟刺激政策可能帶來的風險不容忽視
2021年06月08日12:09

隨著提高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等新增減稅政策效應逐步釋放,同時受去年下半年同期基數相對較高影響,預計全年收入增幅呈現前高後低走勢,財政收支總體上仍處於緊平衡狀態。此外,當前全球疫情形勢不確定性依然較高,一些國家經濟刺激政策可能帶來的風險不容忽視,國內經濟恢復不均衡、基礎不穩固,完成全年預算需要付出艱苦努力。

  原標題:關於2020年中央決算的報告

  來源:中國人大網

  ——2021年6月7日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九次會議上

  財政部部長 劉 昆

  委員長、各位副委員長、秘書長、各位委員:

  我受國務院委託,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2020年中央決算報告和中央決算草案,請審查。

  一、2020年中央財政收支決算情況

  2020年,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世界經濟深度衰退等多重嚴重衝擊,在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各地區各部門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會精神,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嚴格執行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審查批準的預算,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戰略成果,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唯一實現經濟正增長,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取得決定性成就。在此基礎上,財政改革發展各項工作取得新進展,中央決算情況總體較好。根據預算法有關規定,重點報告以下情況:

  (一)2020年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支決算情況。

  受疫情嚴重衝擊,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一季度大幅下降,為2009年以來首次負增長,隨著疫情防控形勢好轉和經濟逐步恢復,財政運行情況逐季向好。在稅務、海關等部門的共同努力下,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82770.72億元,為預算的100%,下降7.3%。加上從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以及中央政府性基金預算、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調入8880億元,收入總量為91650.72億元。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18313.5億元,完成預算的99%,增長8.1%。加上補充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1137.22億元,支出總量為119450.72億元。收支總量相抵,中央財政赤字27800億元,與預算持平。

  與向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報告的執行數相比,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減少0.36億元,主要是在庫款報解整理期少量非稅收入退庫。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支出減少97.37億元,主要是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增值稅返還地方負擔資金等據實結算項目的地方上解數額增加,相應抵減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以上減收減支共計97.01億元,已包含在上述補充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的1137.22億元中。

  從收入決算具體情況看,稅收收入79644.23億元,為預算的99.8%,下降1.7%,主要是受出口退稅增加等因素影響;非稅收入3126.49億元,為預算的104.2%,下降62.3%。稅收收入中,國內增值稅28353.14億元,為預算的98.8%,主要是受疫情影響工業和服務業增值稅減收超出預期,以及下調增值稅稅率等政策形成翹尾減收;國內消費稅12028.1億元,為預算的96.1%,主要是成品油產銷量低於預期;進口貨物增值稅、消費稅和關稅合計17099.75億元,為預算的106.5%,主要是外貿進口恢復較快,進口規模超出預期;企業所得稅23257.53億元,為預算的98.3%,主要是疫情在上半年對工業企業利潤造成較大影響;個人所得稅6940.99億元,為預算的109.3%,主要是居民收入隨經濟穩定恢復增長以及股權轉讓等財產性收入增加;車輛購置稅3530.88億元,為預算的116.9%,主要是汽車銷量回升超出預期;出口貨物退增值稅、消費稅13628.98億元,為預算的112.3%,主要是出口好於預期,以及加快辦理出口退稅進度。

  從支出決算具體情況看,中央本級支出35095.57億元,完成預算的100.2%,下降0.1%;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83217.93億元,完成預算的99.2%,增長11.9%。中央本級支出中,一般公共服務支出1735.21億元,完成預算的100.8%;外交支出514.07億元,完成預算的94.7%,主要是國際組織股本金等支出減少;國防支出12679.92億元,完成預算的100%;公共安全支出1835.91億元,完成預算的100.2%;教育支出1673.64億元,完成預算的98.5%;科學技術支出3216.48億元,完成預算的100.6%;糧油物資儲備支出1224.57億元,完成預算的100.7%;債務付息支出5538.95億元,完成預算的102.6%,主要是利率變動等因素導致內債付息支出增加。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具體情況是:一般性轉移支付69459.86億元,完成預算的99.1%,其中共同財政事權轉移支付32180.72億元、完成預算的98.7%;專項轉移支付7765.92億元,完成預算的100.1%;特殊轉移支付5992.15億元,完成預算的99%。

  2020年,中央預備費預算500億元,實際支出146.41億元,主要用於洪澇災害災後恢復重建等方面,賸餘353.59億元全部轉入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

  2020年,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結餘1136.5億元(含中央預備費結餘353.59億元),加上超收0.72億元,合計1137.22億元,全部用於補充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2020年初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餘額30.46億元,加上上述補充的1137.22億元、按規定用中央政府性基金結轉資金補充的60.64億元,2020年末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餘額為1228.32億元,2021年調入一般公共預算950億元後餘額為278.32億元。

  2020年,中央一般公共預算使用以前年度結轉資金安排的支出2703.41億元,其中,中央本級使用1545.08億元,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使用1158.33億元。中央預算周轉金規模沒有發生變化,2020年末餘額為354.03億元,主要用於調劑預算年度內季節性收支差額。

  2020年,中央本級“三公”經費財政撥款支出合計29.86億元(包括基本支出和項目支出安排的經費),比預算數減少25.31億元,主要是中央部門落實過緊日子要求,厲行節約,從嚴控製和壓縮“三公”經費支出,以及受客觀因素影響,部分因公出國(境)、外事接待任務未實施,公務用車支出和公務接待支出減少。其中,因公出國(境)費2.99億元,減少3.79億元;公務用車購置及運行費25.95億元,減少19.84億元;公務接待費0.92億元,減少1.68億元。

  2020年,中央預算內投資支出5999.8億元,其中,中央本級支出929.8億元,對地方轉移支付5070億元。調整優化投資結構,重點保障地方建設項目,主要用於公共衛生等應對疫情補短板、重大基礎設施建設、保障性安居工程、“三農”、創新驅動和結構調整、“一帶一路”建設和區域協調發展、社會事業和社會治理、節能環保與生態建設等方面。

  2020年,中央財政發行國債71782.75億元,其中內債70907.87億元、外債874.88億元,籌措資金除用於到期國債還本外,其餘均由中央財政統籌安排使用。國債還本30868.18億元,其中內債30649.69億元、外債218.49億元。年末國債餘額為208905.87億元,包括內債餘額206290.31億元、外債餘額2615.56億元,控製在全國人大批準的國債餘額限額213008.35億元以內。

  (二)2020年中央政府性基金預算收支決算情況。

  中央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入3561.62億元,為預算的98.6%。加上抗疫特別國債收入10000億元、2019年結轉收入181.55億元,收入總量為13743.17億元。中央政府性基金預算支出10439.87億元,完成預算的96.8%。其中,中央本級支出2714.62億元,對地方轉移支付7725.25億元。調入一般公共預算3002.5億元,其中抗疫特別國債調入3000億元、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政府性基金調入2.5億元。中央政府性基金預算收大於支300.8億元,其中,結轉下年繼續使用240.16億元;單項政府性基金結轉超過當年收入30%的部分合計60.64億元,按規定補充中央預算穩定調節基金。中央政府性基金收入決算數比執行數增加0.04億元,主要是決算整理期內民航發展基金、港口建設費等收入增加;支出決算數與執行數相同。

  (三)2020年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支決算情況。

  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1785.61億元,為預算的105.6%。加上2019年結轉收入144.09億元,收入總量為1929.7億元。中央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支出939.06億元,完成預算的74.6%,主要是部分中央企業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執行低於預期,其中,中央本級支出873.69億元,對地方轉移支付65.37億元。調入一般公共預算577.5億元。結轉下年支出413.14億元。中央國有資本經營收入決算數、支出決算數均與執行數相同。

  (四)2020年中央社會保險基金預算收支決算情況。

  中央社會保險基金收入708.07億元,為預算的51.1%,其中,保險費收入360.59億元,財政補貼收入332.97億元。加上地方上繳的基本養老保險中央調劑基金收入7379.55億元和從全國社會保障基金調入的專項資金500億元,收入總量為8587.62億元。中央社會保險基金支出707.13億元,完成預算的50.2%。加上安排給地方的基本養老保險中央調劑基金支出7370.05億元和安排下達部分地方彌補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缺口專項資金500億元,支出總量為8577.18億元。當年收支結餘10.44億元,年末滾存結餘377.4億元。中央社會保險基金收支預算執行率較低,主要是根據改革進展情況,中央單位開展機關事業單位養老保險製度改革實施準備期清算工作預計於2021年完成。與執行數相比,中央社會保險基金收入決算數增加3.24億元,支出決算數減少1.29億元,主要是中央單位編製社會保險基金預算的時間較早,實際執行中存在一定差異。

  按照預算法和國務院有關規定,對2020年中央財政部分收支事項實行權責發生製核算,包括預算已經安排當年應支未支的工資和社保資金、國庫集中支付年終結餘以及國務院批準的其他特殊事項等。有關具體情況已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專門報告。對上述資金,財政部將在預算執行中加強管理,及時撥付,盡快發揮資金效益。

  2020年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政府性基金預算、國有資本經營預算、社會保險基金預算的預算數、決算數及其對比分析,詳見中央決算草案。草案在報黨中央、國務院審批和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查之前,已經審計署審計,並根據審計意見作了相應調整。

  二、全面落實積極的財政政策,有力保障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

  2020年,我們堅決貫徹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按照全國人大有關決議要求和批準的預算,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紮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堅持積極的財政政策更加積極有為,推動經濟運行逐步恢復常態和民生持續改善。

  (一)加大政策對衝,促進經濟持續穩定恢復。多渠道籌集資金加大支出力度。特殊時期採取特殊舉措,赤字規模增加1萬億元,赤字率提高至3.7%,發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主要用於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支持減稅降費、減租降息、擴大消費和投資等。加大結轉結存資金盤活使用力度,努力增加可用財力,彌補財政減收增支缺口。實施階段性大規模減稅降費。階段性措施與製度性安排相結合,圍繞市場主體急需,出台實施7批28項減稅降費政策,加大對中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和困難行業企業的支持。全年為市場主體減負超過2.6萬億元,其中減免社保費1.7萬億元,對保住上億市場主體、幫助企業渡過難關發揮了重要作用。用好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擴大有效投資。新增專項債券額度3.75萬億元,比上年增加1.6萬億元,堅持“資金跟著項目走”原則,適當拓寬使用範圍,提高專項債券資金用作項目資本金的比例,帶動社會資本加大投入。

  (二)堅持生命至上,全力支持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優先保障疫情防控經費。把疫情防控作為最重要、最緊迫的工作來抓,按照特事特辦、急事急辦原則,加快資金撥付使用,確保人民群眾不因擔心費用問題而不敢就診,確保各地不因資金問題而影響醫療救治和疫情防控。加強資金分配和使用監管,各級財政疫情防控資金投入超過4000億元,為開展相關工作提供了堅實保障。強化應對疫情的財稅支持政策。圍繞減輕患者救治費用負擔、提高疫情防治人員待遇、保障醫療防控物資供應、加強科研攻關特別是藥物和疫苗研發等方面,出台實施一系列針對性強的財稅政策。加強財政金融政策配合,對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專項再貸款給予50%貼息,支持6600多家企業獲得優惠貸款。同時,大力支持疫情防控救治體系和應急物資保障體系建設,提升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處置、應急物資生產動員能力。

  (三)精準聚焦發力,推動三大攻堅戰取得決定性成就。支持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聚焦賸餘貧困縣和貧困人口,著力保障“糧草軍需”,支持年初賸餘的551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52個貧困縣年內全部摘帽。中央財政專項扶貧資金連續第五年增加200億元,達到1461億元,並向受疫情影響較重地區、掛牌督戰地區傾斜,同時一次性增加綜合性財力補助資金300億元,支持地方脫貧攻堅補短板。深入推進貧困縣涉農資金整合,全年整合資金2985億元。加強扶貧項目資金全過程績效管理,健全部門協同、上下聯動的資金監管機製。推動生態環境質量明顯改善。支持打好藍天、碧水、淨土保衛戰。引導黃河全流域開展橫向生態補償機製建設,帶動沿黃各省區共抓大保護大治理。推動國家綠色發展基金掛牌運營,支持長江經濟帶沿線省市開展環境保護、能源資源節約利用等。深入推進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工程試點,提升生態系統質量和穩定性。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取得積極成效。完善債務常態化監控機製,強化政策協同,實施聯合監管,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得到緩釋。從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券額度中安排2000億元用於補充中小銀行資本,支持化解中小銀行風險,督促指導地方在處置過程中全面清產核資、嚴肅追責問責,嚴格落實地方政府屬地責任和金融機構主體責任。

  (四)加強創新引領,鞏固實體經濟發展根基。大力支持科技創新。聚焦國家戰略需求,優化財政資金管理機製,著力保障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推進科研院所改革發展,支持企業承擔中央財政科技計劃(專項、基金等)科研任務,引導企業加大研發投入。推動製造業高質量發展。發揮財政資金撬動作用,引導資本、資源向戰略關鍵領域聚焦。整合設立專項資金,支持提升產業基礎能力和產業鏈水平。延長新能源汽車購置補貼和免徵車輛購置稅政策至2022年底。支持深化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落實“藏糧於地、藏糧於技”戰略,支持新建高標準農田8000萬畝,實施東北黑土地保護性耕作4000萬畝,加強基層農技推廣體系建設,增加產糧大縣獎勵,完善農機購置補貼政策,保障國家糧食安全。支持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推進農業生產社會化服務。對地方優勢特色農產品保險以獎代補試點範圍擴大至20個省份,支持新創建31個國家現代農業產業園、50個優勢特色產業集群、259個農業產業強鎮。

  (五)突出民生兜底,優先穩就業保民生。著力保居民就業。拓寬就業相關資金保障渠道,支持就業創業扶持政策落實。加大失業保險穩崗返還和創業擔保貸款貼息政策力度,助力穩企業保就業。全年向608萬戶企業發放失業保險穩崗返還1042億元,惠及職工1.56億人。推動教育公平發展和質量提升。統一全國義務教育生均公用經費基準定額,將中西部地區標準提高到與東部地區一致。深入實施義務教育薄弱環節改善與能力提升工作,基本消除城鎮“大班額”,基本補齊鄉村小規模學校和鄉鎮寄宿製學校短板。合理完善普惠性學前教育保障機製,促進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加大對中西部高校的支持力度。強化衛生健康投入。加大公共衛生體系建設力度,深化疾病預防控製體系改革。居民醫保、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經費人均財政補助標準分別提高到每人每年550元、74元。開展門診費用跨省直接結算試點,完善藥品和高值醫用耗材集中採購政策。提高社會保障水平。按照5%左右的幅度調整退休人員基本養老金,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最低標準提高到93元。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比例進一步提高至4%,22個中西部和老工業基地省份淨受益1768.45億元。全國社保基金穩健審慎投資運營,基金規模穩步擴大。支持各地開工改造城鎮老舊小區4.03萬個。優撫對象等人員撫卹和生活補助標準提高10%。保障困難群眾基本生活。全年新增受疫情影響納入低保、特困供養對象600多萬人,對因疫情致困群眾實施臨時救助超過900萬人次。

  三、加快推進財稅體製改革,持續提升財政管理水平

  2020年,我們結合全國人大有關方面和審計署提出的意見建議,統籌推進財稅體製改革與財政管理,加強預算管理各項製度系統集成、協同高效,努力提升財政工作科學化規範化法治化水平。

  (一)創新實施財政資金直達機製。按照“中央切塊、省級細化、備案同意、快速直達”的原則,加快資金分配、撥付、使用。僅用20天使90%以上中央直達資金落實到市縣基層,與往年相比使用進度明顯加快。通過中央備案審核環節,保證資金用於符合中央調控要求和急需支持的領域。建立受益對象實名台賬,做到流向明確、有賬可查,促進資金精準惠企利民。下達地方的1.7萬億元直達資金中,除按規定可結轉的抗疫特別國債資金外,形成支出1.56萬億元,涉及項目36萬餘個。嚴格監管資金,開發建設聯通中央、省、市、縣各級財政的監控系統,實現對每筆資金從源頭到末端的全鏈條、全過程跟蹤,確保資金和監管“一竿子插到底”,防止擠占挪用、沉澱閑置。直達機製運行有序有效,為支持市縣基層落實減稅降費發揮了“雪中送炭”作用,為穩住經濟基本盤提供了重要支撐。

  (二)全面落實政府過緊日子要求。始終牢固樹立艱苦奮鬥、勤儉節約思想,把政府過緊日子作為財政工作長期堅持的方針,切實做到節用為民。中央財政帶頭,從嚴編製預算,嚴把支出關口,除疫情防控、國債付息等必要增支外,其他支出總體上控製在批準的預算規模內。定期評估中央部門落實過緊日子要求的情況,加強預算執行監控結果運用,推動及時堵塞漏洞、改進管理。2020年中央本級支出負增長,其中非急需非剛性支出壓減50%以上。安排2021年預算時,中央本級支出繼續安排負增長,進一步大幅壓減非急需非剛性支出,重點項目和政策性補貼也按照從嚴從緊、能壓則壓的原則審核安排。督促地方厲行勤儉節約,將過緊日子的要求落到實處,大力盤活財政存量資金,把更多寶貴財政資源騰出來,用於改善基本民生和支持市場主體發展。

  (三)進一步加強預算管理。嚴格落實預算法有關規定,修訂後的預算法實施條例頒佈施行。加快推進預算管理一體化建設,製定全國統一的業務規範和技術標準,著力以信息化推動預算管理現代化。完善轉移支付資金分配辦法,建立標準控製和核查機製,健全定期評估機製。加強中期財政規劃管理,增強對年度預算編製的指導和約束作用。強化部門預算管理約束機製,根據預算執行、決算、評審、審計、監管等工作中發現的問題,適當減少相關部門預算安排。紮實推進中央本級項目支出標準體系建設,進一步強化基本支出定員定額管理,更好發揮標準在預算管理中的基礎性作用。大力推動預算公開,102個中央部門向社會公開部門預算,指導督促地方紮實做好預算公開工作,提高預算透明度。

  (四)推動預算績效管理提質增效。更加突出績效導向,針對重點環節持續完善績效管理製度框架,印發實施關於加強項目支出績效評價管理、委託第三方機構參與預算績效管理等規範性文件,不斷健全分行業、分領域績效指標體系。加強績效目標審核,建立健全績效目標與預算同步申報、同步審核、同步批複下達的工作機製。強化財政評價和績效結果應用,組織對60多個重點民生政策和重大項目開展績效評價,涉及年度預算金額超3000億元,將績效結果作為完善政策、安排預算、改進管理的重要依據。擴大向全國人大報送績效信息範圍,持續推動績效信息向社會公開。加強與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委、審計署溝通協調,邀請全國人大代表和專家學者參與績效評價工作,提高績效評價權威性和公信力。

  (五)持續深化財稅體製改革。圍繞建立現代財稅體製目標任務,加快推進重點領域改革。生態環境、公共文化、自然資源、應急救援等領域中央與地方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方案印發實施,積極推進省以下財政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改革。落實稅收法定原則,契稅法、城市維護建設稅法順利出台,印花稅法草案按程序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初次審議。中央層面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工作全面完成,共劃轉93家中央企業和金融機構國有資本總額1.68萬億元。295戶中央企業新納入國有資本經營預算編製範圍。加快推進政府財務報告製度建設,中央部門編製範圍由上年的40個擴大到108個,地方層面實現分級次政府綜合財務報告編製全覆蓋。

  (六)強化地方政府債務管理。堅持底線思維,增強風險意識,進一步完善管理規範、責任清晰、公開透明、風險可控的地方政府舉債融資機製。一方面,加強地方政府法定債務管理。兼顧穩增長和防風險需要,合理確定新增地方政府債券規模,完善分配機製,嚴控高風險地區新增債務限額,避免風險累積。健全以債務率為主的風險評估和預警指標體系,及時向各地區和相關部門通報風險評估預警結果。另一方面,抓實化解隱性債務風險工作。加強部門間信息共享和協同監管,及時發現和有效處置風險,完善長效監管製度框架。堅決遏製隱性債務增量,保持監管高壓,對違法違規舉債行為發現一起、查處一起、問責一起。積極穩妥化解隱性債務存量,指導督促地方建立市場化、法治化的債務違約處置機製,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七)依法接受人大審查監督。認真貫徹《關於人大預算審查監督重點向支出預算和政策拓展的指導意見》等文件精神和全國人大有關要求,更好配合人大審查監督工作。落實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有關決議,對全國人大財經委提出的審查意見逐項研究、積極改進,全面報告落實情況和後續措施。依法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2019年度國有資產管理情況、財政部履行出資人職責和資產監管職責企業國有資產管理情況,持續完善國有資產管理情況報告工作機製,加強成果運用。積極主動向人大代表彙報工作、傾聽意見,及時回應關切,使財政工作更加符合民心民意。

  2020年決算情況總體較好,同時也存在一些需要解決的問題。我們高度重視這些問題,採取有力措施整改,同時,舉一反三,標本兼治,加強管理,完善製度,進一步提高財政預算管理水平。

  委員長、各位副委員長、秘書長、各位委員:

  今年以來,財政部門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審查批準中央預算後,及時批複中央部門預算,加快下達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落實減稅降費等舉措。1—4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78008億元,增長25.5%,與2019年同期相比增長7.4%。其中稅收收入67450億元,增長27.1%,稅收中的國內增值稅、國內消費稅、進口環節稅收、企業所得稅分別增長24.7%、13.9%、27.6%、25.7%。財政收入呈現恢復性增長,反映我國經濟恢復取得明顯成效;同比增速較快主要是受到去年同期基數低的不可比因素以及當前工業生產者價格指數上漲等影響。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76396億元,增長3.8%,與2019年同期相比增長1%,積極的財政政策提質增效、更可持續,兼顧當前和長遠,加強民生等重點領域支出保障。隨著提高企業研發費用加計扣除比例等新增減稅政策效應逐步釋放,同時受去年下半年同期基數相對較高影響,預計全年收入增幅呈現前高後低走勢,財政收支總體上仍處於緊平衡狀態。此外,當前全球疫情形勢不確定性依然較高,一些國家經濟刺激政策可能帶來的風險不容忽視,國內經濟恢復不均衡、基礎不穩固,完成全年預算需要付出艱苦努力。

  下一步,我們將堅決貫徹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和《政府工作報告》部署,嚴格執行全國人大批準的預算,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準確把握新發展階段,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著力推動高質量發展,用好穩增長壓力較小的窗口期,精準實施宏觀政策,保持政策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不急轉彎,把握好時度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切實提升政策效能和資金效益,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努力完成全年經濟社會發展主要目標任務。重點做好以下工作:一是落實落細積極的財政政策。常態化實施財政資金直達機製,2021年將27項轉移支付整體納入直達範圍,資金總量達到2.8萬億元,基本實現中央財政民生補助資金全覆蓋,對衝部分階段性政策“退坡”影響。用好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指導地方加強項目儲備,適當放寬專項債券發行時間限製,合理把握髮行節奏,提高債券資金使用績效。加強部門協同配合,跟蹤做好減稅降費效果監測和分析研判,及時研究解決市場主體反映的突出問題。二是增強國家重大戰略任務財力保障。支持科技自立自強,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加大基礎研究投入,打好關鍵核心技術攻堅戰,加快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推動區域協調發展和以人為核心的新型城鎮化,著力提升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水平。支持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做好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加強汙染防治和生態建設,有序推進碳達峰、碳中和工作。三是著力保障和改善民生。加強基本民生保障,支持解決好教育、養老、醫療等群眾最關心最直接最現實的利益問題,繼續做好疫苗接種、疫情防控等資金保障工作。盡力而為、量力而行,加強民生政策財政承受能力評估,推動建立民生支出清單管理製度,提高民生支出管理的規範性和透明度,增強民生政策可持續性。四是兜牢兜實基層“三保”底線。在較大幅度增加中央對地方財力支持的基礎上,強化地方責任落實,加大財力下沉力度。密切跟蹤監測地方財政收支運行、庫款保障情況,精細測算並差異化調度資金,加強對困難地區的支持。五是進一步加強預算管理。強化預算對執行的控製,硬化預算約束。加強財政資源統籌,加大結餘資金收回和結轉資金消化力度。加快推進支出標準體系建設,進一步規範支出管理、優化支出結構。持續深化預算績效管理,把寶貴的財政資金用到緊要處、關鍵點。強化監督問責,繼續著力防範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六是加大財會監督力度。促進財會監督與其他監督協同發力,運用“互聯網+監管”、大數據等現代信息技術手段提升監督能力和水平。圍繞財稅政策落實、防範化解風險、提高資金績效等開展監督檢查和專項治理,強化政策跟蹤問效。嚴肅財經紀律,加強會計審計監管,對違反有關財稅法規的嚴肅追責問責,絕不允許把財經紀律當“稻草人”,維護良好的市場經濟秩序和營商環境。七是抓緊抓實審計查出突出問題整改。明確整改責任主體,敢於較真碰硬,加強協調聯動,形成整改合力。既抓好問題本身的整改,又從政策製度層面深入分析,完善體製機製,及時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整改情況。

  委員長、各位副委員長、秘書長、各位委員:

  我們將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誌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自覺接受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監督,認真落實本次會議審查意見,積極發揮財政職能作用,增強全局觀念,凝心聚力、擔當實幹,確保“十四五”開好局起好步,以優異成績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