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日報:減價價格吃到不減價美味,“臨期食品”能否雙贏?
2021年06月05日07:17

原標題:工人日報:減價價格吃到不減價美味,“臨期食品”能否雙贏?

“用減價的價格,吃到不減價的美味。”這是豆瓣“我愛臨期食品”小組的口號。創立僅8個月,該小組已聚集了6萬多名成員,實時分享各種臨期折扣信息,“原價22元一盒的奧地利牛奶7元拿下,沃爾瑪18.9元的馬來西亞餅乾‘跳樓價’2.9元”。

一邊是網絡社交平台熱烈討論,一邊是嗨特購、好特賣、飴食貨倉等線下店舖人滿為患,購買臨期食品成為一些人尤其是年輕人的日常。

數量龐大的臨期食品是如何產生的?為何定價如此低廉?吸引消費者的到底是什麼?市場體量究竟有多大?《工人日報》記者近日對臨期食品行業進行了調查採訪。

“燙手山芋”變身市場新寵

5月29日週六,記者來到北京中關村附近的一家嗨特購門店,發現結賬處排著長隊,每個人的購物筐里都滿滿噹噹。“自從發現這裏,我每週都來囤貨。”大二學生脈脈正興致勃勃地在貨架上翻找,“這裏這麼便宜,臨期我也不在乎,反正很快就能吃光。”

臨期食品,指的是臨近保質期但仍在保質期之內的食品。善食者聯盟創始人邱喆介紹道,“根據食品行業‘允收期’慣例,大型商超通常拒收保質期已過1/3的國產食品,和保質期已過1/2的進口食品。食品上架後若銷量不佳,終端店舖也會將尾貨退還經銷商。這些食品正以極低的價格流向臨期市場。”

本是銷售難題,卻搖身一變成為“香餑餑”。在線下,臨期生意經曆了超市“買一贈一”的捆綁銷售、大型商場專門開闢的減價貨架、臨期折扣專賣店的遍地開花3個階段。在雲端,先是“裸價臨期特賣”等淘寶店舖零星出現,再是好食期、甩甩賣等專營APP上線,接著電商巨頭髮現商機開始佈局,天貓國際、拚多多已上架自營的臨期食品。

就實體店而言,從業多年的供貨商畢犬洋總結了消費人群的演變特徵,“臨期店舖發端於菜市場,後來又開進居民區,顧客是單一的中老年群體。從好特賣開始,實體店嚐試搬到人流量大的核心商圈、寫字樓,吸引了大批註重品質又囊中羞澀的年輕人。”

據統計,我國每年被損耗和浪費的糧食約3500萬噸,接近糧食總產量的6%。畢犬洋認為,用好臨期資源可以實現雙贏。“原本臨期食品的歸宿是飼料廠和垃圾場。我們搭起了一座橋,讓消費者得到實惠,商家及時止損。”

動態定價吸引眾多粉絲

今年4月29日頒行的《反食品浪費法》明確提出,食品經營者應當對臨近保質期的食品分類管理,作特別標示或者集中陳列出售。

記者在北京多地走訪發現,實體店舖大多以折扣店作為宣傳噱頭,似乎刻意不提“因臨期而減價”。對此,不少顧客心知肚明,也有顧客以為只是短期促銷。在某進口折扣店的粉絲群裡,記者看到不斷有人詢問:“活動什麼時候結束?”

在這方面,線上平台更加公開透明。打開好食期APP,“日期越近越便宜”的標語十分醒目。主頁被劃分為2~6折專區,按照倒計時折算價格。

在淘寶搜索關鍵詞可以發現,直接將“臨期”寫入店名的店舖多達上千家。其中,銷量排在首位的店舖坐擁156萬粉絲,食品介紹里,不僅顯示保質期,還能看到與正期食品的價格差。

有關人士表示,消費者真正敏感的是價格而非保質期,這是臨期食品火爆的真正原因。

邱喆認為,如果食品日期不同而價格無差別,消費者選購時會挑最新鮮的。一旦根據日期形成差異化定價,性價比的優勢得以顯現,每類食品都會找到合適的人群。

按照這種理念,善食者聯盟曾嚐試根據保質期動態定價,“假如商品價值100元,保質期為100天,那就讓商品每天降價1元。”邱喆說。

先天不足製約規模經營

記者採訪發現,臨期折扣店主營進口食品,兼有網紅品牌,國內一線品牌佔比最少。

對此,邱喆解釋稱,很多進口食品溢價高銷售難。“一方面,產業鏈較長,品牌方、進口商、經銷商都要獲利,層層加價;另一方面,運輸、報關、檢疫等流程耗時不短,食品上架銷售時間本就有限,如果再有延誤,商家為了避險只能抬高價格。”

不過,臨期食品很難獲得穩定持續的貨源。畢犬洋坦言,成熟的品牌會經過測算按需供貨,除了年貨禮盒容易產銷不對等之外,很少出現大規模臨期的情況,這從根本上限製了行業的市場體量。

“太多因素都不可控。”畢犬洋說,貨源的突然爆發和突然沉寂,給人員配置和倉庫周轉帶來難題,阻礙了規模化經營的形成。“有時一個星期也采不到多少貨,大家都閑著,有時一個電話來了5萬箱貨,根本忙不過來。”

疫情使貨源緊張得到緩解,對從業者的影響卻是雙重的。邱喆表示,疫情期間店舖長期關閉,催生了大量臨期食品,一定程度上炒熱了市場,給行業帶來生機,也使新人一窩蜂入場。而當疫情趨向穩定,資源逐漸枯竭,自然會呈現“僧多粥少”的局面。

與時間賽跑的壓力,也讓業內人士叫苦不迭。“入市需謹慎!”一位臨期折扣店經營者向記者感歎,臨期品可售賣時間很短,很多時候只能眼睜睜看著它過期。

為什麼會產生這麼多臨期食品?這本身就是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邱喆分享了他的思考,“比起在臨時市場深耕,更應該想辦法從源頭解決問題。如果食品能在終端渠道多流通一段時間,從上架就開始動態定價,是否不必拖到臨期、甚至面臨浪費?”

(原題為《商家用減價的價格,讓消費者吃到不減價的美味——“臨期食品”:市場新寵能否實現雙贏?》)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