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奇:新賽季還跟馬威打高爾夫 但球檯上會更自律
2021年06月04日23:32

  傑克森·佩奇本週通過Q School再續兩年職業資格,失去世界桌球巡迴賽WST席位的擔憂就此消散,這讓他重獲動力在新賽季繼續專心挖掘自身潛力。

  文 / 菲利普·黑格,《地鐵報》

  19歲的佩奇近年來一直被看作是這項運動最具天賦的新人之一,2017年,年僅15歲的他作為外卡選手在威爾士公開賽取得兩場勝利,引發討論。2019年,他成功取得職業資格轉戰WST巡迴賽,只是光有熱血不足以點燃略顯冰冷的現實,兩個賽季過後,他因排名不達標掉出職業賽場。

  佩奇並未因此氣餒,打職業的決心不減,他馬上加入Q School的爭奪,並在首站打入四強順利拿到新的兩年期職業資格。不過他無心慶祝勝利,而是因為自認本該屬於職業賽場,對這次達成期望感到欣慰。

  “我著實鬆了口氣,上個賽季我打得不太好,所以很欣慰能有機會重新開始,希望這次能做得更好。”佩奇表示,“我沒怎麼慶祝這場勝利,我就是覺得自己本就屬於職業賽場,與其說慶祝,不如說這是一種解脫和歡愉。”

  “其實我很期待Q School賽事,這一年我打得很糟糕,很想看看我在準職業的賽場表現如何。能首站達標真是太好了,我很高興,對自己的表現也很滿意,最後一個比賽日我打出一些很好的表現,算是喜上加喜吧。”

  在Q School首站賽事中,佩奇擊敗前職業選手邁克爾·賈奇、索黑爾·瓦赫迪和邁克爾·喬治烏等實力戰將鎖定職業資格。不過在這個賽場上,每一場比賽都關乎著未來兩年的去向。在佩奇看來,最具挑戰性的比賽反而是首場對陣比利時選手達安·萊森的那場。

  他說:“並不容易,一旦你不在狀態,很多球員都可能是逆襲贏你的那個人。開局我打得很不好,每場比賽過後都會有所進步,這是意外收穫,確實很艱難。第一場球很危險,因為我狀態非常掙紮,感覺很不舒服,可以說是我設法低空飄過的。”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是覺得在球檯上很難受,近乎像是從沒打過球一樣,莫名其妙。我賽前下了很大功夫備戰,鍛鍊身體,方方面面的準備工作都做了。所以首場出現這種情況很詭異,也就是前幾局,此前從未這樣過。”

  “我對萊森一無所知,他的進攻能力很強,有幾杆長檯打得很漂亮,進攻是有的,只是安全球方面他讓自己失望了。幾年前的Q School你確實能遇到一些舒舒服服的躺贏局,但現在99%的比賽都很激烈,他們都能跟你過幾招。”

  賈德·卓林普、羅尼·奧蘇利雲這樣的頂級球員起到了模範作用,佩奇意識到強健的體魄對場上表現有著積極的影響,近幾週,他潛心健身塑形,已瘦了快2英石(約12.7kg)。“我控製飲食,合理吃喝,我喜歡在傍晚來一局高爾夫,再晚一點還會去家附近登山,也一直在散步。”他說。

  “現在我覺得馬甲寬鬆了不少,感覺很棒,輕得要飄起來了,好極了。看看賈德,他都有肌肉塊,身材好極了,再看看他的成績——其他頂尖球員也值得關注,看看羅尼·奧蘇利雲總跑步。這就是正確的做法,你得學他們,他們能成為頂尖球員是有原因的。”

  由於他已在職業賽場活躍多年,人們很容易忘記佩奇其實還是一位青少年。在他看來,青少年難免會意誌不堅定、缺少紀律性,這也是他未能在世界排名上迎來突破的原因之一。現在他相信這些都已成為過去式,未來將是一場全新的旅程。

  他回憶道:“我在巡迴賽的第一年還不錯,該贏的比賽都贏了,輸的都是排名比我高的球員,這倒還好,但第二年很糟糕。世錦賽資格賽前幾週,我的經紀人一下子點醒了我,說我訓練量根本不夠格。”

  經紀人的這盆冷水似乎澆對了時候,年紀輕輕的佩奇不再驕傲自滿,重新振作。他坦言:“去年我總是覺得自己做得夠多了,去打打高爾夫,休息半天時間,這不是好事,我得承認這點。現在我更有紀律性了,希望情況會好轉。”

  相比於其他年輕球員,佩奇有三屆世界冠軍馬克·威廉斯這樣的訓練搭檔,兩人常在威爾士老家一同訓練。和傳奇球員訓練的機會顯然是無價的,但佩奇坦言,這種關係也會讓他去高爾夫球場陪前輩打球的頻率提升不少。

  “(自Q School之後)我和馬克聊過幾次,他一直攛掇我去跟他打幾天高爾夫,”佩奇透露,“等賽季開始後,我們會在上午十點去球會打球,馬克會在下午兩、三點就練完,大多數他確實練球,但同時他也能在連續幾週在這段時間不練球。”

  “這種練法對我來說沒用,上賽季馬克練完球時我也基本快練完了,然後就去打高爾夫。我喜歡和馬克一起出去玩,未來也會繼續這樣做,但在球檯之內我要對自己更加嚴格。”

  “我意識到這些做法的代價是什麼了,實現所想是要付出巨大努力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